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第一,女主角的動機跟行為的連結太薄弱。

本片描述政治說客伊莉莎白史隆(Elizabeth Sloane),為了促使美國針對合法購槍的流程進行控管,不惜賠上自己的說客生涯,最後使出違法手段使自己入獄。這種故事結構很常見,對觀眾而言,最動人之處無非是看到主角為了自己的信念奮戰的精神,透過認同主角,一同享受在最後一刻反敗為勝的興奮感。

這類故事,最關鍵之處有二,「告訴觀眾主角為何而戰」、「鋪陳主角最後反敗為勝的關鍵」。

我們先來談第一點。

女主角寧可入獄,也要促使政府管控購槍流程,這是「行為」,而且是個非常激烈、玉石俱焚的行為。伊莉莎白是位談判高手,所有的行動都基於最大利益考量;對於政治說客而言,只要曾經入獄,未來的職涯生活等於全毀。因此,伊莉莎白會做出這個決定的「動機」就變得異常關鍵,這非得是個強大的動機不可。

問題是,本片根本沒有說清楚女主角的動機。唯一一條觸及女主角內心深處的支線,是她跟男妓福特(Forde)的互動與對話,但問題是,那些對話只有描述「心境」,卻沒有談論到任何「事件」。事實上,最好的劇情設計,應該是透過主線事件揭露女主角的動機,在支線中透過對過去事件的描述已經屬於二、三流水準,更不用說只有主角自我陳述,這幾乎沒有說服力可言。

因此,觀眾看到的是一個歇斯底里的女人,最後像瘋子一樣把自己搞到入獄也要弄倒政敵。到底為什麼?沒人知道,大概只能歸因到這個女人發瘋了吧。這種敘事手法,讓一般觀眾完全無法同理、甚至同情女主角。

第二個硬傷,就是小鮮肉牛郎福特的支線。

這條支線,在戲劇理論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女主角是個在情感上極度自我防衛的女人,因此這條感情線就是協助女主角,賦予女主角情感、甚至給予改變可能性的關鍵。換言之,原本冷血的女主角可能因此改變態度,而這個改變將回饋到她自己,給予她解決主線困境的力量。因此,這條支線應該要有兩大功能:讓女主角產生改變、解決主線的困境。

這條支線確實讓女主角有血有肉了一些,但並沒有真正改變。更重要的是,小鮮肉支線對主線困境沒有任何貢獻。

本片最後一幕是這樣子的:公聽會的最後一刻,伊莉莎白的政敵找出與其關係曖昧的福特,要福特在公聽會上證實伊莉莎白與福特的關係,試圖用「召男妓」打擊她。福特在公聽會上說謊,說自己曾經想搭訕伊莉莎白卻被拒絕,兩人並沒有任何關係。福特離席,公聽會繼續下去。

這段劇情的設計相當糟糕。首先,福特最後在法庭上的謊言,這整段劇情不論是否存在,對於主線的收尾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女主角一樣會出最後一手,公布她非法偷拍政敵的影片。相反的,假設小鮮肉福特承認伊莉莎白招妓、在現場狠捅她一刀,迫使她出最後一手,反而還有點道理;然而,福特如果背叛伊莉莎白,卻又可能進一步讓女主角的精神封閉,違反了這條感情支線的本意。這條支線的處理在本片中顯得兩難,最大的原因在於:福特對伊莉莎白的改變太少、對於主線的影響也太小。

第三個硬傷,是臥底的女助理珍(Jane Molloy)這個重要角色。

我剛剛提到,「鋪陳主角最後反敗為勝的關鍵」是這部電影最重要的事情,編劇必須要讓這段劇情完全合理才行。但問題是,珍替伊莉莎白臥底的動機到底是什麼呢?

她說自己希望要走學術界,來踏這攤濁水簡直莫名其妙?事實上,對於一個目標走學術界的人而言,層經幹過臥底、而且毀了自己第二任老闆的人,是個很嚴重的道德問題。或者,珍是為了錢嗎?但對於一個想走學術不在意收入的女生而言,有必要在這時候為了錢而毀掉自己的聲譽嗎?

這個翻轉乍看之下很好很熱血,但事實上卻可以稱得上是奇差無比。伊莉莎白是因為這一手玉石俱焚的狠棋而贏,但是編劇卻沒說清楚為什麼這一手可以成立,簡直比柯南用射門擊落直升機還要不可思議。 

這三個關鍵角色的動機跟行為的連結,脆弱到我認為這個劇本不成立。劇本邏輯有這麼大得問題,沒有獲得奧斯卡提名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麼,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會想二刷這部電影?很簡單,因為這些觀眾下意識地認為:我沒看懂這些翻轉,一定是因為遺漏了什麼細節。

然而,事實上就只是劇本沒處理好。這種政治驚悚片需要處理的資訊量很大,例如,光是要讓觀眾理解「槍支法案」是什麼,就得耗上很多時間。這部電影處理這些資訊的手法很差,開場前15分鐘根本弄不清楚到底這些角色在講什麼?她們在爭論的議題是什麼?她們為什麼要站在某個立場?說穿了,問題就出在,編劇沒辦法駕馭這個故事,所以塞了很多故弄玄虛的台詞,讓觀眾搞不清楚狀況。

不論如何,觀眾的行為是最直接的。雖然我在FB上看到一堆人說自己要二刷,但事實上我也還沒看過有誰說自己真的看了第二次──畢竟,這部片實在是有夠悶啊!全球票房只有300萬美金?嗯,實在相當合理。

再合理不過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



[影評]通靈少女──為什麼「他」必須死?

《通靈少女》(The Teenage Psychic)是2017年的臺灣迷你劇集,同時也是公共電視台與HBO Asia首次合作的跨國影集。系列影集為六集,題材有新意、敘事手法流暢,優秀的口碑帶動收視率,可以說是叫好又叫座。

故事主線,描述天生具有通靈能力的女高中生小真(郭書瑤飾演)一邊就學、一邊在宮廟當「仙姑」(即靈媒),從一開始對這個身分的困惑以及無奈,透過逐漸解決各種生死的難題,最後終於能認同這個身分的青春期少女成長故事。

劇情主調輕鬆活潑,男女主角的甜蜜愛情青春喜劇卻在最後一集翻轉,男主角阿樂(蔡凡熙飾演)車禍身亡。許多人無法接受這個結局,甚至有人批評爛尾,但導演兼編劇的陳和榆在受訪時候說:這個結局是一開始就決定的。

到底,男主角阿樂為什麼必須死?


谷阿莫的影評到底算不算侵權?

YouTuber谷阿莫近日被片商控告侵權,谷阿莫立刻回擊,宣稱這是「合理的二次創作使用」,引起「侵權」跟「不侵權」的兩派論爭。認為谷阿莫並不侵權的人認為,如果二次創作都算侵權,那所有的影評者都犯法了;認為谷阿莫侵權的人認為,谷阿莫整支影片都是剪取網路上流竄的電影或者影集片段,不過只是加上自己的感想,這當然算是侵權。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則在自己的FB上指出,谷阿莫被告的是「將網路上違法的影片剪接濃縮後予以公布的行為」,因此谷阿莫應該要提出自己剪取的影片都是合法內容的證據,而不是訴求二次創作。

讓我們把格局拉高一點來看這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