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李顯龍打了馬英九一巴掌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指出,區域整合應按部就班改善彼此的貿易障礙,但某些國家在破除貿易障礙時,無法作到服務業及其項目的交流,因為服務業開放不僅有經濟上的原則問題,更有政治的敏感,一旦因項目開放錯誤、導致國家經濟垮了,政府是要負起責任!

以上文字是李顯龍在7月5日的2013年亞洲洞析會議(Asian Insight Conference 2013)的看法,雖然他並沒有明確指出是誰,但明眼人大概很難不聯想到台灣與中國最近正在談的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而且幾乎是狠狠賞了馬英九一個響亮的耳光。依照台灣的現況而言,李顯龍特別把「政治的敏感性」列入經濟決策中,更是非常值得重視的一點。

傳統的國際貿易理論指出,所有的國家都應該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並且盡可能減少將精力與資源放在不擅長的事情上。所謂「擅長」,其實就是「基於資源與技術的相對優劣勢之下的最高效率產出」;值得注意的是,當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相對優劣勢產生改變時,原本擅長的事情可能會變得不擅長。例如台灣過去相對於其他東亞國家具有便宜又高素質的人力,加上政府鼓勵出口貿易又設立科技園區,很快地就在科技代工業上取得重要的國際產業位置。當台灣人力不再相對便宜,匯率與政策也都無法再吸引投資時,這個產業地位自然會被中國、越南與泰國取代。中國、越南與泰國這三個國家甚至還有一個台灣沒有的優勢,那就是市場。中國市場廣大無須贅言,越南與泰國更被認為是未來十年全球成長最迅速的東協之重心。

為什麼我要特別提到「相對優勢改變」這件事情呢?這與李顯龍說的「政治敏感度」有絕大關係。在太平盛世的前提下,任何國家都可以毫不猶豫地依照國際貿易理論的方式開放國際市場自由競爭,因為短期內一定是消費者與勞工受益最大。即使不考慮優勢可能改變,只要一發生戰爭,國內的財貨或者服務都可能立刻受制於人(甚至是敵國);更何況所有優勢都不見得能天長地久,自然資源可能被取代、研發技術可能被超越,開放完全競爭可能會使國內產業發展極端不平衡,等於是把國家安全至於經濟之後

新加坡跟台灣都是小國,同樣有鄰近大國威脅,遭遇的情況相當接近;不同的是,台灣與中國的政治問題更加難解、雙方關係更加複雜,同時中國對台灣的敵意也更強。李顯龍甚至把話說的極端直白,「如果政治是錯誤的,你不能得到正確的經濟發展」。我不知道馬英九是不是真正想清楚這件事情,即使長期而言台灣回歸中國是個趨勢,但是自廢產業也只會使台灣無法成為中國的一線城市,就經濟而言沒有好處──除非台灣有非常強大的產業政策,長期而言不但不會被中國的企業取代反而能在中國生根,否則就會如同李顯龍所言,錯誤的政治不可能帶來正確的經濟。如果中國服務業真的引入台灣,並採取像LED產業或者太陽能產業的補貼作法,即使官方企業不直接進入台灣,光靠龐雜的民間企業都能讓台灣服務業混亂好一陣子。當然,最後贏家一樣是中國企業。

李顯龍的談話中有一個重點也同樣值得注意,他認為「正確的政治將允許政府實施廣泛地分享財富,並保持社會多元化的政策。新加坡從來不是走純粹主義路線,部份領域會朝向自由市場的機制,如電力供應、銀行,教育,民生住宅則不能放任市場機制,讓85%星國人民住者有其屋,政府的角色是提出規則,並透過時間的演變,找到自由市場政府介入之間,取得平衡。」新加坡是一個大政府國家,雖然採取公民投票,但目前仍是一黨絕對獨大。正如李顯龍所言,新加坡不絕對傾左也不絕對傾右,比較接近鄧小平說的:「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一種以效用為依歸的功利主義策略。我認為新加坡的發展目標就是創造出一個富人天堂,讓人才與金錢願意流向新加坡;達成這個目標的前提就是高度的政治安定與優良的社會秩序。台灣的政治自由度與社會開放性是新加坡在策略上犧牲的部分,選擇無法面面俱到,知道自己在怎樣的限制下願意犧牲什麼是很重要的事情。

台灣的政治決策也混雜了左派跟右派,但一直缺乏從更高的層次擘劃每一個決策的得失取捨,因此顯得混亂蕪雜。服務貿易這個議題拋出至今十餘天,政府始終沒有辦法解釋這個協定到底是什麼,甚至是政府將會推行怎樣的配套、企業應該如何提升競爭力、民眾應該如何面對服務協定的衝擊──沒有人清楚我們會得到什麼、失去什麼,這個協定會如何長期改變我們的生活。我有位朋友研究過這議題,他認為這次我國最大的問題是政府組織設計與管理未盡全功。這次貿服協定的內容橫跨許多部會,但各部會卻無法參與貿服協定談判,談判者不夠了解執行者看到的難處,自然處理不了細節。過去我們在ECFA談判上遇到的問題,現在仍沒有解決,只是談判單位從國貿局轉成了OTN(對外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OTN一方面在組織上的高度不夠,另一方面是主政者也沒有明確目標,因此遇到許多兩難困境時,便不知道該如何取捨

