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3的文章

[影評]心之谷──少年少女的神話

《心之谷》(日文原名為《耳をすませば》,英文名為"Whisper of the Heart",原意為側耳傾聽)是吉卜力工作室於1995年推出的年度動畫電影,也是近藤喜文唯一一部正式執導的院線動畫電影。近藤喜文製作過相當多知名動畫作品,例如《巨人之星》、《魯邦三世》、《清秀佳人》,以及吉卜力工作室的《螢火蟲之墓》、《魔女宅急便》、《兒時的點點滴滴》、《紅豬》、《海潮之聲》、《平成狸之戰》、《魔法公主》等大作,可以說是宮崎駿手下最強的大將。可惜的是,1997年的《魔法公主》後,近藤喜文在1998年遂因主動脈剝離猝逝,使吉卜力工作室遭受重大打擊,宮崎駿隨後也宣布退休。

宮崎駿改編少女漫畫的動畫劇本,最知名的就是《心之谷》與《來自紅花坂》,前者由愛徒近藤喜文執導,後者由其子宮崎吾郎執導。雖然兩者都是宮崎駿的劇本,也同樣描述一段青春愛情故事,但導演的天份在兩部片中一覽無遺。宮崎吾郎說故事毫無重心、節奏完全失當,水準比學生作品還糟;相對地,近藤喜文完美地重塑劇本的靈魂,每一個細節都引人入勝

接下來手機還能怎麼競爭?

兩年前我跟身邊朋友說過,要看手機市場什麼時候進入戰國時代,就看手機大廠們何時開始主打「機殼顏色」。一場時尚的色彩大戰。不論是蘋果、三星或者舊時代(雖然只是兩年前)的HTC,單一款式的智慧型手機不會超過三種顏色;最初大家都只出一種顏色(例如蘋果的白、三星的黑),接著變成兩種,再接著變成三種。現在市場盛傳蘋果即將推出中低階版本的iPhone,採用六種顏色的塑膠機殼讓消費者挑選──多色機殼一向是蘋果強項,從麥金塔到iPod,現在則是iPhone。蘋果推出中低階智慧型手機並不讓人意外,讓人意外的是智慧型手機的色彩大戰居然如此快速開打。

這兩年來智慧型手機市場大打規格戰,旗艦機種不斷推陳出新,產品週期也越縮越短。最受消費者注目的規格莫過於:處理器(單核、雙核、四核、八核)、相機模組(300萬、500萬、800萬、1200萬)、螢幕(4吋、4.7吋、5.3吋、5.8吋、6.3吋)。過去PC市場的規格演化長達十幾年才讓消費者感到疲乏,智慧型手機只用了短短三年就幾乎走到終點,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最吃運算功能是遊戲與影片,但手機的尺寸與操作介面終究有所極限。以影片播放而言,螢幕尺寸最大不過5、6吋,精細度甚至不需要HD等級就相當夠用,HD跟BR在視覺上根本毫無差異──這同時也解釋了為什麼800萬畫素以上的相機在拍攝效果上並沒有跳躍性的差異。手機主要操作介面為觸控,也不可能玩太複雜的遊戲。當這遊戲與影片這兩方面很快到達極限時,更高規格的處理器便顯得無用武之地;雙核手機已經能流暢運作絕大多數應用程式,四核手機更能充分支援所有的O.S.與APP。根據今年Gartner公布的2013年Q1銷售數字,全球共賣出2.1億支智慧型手機,雖比去年同期成長42.9%,卻仍不如各家品牌廠的預期。蘋果、三星等大廠紛紛下修銷售預估,獲利表現也不如預期。高階旗艦機種的規格戰山窮水盡,再也無法刺激消費者非理性的渴望與需求

和平造就了腐敗的軍紀

洪仲丘之死造成台灣社會強烈的憤怒,讓中華民國國軍紀律之腐敗成為關注的焦點。國軍內部藏汙納垢早已不是什麼新聞,洪仲丘之死一方面讓國人了解軍隊不透明調查審理過程葬送了多少青春,另一方面也激起一片要求國軍自我肅清的聲浪。然而在目前台灣這種情境下,國軍不可能突然變得廉潔又有效率。

