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影評]通靈少女──為什麼「他」必須死?

《通靈少女》(The Teenage Psychic)是2017年的臺灣迷你劇集,同時也是公共電視台與HBO Asia首次合作的跨國影集。系列影集為六集,題材有新意、敘事手法流暢,優秀的口碑帶動收視率,可以說是叫好又叫座。

故事主線,描述天生具有通靈能力的女高中生小真(郭書瑤飾演)一邊就學、一邊在宮廟當「仙姑」(即靈媒),從一開始對這個身分的困惑以及無奈,透過逐漸解決各種生死的難題,最後終於能認同這個身分的青春期少女成長故事。

劇情主調輕鬆活潑,男女主角的甜蜜愛情青春喜劇卻在最後一集翻轉,男主角阿樂(蔡凡熙飾演)車禍身亡。許多人無法接受這個結局,甚至有人批評爛尾,但導演兼編劇的陳和榆在受訪時候說:這個結局是一開始就決定的。

到底,男主角阿樂為什麼必須死?


這部影集的主題是「愛與死亡」。第一集中,最大的支線是知名歌手Alice遲遲放不下已經過世的女友;第二集,假裝中邪的小學生小凱,內心渴望的是已經分居的父母的愛;第三集,高中教官黃新仁愛慕著在學校受排擠因此自殺的邱老師。第四集到第六集的最大支線,趙議員無法對癌末病妻蕙蘭放手,拼命想延長其壽命。除了第二集以外的小凱線以外,所有支線都緊扣著愛與死亡這個大主題──這個「愛」,幾乎都是指愛情,漸行漸遠的愛、從未說出口的愛、不願放手的愛。

小真年幼喪父、生活中有早已過世的阿嬤靈魂作伴,身為靈媒的小真看似能看破生死,但是她並沒有真正遇過身邊親近的人死亡。同時,正值青春期的小真有著男性化的個性,從沒談過戀愛的她,一直以為她身為靈媒的宿命,就是沒辦法好好談一場戀愛。從這些支線設計以及女主角的基礎設定可以很明顯地推敲出,在這部影集中,女主角最大必須學會的成長,就是戀愛,以及如何真正面對愛人的死亡。

本片第一集的第一幕,是戲劇社的小真躺在道具棺材裡睡午覺,這裡暗示了女主角無視一般人對於死亡的禁忌,她本身就跟死亡有關。同樣躲在棺材睡午覺的人是男主角小樂,暗示了小樂會遭遇與死亡有關的事件;小真跟小樂躲在棺材裡面,也暗示了小樂遭遇的死亡事件,會跟小真有關。另一個更大的隱喻,是第二集貫穿到最後一集,戲劇社的演出戲碼《羅密歐與茱麗葉》,她們劇本的第一句就是「這是一個關於愛與死亡的故事」。

換言之,與其說男主角非死不可,倒不如說,所有的劇情都是為了烘托「男主角會死」這件事情而存在的。

那麼,小樂可不可以不死?

假設在相同的劇情結構下,小樂不死,那麼就是小真身邊其他重要的人得死,例如小真在海外工作的媽媽、小真的好朋友巧薇、宮廟住持金老師。不管是要讓誰死,其劇情一定得大幅度強化,才有力量烘托主題;同時,小樂的劇情也得大幅度刪減。

小樂不能不死,最大的關鍵是,這部影集的主題不是愛情。以愛情為主題的故事,重點會放在「如何建立關係上」,男女主角的真正困境會是「難以跟人建立深刻的伴侶關係」。《「愛與死亡」這個主題,其實更精煉點說來就是「死別」,如何跟自己珍惜的人說再見。愛得越深,告別的時候就越痛。《通靈少女》的愛情戲拍得清新青澀,劇情並不浮誇取巧,卻自然有種動人的力量。而這些情感的鋪陳,都是為了醞釀當死別來臨時的張力。

因此,小樂非死不可。

《通靈少女》的劇本結構相當扎實,劇情也很緊湊,完全就是好萊塢影集的設計邏輯,不愧是HBO Asia監製的作品。以這種水準的劇本而言,所有的劇情設計都不是臨時起意設計的結果。小樂死後,小真回到原本的生活,一樣在高中校園與宮廟之間來回奔走,但我們都可以看到小真的成長與改變。

靈媒就是心理治療師,即使曾經怯弱,在穿過生死之後,總會長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影評]鳥人(Birdman)──不管有多鳥,你都是個人!