新加坡這幾年幾乎是把台灣當作負面教材,處處謹慎,不要犯下台灣的錯誤,然而台灣對於自身的錯誤似乎全然無知。說到底,我不認為抱持著必敗的心態面對中國企業的競爭會讓台灣有什麼美好的未來,但如果政府天真到毫無任何應對措施,不論抱持怎樣心態,最後都只是帶來敗亡的結果。希望李顯龍這段話可以讓馬英九清醒一點。

延伸閱讀
李顯龍:破貿易障礙 服務比貨物難
福禍未依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本blog文章)
FTA卡位戰 台灣「卡」在哪?
為移民…陸資3600萬 來台開麵攤?

留言

  1. 不可能會醒的,全台灣都為馬英九一個人服務,為了成就他的大夢——借由統一界定歷史定位。今天不是說了嗎,打破了60年的僵局,很英明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李顯龍要新加坡在強敵環伺下,勇敢堅強獨立。但馬英九真正的目的是讓台灣回歸祖國。從各自的目的而論,兩者都很優秀,難分高下。

      刪除
  2. 何謂政治?何謂歷史定位?
    政治上的每一句話或許是真,或許是假,在真真假假之中,誰能真正看透一切,或許喊得越大聲不是真正的目的,反而只是一面吸引目光的旗幟呢?
    偶有所感~~sirius

    回覆刪除
  3. 新加坡這幾年幾乎是把台灣當作負面教材,處處謹慎,不要犯下台灣的錯誤,然而台灣對於自身的錯誤似乎全然無知。。。

    能做些什麼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們能改變,先從改變自己開始。

      刪除
    2. 我一直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
      但如果自己改變就能改變政府
      今天上街學運的不就都傻子?!
      該抗爭的時候是該動身

      刪除
  4. 感覺台灣這次的開放是為了配合中國十二五計畫,中國十二五計畫預備大力發展服務業、電子商務及開放金融,這些都是台灣企業眼中的大餅。

    然而對台灣本島資金及人才的磁吸效應......我只能說台灣的人才能夠受益,但就台灣不論是主權獨立性及經濟獨立性,都是種傷害,這又是政治與經濟之間誰比較重要的議題了。

    回覆刪除
  5. 我比較殘忍,寧可讓台灣的企業和人民直接面對競爭。因為台灣被保護太久,漸漸失去競爭的心。只知道坐而言,而不是起而行。

    回覆刪除
  6. 講得不錯
    不過那個政治的部分 我覺得只是你覺得中國對台灣恨意多
    其實是台灣人更討厭中國人!
    中國對台灣 我倒覺得是 愛多餘恨
    之前讀到很多文章 關於大陸用武器對準台灣
    這就是主要台灣討厭大陸的原因
    我倒認為 大陸打台灣的機率是0% 只要台灣不做出離開現狀的舉動
    這點我覺得 大大可以重新審思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陸打台灣的機率是0% 只要台灣不做出離開現狀的舉動

      你這樣說不是自打嘴巴?
      言下之意不就是他看台灣舉動不爽就可以打台灣?
      這樣叫做打台灣的機率是0%?

      打台灣機率是0%? 等到中國跟台灣簽下永久和平協議,並且放棄統一台灣及在國際上承認中華民國為一個國家時再來說0%

      刪除
  7. 我也要打李顯龍幾巴掌:你說新加坡的民生住宅不放任市場機制?!那那邊的房仲在做什麼?為何新加坡的房價漲到連新加坡人都買不起了?新加坡的財政一大部分是不是從開放的賭場賺來的?有新加坡人因在這賭到家破人亡你做何看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過年剛去新加坡玩回來,和新加坡導遊談了許多。新加坡人進去賭場要先付100元新幣,折合台幣2400元,但外國人免費入場,所以賺的外國人錢比本國人錢多。
      物價上漲到處都有,台灣、香港不也是這樣?基本上85%新加坡人住的是公寓,大約7~8年就可以還清貸款,但是透天厝確實貴得要死,因為地方小,不得不如此限制。
      如果這樣的經濟表現也要被打巴掌,那馬總統豈不早該被亂棒打死?

