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管理觀點:聯合航空不是超賣,為了省錢反而虧更大

最近的文章

端新聞裁員之後,之後會如何?

端傳媒從原本規模90人的組織大裁到20人,此新聞一出,我在自己的個人FB上寫了一句'評論:「大家都看不懂的商業模式,原來就是沒有商業模式」。

真的,去年我的同溫層都瘋狂地想知道端傳媒的商業模式到底是什麼。

媒體掛的朋友私底下都在問,端的老闆到底是誰?資金到底有多厚?到底靠什麼賺錢?投資掛的朋友則是偷偷跟我探聽,端傳媒的獲利是不是很好?有沒有機會投資?但如今端傳媒資金周轉出問題,我想這些好奇也都煙消霧散了。


我們真的快變成「警察治國」了嗎?

這兩天有朋友問我對這次警察盤查李永得事件的感想,我的想法是:這是個假議題。

以「個案」而言,警察盤問李永得,確實沒有很強的理由,但也沒有因為李永得不接受盤查就立刻把人壓在地上打。整體而言,就是平平淡淡、相當和平,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警察身為公務人員,有一定程度的行政裁量權;當然,這個行政裁量權可以放大檢視,但如果連平淡到沒有必要討論、還在合理程度內的事件都要鬧成這樣,我不太知道哪個公務員還能做事情。

事實上,我覺得台灣公務員害怕媒體跟民眾輿論的程度已經頗高。我不能說毎一個公務人員如果沒把事情做好都能歸因到這種恐懼心態上,但公務人員之所以保守,跟這種心態絕對有關。

再回到這個事件本身,以此檢視整個台灣警察的普遍狀況好了,大家可以摸著良心說:台灣是個警察國家嗎?如果真要拿這個平淡的個案來指稱「台灣是個警察國家」,那我覺得,台灣真的離警察國家還很遠。要真的是個警察國家,政府還會讓人民有機會因為這種完全沒有暴力衝突的盤查事件,吵個好幾天嗎?

[影評]羅根(Logan)─不老不死的終結

《羅根》(Logan)於2017年初上映,是Marvel的《X戰警》(X-Men)系列中、《金鋼狼》(The Wolverine)三部曲的終章。本片上映後,在IMDb跟爛番茄網站上都拿到相當不錯的分數,甚至有影評將本片譽為「《X戰警》系列最佳作品」。

《羅根》的主題是「傳承」,雖然屬於《X戰警》系列,但其本質並非英雄電影,而是帶有強烈公路電影氣息的西部片。
「西部片」不容易定義,可以視作是時代片的一種特殊變形,時間地點設定是明確的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舊美國西部,風格大都為以槍戰為主的動作片。導演詹姆士曼高德(James Mangold)本身就很喜歡西部片,為了怕觀眾看不出這是一部西部片,還特別直接置入了1953年《原野奇俠》(Shane)的片段,並大量引用台詞。將超能力英雄的故事拍成西部片是一步險棋,但《羅根》做了相當好的結合。


看不到路,只得更辛苦地找路:寫於2017年初

晚安。

2016年對我而言是個可能終身難忘的一年,特別是第四季。這是一個溫暖的冬天,我34歲,blog流量創新高、粉絲團人數破萬之後加速成長、工作方面有所成長;然而,我決定離開現在的工作,外婆離開了,爸爸入院目前仍處險境。環境在改變,我也在改變。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那麼知道自己到底想成為怎麼樣的人,看似平順實則跌跌撞撞。我開始理解,決定自己該成為怎樣的人、去滿足自己對於自我的想像,那是一個人一輩子都在面對的課題,逃都逃不掉。

今年有好幾度想放棄寫作,很累,身心俱疲。35歲是道門檻,越逼進這個年紀,生活就有越多壓力,像這樣半調子的寫作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陷入很強大的自我懷疑中,我真心覺得自己是半調子,即使我已經作到我盡可能最好,但我的讀者大概就是這麼多,也沒辦法靠寫作活下去。原本寫作是為了自我滿足,然而,成長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會希望自己的寫作對世界有些意義,希望得到精神跟物質的回饋。所以,我到底想在企業當上專業經理人,還是成為作家呢?我想應該是後者,但我沒辦法靠寫作活著。