《鳥人》(Birdman)無疑地是2014年最受注目的電影,在金球獎獲得七項提名、兩座大獎,在奧斯卡獎中也榮獲九項提名,提名數為本年度之冠。從電影技術面看來,《鳥人》做了許多有趣的嘗試,這些嘗試對於大型電影獎例如奧斯卡而言相當討喜;從主題看來,本片討論的「自我認同」更是主流到不行。不管編劇與導演有心或者無意,《鳥人》都注定成為今年影展上的話題。

圖、男主角雷根在紐約街頭彷彿展開雙翼。這是預告片中最誤導觀眾的一幕。
設計精巧的超長鏡頭

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無疑地有盛大的野心。雖然這部電影採用的技術並不具太大實驗性,然而阿利安卓說故事的方式仍讓人相當驚喜──他幾乎不分鏡、幾乎全片一鏡到底,採取帶有高度流動性的長鏡頭處理完絕大多數劇情。當我們談到「長鏡頭」的時候,多數台灣觀眾可能最先想到的是蔡明亮與王家衛,一種偏向靜態的長鏡頭。例如當導演採用長鏡頭表現演員的情緒轉折時,只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剩下的就是讓演員發揮控制各種臉部肌肉的技巧以傳遞情感。這種靜態的、強調演員臉部表情的長鏡頭並不罕見,演員能發揮高水準演技的內心戲,幾乎都得靠長鏡頭才得以實現。

[影評]狼的孩子雨和雪──細田守的挑戰

〈狼的孩子雨和雪〉是一部帶有奇幻色彩的動畫電影。故事敘述普通的大學女生花與狼人彼相戀後生下長女雪以及次子雨,彼過世之後,花獨自撫養兩個孩子長大。這部電影的主題是種族,花與彼的跨族之戀、雨和雪的自我認同貫穿了整部電影。這個故事雖說並不複雜但也不好處理,導演細田守的個人風格以及美學概念卻成功地將這部電影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圖、狼人一家。這個彼看起來好像靈體。

種族認同的美麗寓言

〈狼的孩子雨和雪〉基本上可以分成兩個部分,前半部是花與彼的戀愛故事,後半部是雨和雪的成長故事。花分別以女人與母親的身分連繫了兩部分,但是整部電影的重心其實並不集中。前半部基本上毫無主題。花與彼兩人相戀,彼向花坦承自己狼人的身分,最後兩人結婚並生下二子。花跟彼的心理歷程相當空洞,觀眾完全無從理解為什麼花能夠如此輕易接受彼的身分──除了愛到昏頭,實在很難有其他解釋。後半部的主題明確,就是雨和雪兩人的成長與自我認同。雪小時候活潑好動,狼的部分大於人;雨則是文靜害羞,人的部分大於狼。然而,雨在一次狩獵中覺醒了野性本能,從此走入狼的世界;雪反而在進入學校愛上社會生活,自此決定不再變身為狼。

以劇情結構而言,前半跟後半雖然有邏輯關係卻沒有必然要放在同一部電影裡的必要性,甚至可以獨立拆成兩部電影都完全不影響觀眾的理解。前半部的劇情其實跟〈風中奇緣〉、〈阿凡達〉等異族戀情故事系出同源,但顯然編劇沒想好這段故事的重點是什麼,以至於這段實在是讓人昏昏欲睡。導演細田守雖然試圖想透過高超的技巧彌補,卻顯得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