      刪除
  8. 只能說世界複雜到誰都無法說出未來 走向何處

    回覆刪除
  9. 韓國一直跟歐美簽貿易協定,我們卻一直跟中國簽,別人是跟先進國家簽,我們是一直跟想統一我們的國家簽,好被綁死,不好被拖死,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國際化.簽FTA,而不是中國化,上次說ECFA非常好,簽了之後GDP更差,台灣對中國的依賴已由10%增加到50%(現在應該不只了),經濟卻越來越差,跟韓國學學吧,趕快走向國際化。

    回覆刪除
  10. 借分享,可惜不能PO到FACEBOOK上

    回覆刪除
  11.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時至今日特別顯出李顯龍的政治智慧。

    回覆刪除
  12. 李顯龍剛又來打這些替他解籤詩的人巴掌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0408005481-260407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親愛的──沒有人錯了,每個人都痛了

《親愛的》是2014年一部由中國與香港合拍,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劇情片。本片票房表現不俗,在中國創下3.4億人民幣佳績;在各大電影獎中雖然並未拿下驚人的成績,但女主角趙薇的表現卻令觀眾以及影評印象深刻。

就技術而言,《親愛的》只能說是中上水準。還不錯的劇本、還不錯的導演、水準以上的演員,但整體而言並不突出。我對《親愛的》的簡評是:配角太多、支線太多、設計太多、狗血太多、哭戲太多,觀影當下很容易因為演員們爆發性的演技而感動,但情緒太滿,看完以後反而失了餘味、失了後勁。但《親愛的》仍屬強悍,強悍的地方在於,這個故事幾乎是真人實事,當電影最後,導演陳可辛將這個故事中的真實原型搬出來給觀眾看的時候,還有哪個人能不為之動容?

圖、田文軍(黃渤飾演)差一點就趕上被誘拐的兒子所搭的火車。

[影評]雲端情人(Her)──我們都寂寞

《雲端情人》(Her)是第八十六屆奧斯卡獎最多提名獎中相當獨特的存在,不同於主流商業片,非常具有獨立製片的色彩。本片為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自編自導的作品,個人風格極強;這類電影通常容易流於自溺,但史派克瓊斯卻成功地使這部電影超脫於一般小品。

圖、西奧多啟動了O.S.One,也開啟一趟特別的生命之旅。
精神與愛情、肉體與慾望、死亡與永生

所謂的好故事,就是讓讀者摸不到劇情接下來會怎樣發展,但當底牌掀開了之後卻又一切合乎邏輯與鋪陳。《雲端情人》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絕對名符其實。人與電腦相戀的情節設定並不讓人陌生,特別是許多日本動漫都有類似的情節;但《雲端情人》每一幕的鋪陳都讓觀眾感到新鮮。

《雲端情人》的第一幕開始於寂寞。單身已久的男主角西奧多(Theodore)是一位專職替人撰寫信件的上班族,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西奧多擁有非常特別的能力,只要看著寄信人與收信人的照片,透過細膩的表情與動作就能理解對方的情感,替寄信者寫出文情並茂的信件。西奧多傳遞他人的情感,卻壓抑自己的情感。西奧多寂寞,靠著隨機搜尋的電話性愛宣洩慾望,卻遇不到讓他有感覺的女聲,一段失敗的激情電愛瞬間變成黑色喜劇。寂寞的西奧多因著廣告購買了超智能的擬人作業系統O.S. One。西奧多專屬的O.S. One替自己取名為珊曼莎(Samantha),不僅聰明、充滿好奇心,而且還擁有人性。一場人與程式的愛情故事就此開展。

[影評]鳥人(Birdman)──不管有多鳥,你都是個人!

《鳥人》(Birdman)無疑地是2014年最受注目的電影,在金球獎獲得七項提名、兩座大獎,在奧斯卡獎中也榮獲九項提名,提名數為本年度之冠。從電影技術面看來,《鳥人》做了許多有趣的嘗試,這些嘗試對於大型電影獎例如奧斯卡而言相當討喜;從主題看來,本片討論的「自我認同」更是主流到不行。不管編劇與導演有心或者無意,《鳥人》都注定成為今年影展上的話題。

圖、男主角雷根在紐約街頭彷彿展開雙翼。這是預告片中最誤導觀眾的一幕。
設計精巧的超長鏡頭

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無疑地有盛大的野心。雖然這部電影採用的技術並不具太大實驗性,然而阿利安卓說故事的方式仍讓人相當驚喜──他幾乎不分鏡、幾乎全片一鏡到底,採取帶有高度流動性的長鏡頭處理完絕大多數劇情。當我們談到「長鏡頭」的時候,多數台灣觀眾可能最先想到的是蔡明亮與王家衛,一種偏向靜態的長鏡頭。例如當導演採用長鏡頭表現演員的情緒轉折時,只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剩下的就是讓演員發揮控制各種臉部肌肉的技巧以傳遞情感。這種靜態的、強調演員臉部表情的長鏡頭並不罕見,演員能發揮高水準演技的內心戲,幾乎都得靠長鏡頭才得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