我是一個可以把很多事情作好的人,也因為如此,我已經很久沒有全神貫注在一件事情過了。說得好聽是多才多藝,但其實就是沒有專業,我沒有讓人記住的點。我真的把寫作作到最好了嗎?那不過是在有限的情況下的最好,我沒有真的拼命嘗試過,靠寫字活下去。

10月的時候,我決定要休息一陣子,重新沉澱自己,想想自己到底要什麼。我會試試看如何不當上班族而活著,試試看自己有沒有辦法更投入於寫作,試試看這個市場有沒有辦法養活我,試著靠內容過日子;如果真的沒辦法,那也要試到極限。

作出決定要改變之後,12月又接連遇上老病死。一方面,我意識到人生很短得把握當下,但另一方面,我也懷疑自己到底是為了追尋什麼而走,還是為了逃避當下的生活。至今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對是錯,但人生可能本來就無法預測,人只能不斷自我探索,對抗自己內在的糾結與迷惑。

2017年的開始,是一片看不到光線的霧霾。看不到路,只得更辛苦地找路。

謝謝你讀完這篇沒有圖片跟影片,只有純文字的文章。不論你的2016年如何結束、2017年如何開始,都希望未來一年,你都能朝著內心真正的目標前進。

新年快樂。

台灣人不是對世界無知,而是對自身無知

國際市場研究機構益普索(Ipsos)最近公布了「2016年全球無知國家排行榜」,前三名分別是印度、中國、台灣。多數台灣人的反應幾乎都是拿來自嘲,卻很少人去看這個研究結果是怎樣作出來的。但我實在很好奇這份研究,所以就讀完了整份報告。

既然是排行榜,那就一定有評分的方式以及項目,台灣到底在哪些項目上得分很高呢?答案是,幾乎都很高。本研究原本的名稱是「認知的危險性(PERILS OF PERCEPTION 2016)」,結論是「認知不等於事實(PERCEPTIONS ARE NOT REALITY)」,因此,根本不是在測驗哪個國家比較無知,而是在測試各國人「認知的現實」跟「現實」之間的差距。以下是各議題,建議你可以挑自己感興趣的議題來看。

從結論來看,台灣確實對於現況有很大的認知偏誤。


如果你聽膩了人權,不妨從家庭制度思考同志婚姻

太陽花學運時,我寫了一篇文章直指,目前台灣正面臨世代衝突;如今,同志婚姻這個議題,又讓世代衝突持續延燒。台灣民意基金會11月28日公布民調指出,「40歲以下的人6成4以上贊成同志婚姻,40歲以上則有5成以上反對」,顯示世代之間的差異甚鉅。40歲以上的「老人們」在這場論戰中,不斷強調的是「家庭」跟「婚姻」的神聖性以及歷史沿革。我個人相當認同這個觀點,關鍵是「家庭」而非法律、關鍵是「婚姻」而非同志,但實在太少人談這些問題的本質。

真正的問題是,「家庭」跟「婚姻」的概念到底是怎麼形成的?為什麼在此時被挑戰?婚姻跟家庭概念的重塑,到底是長期趨勢、還是短期潮流?

二代接班,讓航空資優生六年內倒閉

復興航空突然宣布解散公司,但老實說,我不意外。

復興航空過去曾經是台灣首屈一指的優秀航空公司,服務好,而且從沒出過問題。那麼這麼優秀的航空界資優生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出狀況的?從這張經濟日報的圖最下面的大事記,請先注意一個大事件,2010年11月的「訂購多架大型客機」。復興航空在當時作出一個重大的策略轉彎,就是要開始想飛一些主流國際航線。過去復興航空的主力是國內線,一直到2009年切入兩岸航線,發展策略都還算是穩扎穩打;然而,從國內線、兩岸線到國際航線,中間的差異實在是太大了。飛國內線、兩岸線,都不需要大型飛機,但是國際航線你非得用大型飛機才行。台灣飛國際線的兩大航空公司,就是華航跟長榮,復興航空那時候就是打算要跟這兩大公司競爭。

