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

看不到路,只得更辛苦地找路:寫於2017年初

晚安。

2016年對我而言是個可能終身難忘的一年,特別是第四季。這是一個溫暖的冬天,我34歲,blog流量創新高、粉絲團人數破萬之後加速成長、工作方面有所成長;然而,我決定離開現在的工作,外婆離開了,爸爸入院目前仍處險境。環境在改變,我也在改變。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那麼知道自己到底想成為怎麼樣的人,看似平順實則跌跌撞撞。我開始理解,決定自己該成為怎樣的人、去滿足自己對於自我的想像,那是一個人一輩子都在面對的課題,逃都逃不掉。

今年有好幾度想放棄寫作,很累,身心俱疲。35歲是道門檻,越逼進這個年紀,生活就有越多壓力,像這樣半調子的寫作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陷入很強大的自我懷疑中,我真心覺得自己是半調子,即使我已經作到我盡可能最好,但我的讀者大概就是這麼多,也沒辦法靠寫作活下去。原本寫作是為了自我滿足,然而,成長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會希望自己的寫作對世界有些意義,希望得到精神跟物質的回饋。所以,我到底想在企業當上專業經理人,還是成為作家呢?我想應該是後者,但我沒辦法靠寫作活著。

我是一個可以把很多事情作好的人,也因為如此,我已經很久沒有全神貫注在一件事情過了。說得好聽是多才多藝,但其實就是沒有專業,我沒有讓人記住的點。我真的把寫作作到最好了嗎?那不過是在有限的情況下的最好,我沒有真的拼命嘗試過,靠寫字活下去。

10月的時候,我決定要休息一陣子,重新沉澱自己,想想自己到底要什麼。我會試試看如何不當上班族而活著,試試看自己有沒有辦法更投入於寫作,試試看這個市場有沒有辦法養活我,試著靠內容過日子;如果真的沒辦法,那也要試到極限。

作出決定要改變之後,12月又接連遇上老病死。一方面,我意識到人生很短得把握當下,但另一方面,我也懷疑自己到底是為了追尋什麼而走,還是為了逃避當下的生活。至今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對是錯,但人生可能本來就無法預測,人只能不斷自我探索,對抗自己內在的糾結與迷惑。

2017年的開始,是一片看不到光線的霧霾。看不到路,只得更辛苦地找路。

謝謝你讀完這篇沒有圖片跟影片,只有純文字的文章。不論你的2016年如何結束、2017年如何開始,都希望未來一年,你都能朝著內心真正的目標前進。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