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5的文章

如果舒淇取代波多野結衣代言悠遊卡

悠遊卡公司近日找來日本AV女優波多野結衣合作,以公益為名,發行兩款分別為「惡魔」雨「天使」的悠遊卡,不意外地果然引發相當大的反對聲浪。這件事情可以從幾個角度來看。

首先,假設悠遊卡公司的策略就是想靠著波多野結衣的美貌與話題性大作廣告,並炒熱這套悠遊卡的銷售,那麼悠遊卡公司的目的完全成功了。我相信這套宣稱不再版的悠遊卡絕對會秒殺銷售,甚至可能在網路上標售抬價。

問題是,悠遊卡公司的官方色彩實在太強,所有的商業目的最後都會變成政治事件;從最基本的人事任用來看,要說那任董事長完全靠實力而不是政治酬庸,恐怕民眾聽了都要笑了。而像這種政府色彩強的單位,最困難的事情就是:如何在不引發爭議的情況下,達成商業目的。


刻意隱藏台灣電影票房,是因為利益嗎?

所有關心台灣電影的人(包含我在內)在本周應該覺得奇怪,為什麼幾個電影資訊網站上都查不到上周票房?周五在觸電網- True Movie電影情報入口網這個FB粉絲頁上出現了爆料文,直指出「台北市戲院公會從本周開始向片商公會施壓,未來不得公布各家戲院的票房資料」。

要理解這件事情之前,請讓我先來解釋一下台灣票房資料系統。

首先,目前並不存在台灣整體票房資料庫,只有台北市票房資料庫;而台北市票房通常等於中南部等其他區域票房,因此我們通常會直接把台北市票房直接乘二,用來估計台灣整體票房。當然,這種估計方式只能說是「粗估」,在某些電影可能會產生嚴重高估或者低估的結果,例如《大尾鱸鰻》在2013年上映的時候,就被認為中南部票房遠高於北部票房,因此可能得把台北市票房乘上2.5或者3才能估出正確票房。



媒體還能怎麼活?從《蟻人》的湯瑪士小火車談起

不管你是否看了《蟻人》,請容我劇透一段不太重要的小劇情。蟻人與黃蜂人在兒童房裡戰鬥,蟻人丟出手上的變大道具沒打中黃蜂人,卻意外打中了玩具軌道上的湯瑪士小火車;湯瑪士小火車突然變得跟真實火車一樣大,衝出窗外,把街道上一群警察都嚇壞了。這一幕相當幽默,湯瑪士小火車圓滾滾的笑臉瞬間舒緩了戰鬥的緊張感,

這是一段非常成功的操作。一方面,湯瑪士小火車串接了劇情;另一方面,湯瑪士小火車成功製造出一個小高潮讓觀眾發笑;最後,這更是湯瑪士小火車成功的置入性行銷。換言之,這根本是電影、觀眾以及廣告商的三贏。我相信湯瑪士小火車的製造商應該付了錢,才讓片商剪入幾乎總共超過5秒鐘的湯瑪士小火車畫面──如果沒有,那只能說《蟻人》的片商漫威工作室(Marvel Studios)簡直佛心來著。

但不論付費與否,從湯瑪士小火車得到的廣告效益看來,絕對是最大贏家。


[管理]《征服情海》一個金童加上兩個二貨,居然也是創業最佳團隊?

《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是1996年好萊塢的一部小品浪漫喜劇,在該年度的奧斯卡獎上獲得五項提名一項得獎、金球獎上則是三項提名一項得獎。本片至今在爛番茄網站上有85%新鮮度,在IMDb上維持7.3分,相當不容易。事實上,這部電影在推出的時候只是小品規格,5000萬美金預算並不算高,最後卻創下2.7億美金票房,算是小兵立大功。本片之所以成功,除了劇本不俗以外,男主角湯姆克魯斯(Tom Curise)的明星光芒更是重要因素;該年度同時還有湯姆克魯斯的重要作品《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可以說是確立他好萊塢一線男星地位的一年。
《征服情海》描述年輕的王牌運動明星經紀人傑瑞馬奎爾(Jerry Maquire, 湯姆克魯斯飾演)因為寫了一篇「提升與客戶關係品質更甚於獲利」的文章,而遭到公司解雇,旗下的明星球員也都紛紛改投其他經紀人。傑瑞在突然失去工作、社會地位與女朋友之後,決心自己創業,繼續當球星經紀人。然而,願意跟著傑瑞創業的只有兩個人,一位是二線美式足球球員羅德(Rod Tidwell, 小古巴古丁飾演),一位是不起眼的公司會計桃樂絲(Dorothy Boyd, 芮妮齊薇格飾演)。兩人受到傑瑞的理論感動,決心將未來賭在傑瑞身上。

好吧,一個金童加上兩個二貨要創業,有搞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