每個組織都有其存在意義,失去存在意義的組織,即使未遭到環境淘汰,也終將自我崩解。軍隊的存在意義是戰鬥,然而台灣已經和平太久,久到已經沒有人相信台灣會發生戰爭──即使我們有個強大的鄰國虎視眈眈。這段時間以來,許多人在電視上或者社群網絡上積極發言,但鮮少以「軍隊必須作戰」為基本假設。以作戰為目標的軍隊,本來就得完全服從上司所有合理或者不合理命令。軍隊面對的核心議題是「死亡」,輸了戰爭所有人都得死,贏了戰爭還是有一群人得死;軍隊沒時間也沒能量處理個人的憤怒與恐懼,為了贏得戰爭讓國內摯愛的家人與朋友活下去,必要時候連生命都得奉上。軍隊從來不是讓人展現個人意志與特質的環境,軍隊非常獨特,無法完全以一般組織的角度衡量。

數十年的太平盛世後,台灣政府沒有淘汰軍隊,軍隊卻已經變了樣。現在的中華民國國軍如同從小被馬戲團豢養的老虎,只需要跳跳火圈、作作樣子,無需獵捕也有鮮美的食物可食。國軍的戰力可以說是名存實亡,我們需要軍隊,需要一隻紙老虎擋在海峽兩岸之間,但所有台灣人根本心知肚明,要是發生戰爭,這個軍隊大概連第一波猛攻都擋不下來。不然,我們該期待什麼?職業軍人普遍身材嚴重走樣變形、智力遠低於常人、同時還滿口謊言人格卑劣;義務軍人與後備軍人根本沒受過什麼戰鬥訓練,做得最多的事情除了職業軍人該處理好的公務之外,就是拔草以及一堆沒有意義的事情。如果拔草可以贏得戰爭,台灣大概已經征服世界了。

台北市房地產被Global Property Guide評為投資價值一顆星

看空台北房市不遺餘力的Global Property Guide又出了新研究,這次是比較世界上83座城市房地產的投資價值。雖然Global Property Guide僅列出租金回報率(Gross Rental Yield,即租金/房價),台北市以1.57%驚人(但不意外的)數據名列最後,但比較有意思的是,台灣在長期投資價值(Long Term Investment Rating)也名列最後。

如果Global Property Guide只是以租金回報率來判斷各地房地產是不是有長期投資價值,其實並不完全合理,但當你把滑鼠游標移到各城市評定的星等上時,就可以看出理由。例如長期投資價值排名第一名的埃及開羅在租金回報率上雖非居冠,其以五顆星掄元的好理由為:高租金報酬率、合理的轉移成本、低所得稅,相對的壞理由則為:租屋市場為買方市場、政治風險高、長期GDP成長低。租金回報率第一名的摩爾多瓦奇西瑙,在長期投資價值上只有三顆星並且為第36名,好理由為:高租金報酬率、租屋市場為賣方市場,壞理由則為:國家分裂問題、高稅率、必須付現購買、歐洲最窮國家之一。Global Property Guide考慮的內容完全就是國際投資人會考慮的因素,諸如政治因素、總體經濟環境、相關稅賦、市場供需等,詳細內容包含:Gross rental yield、Income tax、Capital gains tax、Round-trip transaction costs、Potential landlord and tenant problems、Long-term GDP growth、Potential over-supply、Affordability、A view of long-term appeal to investors。

歐元區的前途──政治整合或者經濟分離

近二十年來國際政治最大的趨勢之一就是區域整合,歐洲無疑地最具代表性的區域。歐盟最大規模的整合策略就是貨幣整合,也就是採取單一貨幣「歐元」。貨幣牽扯相當多跟「國力」相關的因素,例如經濟成長率、進出口比率等;國家得以透過放寬或者緊縮貨幣調節自己的經濟情勢,讓國家經濟維持適當的平衡。因此,單一國家採用單一貨幣是非常合理的做法,反正升值與貶值都是兩面刃,大家都能根據國內需求自由調整。