航空業,基本上就是個資本遊戲,你資本不大,基本上玩不起。為什麼呢?沒為什麼,就飛機很貴,而且貴到爆。從資本額看來,復興航空資本額約70億,長榮約380億,華航約540億;與復興航空同集團的國產實業資本額是140億,中興保全則是45億。

圖片來源:http://udn.com/news/story/10602/2123873

至少,我是這麼理解川普為何當選的

2016年11月9日台北早上,我又見證了一次歷史,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辦公室裡,我的同事們驚呼不可思議,FB塗鴉牆上,我的同溫層們哀嚎遍野,幾乎所有人都不能或者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但如果真的「所有人」都不能接受川普當選,顯然他根本不可能當選。畢竟,這是個民主制度下的投票,川普贏了希拉蕊。

如果你知道有種情緒叫做忌妒,知道有種未來叫做絕望,你可能會理解,為什麼川普是一個可能的救贖。


寫於四周年:可能,我們都是這麼前進的

《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滿四週年了,至今部落格瀏覽量超過300萬次、FB粉絲團超過1萬人,也算是迎向新的里程碑。我的部落格以分析性的文章居多,能夠在眾多內容媒體中得到超過一萬人的支持,真的備感榮幸,感謝各位持續閱覽與分享我的文章。

同時,我也34歲了。

出社會之前的計時方式,是跟著學校走的,7歲上小學、13歲上國中、16歲上高中、19歲上大學、23歲上研究所;出社會之後,計時方式變成以五年為一個單位,25歲、30歲、35歲、40歲,每到一個時間點,整個社會就會一同提醒你:「你現在到這個年紀了,你應該要如何如何才『對』。」


出版業者幹嘛罵「超商借書」?因為你不知道,出版業今年已經止跌了!

最近天下雜誌一篇〈超商可借書,為何點燃出版界怒火?〉,直指台北市政府推出的「超商借書」服務,進一步破壞了出版業的生態系。什麼是「超商借書」呢?簡單說來,台北市民只要持有市圖的借書證,上網登錄借書之後,這些書會送到統一、全家與萊爾富等三大超商,民眾只需要支付單次50元的物流費;還書也可透過超商,是一項相當便民的服務。

出版業者認為,借書系統越便利,就會越打壓出版社銷售量。其次,出版業者也對圖書館採購標案總是採取最低標的策略感到深惡痛絕。總之,政府用低廉的價格買書、再用免費的方式流動書籍,如今還要更進一步採用便利商店系統強化流動性,自然挑動了出版業的敏感神經。

雇主們,你們不是Giver;求職者們,你們不是Taker

最近有支104人力銀行的廣告引發廣大討論,大意是:雇主們看了幾份履歷都看不上眼、批評得一無是處,揭開隱藏的姓名時才知道那三份履歷分別是:李安、吳寶春以及自己的親友;104銀行提出,希望雇主們當個Giver(給予者),能給年輕人機會。不到一周,一位年輕的創業家立刻推出另一支影片回應,意思是:我們不需要Giver,我們需要社會的理解以及對等的合作機會。
雇主真的知道年輕人需要什麼嗎?

「同情」真是好棒棒,可以讓給予者自我感覺良好,有時候還可以順便踐踏一下接受者的尊嚴,讓有了錢的人還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就像104那支廣告,無聲無息地酸了所有年輕人。學歷漂亮就說這大概放不下身段、學歷不好也可以講這人可能不夠努力、社團經歷多被說只會玩、打工經歷太多被說不夠專注在課業上、沒有社團沒有打工被說不過是書呆子──104人力銀行與企業主們居然不先反省這種判別模式有多無理取鬧,而是將之視作理所當然,再說:我們要當給予者,給這些「不好的年輕人」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