既然如此,歐盟為何要採取貨幣整合策略?歐洲大陸各國之間雖然分屬幾大語系,但是沒有太大的自然疆界,彼此交通便利;人才、貨物與金錢的自由流動,能刺激歐盟各國的經濟發展。因此歐盟終究促使文明與經濟已經高度發展、成長緩慢的歐洲諸國,願意共同採用一種貨幣。

歐元幣值的強弱雖然能反應了整個歐元區的經濟實力,但是當中還是表現好跟表現差的國家。換個角度思考:中國與美國幅員遼闊,各地區經濟水準差異甚大,同樣產生發展不均的問題。不同的是,中國與美國都有中央政府統籌資源分配,但歐元區並沒有一個更高的政治實體控制各區域(各國)的種種政策,例如發展策略、稅收多寡以及社會福利

台灣真的如此貪腐嗎?

最近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出了報告,結論是台灣在東亞國家中貪腐嚴重,而且十年處於惡化趨勢──其中最為惡化的項目為司法。根據這份報告的結果,台灣不僅從2005年時與韓國、日本等鄰國的1%低貪腐狀態惡化到烏克蘭、埃及水準,貪腐比例36%甚至高於全球平均27%。台灣貪腐狀況整整成長了3600%

這份研究主要可以分成兩大部分,一部分是人民對貪腐行為的「觀感」,另一部分是實際貪腐「行為」。值得一提的是,這份研究測驗「貪腐行為」採取八種領域分項(教育、司法、醫療、警察、許可證、公共事業、稅、土地服務),但在測驗「人民觀感」的時候卻採取十二種分項領域(政黨、國會、軍隊、非政府組織、媒體、宗教、私部門、教育、司法、醫療服務、警察、公務人員)。我認為這是十分不良的研究設計,這會使得「觀感」與「行為」無法直接連結,更無法看出每一種分項中「觀感」與「行為」的落差有多大。但這畢竟瑕不掩瑜。根據日本研究結果,日本有48%的人認為自己國內貪腐現象嚴重,其中最嚴重的領域是政治(80%)、司法(76%)、宗教(74%),但實際上日本卻是世界上最清廉的國家之一實際貪腐行為僅為1%──意思是,日本人以為自己的國家很貪腐事實上卻很清廉這結果同時表示,「人民觀感」這種東西沒有太大意義,真正重要的數據是人民行為

測驗人民觀感很簡單,但實際了解貪腐行為卻很難,這份研究如何計算實際貪腐行為的比例呢?這份研究的設計方式是:訪談民眾是否在一年內聽過身邊的親朋好友賄賂過?自己是否在一年內賄賂過?自己在一年內賄賂過的是八大領域中的哪些領域(可複選)?因此,假設某個受訪者在三個領域行賄過,仍將只會計算為一個人數而非三個人次──重點是「人數」。這個研究取向非常有趣,研究者針對潛在的行賄者而非潛在受賄者訪談──即使行賄有罪,但誠實以告的機率總是比受賄者來得高

李顯龍打了馬英九一巴掌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指出,區域整合應按部就班改善彼此的貿易障礙,但某些國家在破除貿易障礙時,無法作到服務業及其項目的交流,因為服務業開放不僅有經濟上的原則問題,更有政治的敏感,一旦因項目開放錯誤、導致國家經濟垮了,政府是要負起責任!

以上文字是李顯龍在7月5日的2013年亞洲洞析會議(Asian Insight Conference 2013)的看法,雖然他並沒有明確指出是誰,但明眼人大概很難不聯想到台灣與中國最近正在談的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而且幾乎是狠狠賞了馬英九一個響亮的耳光。依照台灣的現況而言,李顯龍特別把「政治的敏感性」列入經濟決策中,更是非常值得重視的一點。

[影評]聽說桐島退社了──青春與活死屍

《聽說桐島退社了》拿下2012年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以及最佳剪輯等三項大獎,可以說是該年度的最大贏家。日本向來擅長處理青春校園題材,這兩年來《告白》與《惡之教典》更是創造出一種更為黑暗而寫實的青春電影──誰說青春只有酸甜戀愛或者熱血運動。《聽說桐島退社了》就是延續了這個概念的一部電影。

圖、友弘、宏樹、龍汰(從左到右)。其實我蠻喜歡友弘這個角色,可惜他的個性實在是太平凡、太沒有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