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刻意隱藏台灣電影票房,是因為利益嗎?

所有關心台灣電影的人(包含我在內)在本周應該覺得奇怪,為什麼幾個電影資訊網站上都查不到上周票房?周五在觸電網- True Movie電影情報入口網這個FB粉絲頁上出現了爆料文,直指出「台北市戲院公會從本周開始向片商公會施壓,未來不得公布各家戲院的票房資料」。

要理解這件事情之前,請讓我先來解釋一下台灣票房資料系統。

首先,目前並不存在台灣整體票房資料庫,只有台北市票房資料庫;而台北市票房通常等於中南部等其他區域票房,因此我們通常會直接把台北市票房直接乘二,用來估計台灣整體票房。當然,這種估計方式只能說是「粗估」,在某些電影可能會產生嚴重高估或者低估的結果,例如《大尾鱸鰻》在2013年上映的時候,就被認為中南部票房遠高於北部票房,因此可能得把台北市票房乘上2.5或者3才能估出正確票房。




其次,要統計票房,絕對不是拿片商的資料來比較,而是拿戲院的資料。為什麼呢?雖然每一家片商一定知道自己家出的電影賣得多好(或者多爛),但片商有很大的誘因誇飾其票房,因為每家片商都希望自己家的電影能夠穩坐第一名的位置──這不光只是為了榮譽感,更會影響接下來的票房,你想想有多少人會根據上周票房排行決定這周要看什麼電影就很容易理解了。對於戲院而言,並不在乎「客人上電影院來看哪部電影」,而是在乎「客人會不會上電影院看電影」,只要能賣得出電影票就好。

那麼,為什麼無法整理全台灣戲院的票房資料,使其成為穩定的資料庫呢?最容易唬人的說法,是「因為台北市以外的戲院太過分散,票房統計不易」,但在這個資訊如此容易傳遞的時代,要統計整體票房,難處絕對不是「技術」。

真正的問題是「利益」,是戲院與片商的拆帳模式。

台北市戲院的拆帳模式(請容我稱之為正常模式),就是戲院收到所有電影票錢、統計出票房之後,根據談好的合約拆帳給片商、繳娛樂稅給國稅局。因此,在正常模式下,實際上賣出幾張票、賣出去的每一張票的票價為何(某些票會搭配促銷方案,而促銷方案往往由戲院決定),都必須算得一清二楚,才不會有人覺得吃虧。這種拆帳模式相當主流,基本上多數先進國家都會用這方式處理。

出了台北市以外,片商與戲院並不是根據電影上映後的票房結果拆帳,而是在電影上映前就用一口價買/賣斷,這做法相當類似期貨舉例而言,假設片商跟戲院談定,某部片可以上映兩周,這個「上映權」的價格為100萬,對於片商而言不論如何就是賺了100萬;對於戲院而言,付出了100萬的「上映權」之後,接下來只要能賣出超過100萬票房就是賺、低於100萬票房就是賠。戲院真正在乎的是「賣出的票數」乘上「平均票價」要能超過100萬。對於戲院而言,成本當然是越低越好,這樣就越容易損益兩平甚至獲利;這時候片商應該怎麼做才能壓低成本呢?就是隱藏資料,低報實際票房。換言之,戲院掌握的資訊優勢,就是最重要的獲利關鍵

下一個問題來了,為什麼台北市戲院也開始打算不揭露資訊呢?根據觸電網的說法是:「電影業正被一條龍及策略聯盟的霸權主宰中,逐漸退回到了黑道鼎立時期,製作發行行銷映演一手包辦成普遍情形! 而業界各有顧忌,不敢吭聲,成為沈默的螺旋」,但老實說,我對於這段文字的論述邏輯感到相當不解。製作、發行、行銷與映演一手包辦,就集團的角度而言,要能做到這種水準恐怕沒有幾家,以台灣而言,有誰能做到這種程度,真讓人很難想像。
再者,如果真的能從製作到映演都一手包辦,那更是簡單,直接在戲院做假帳就行了,根本沒必要完全封閉住資訊。從利益的角度看來,反而應該表面上公開票房、實際上控制住票房,對公司更有利。

當然,我對於台灣電影票房的封閉性感到相當遺憾,也希望戲院公會跟片商公會能夠再重新考慮、重新協調。台灣市場已經夠小了,如果還要封閉資訊,恐怕長期而言只會更不利於電影的宣傳──畢竟,如何建立與觀眾之間的互信關係,才是商業模式是否會成型的最主要因素。


延伸閱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

[影評]鋼鐵人三(Iron Man 3)──破繭重生

〈鋼鐵人三〉(Iron Man 3)的劇情並非僅只接續一跟二兩集,〈復仇者聯盟〉(Avengers)對本作品的劇情的影響更大。復仇者聯盟擊退索爾(Thor)的弟弟洛奇(Loki),為了拯救紐約市,鋼鐵人東尼史塔克(Strak)決定犧牲自我衝入蟲洞,卻在千鈞一髮之際跌回地球。然而,這段經驗卻使東尼產生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併發恐慌症(panic disorder),時常陷入極度焦慮的狀態,夜晚難以成眠,並對鋼鐵衣產生強烈的依附感。故事就從這個完全不英雄主義的時間點揭開序幕

圖、東尼與鋼鐵衣們。這張海報的設計暗示了東尼面對鋼鐵衣卻不知所措的焦慮,非常引人注意。

顛覆想像的第一幕劇

太過習慣好萊塢三幕劇的觀眾一定非常不習慣〈鋼鐵人三〉的劇本,因為故事的起始點已經完全背離了前兩部〈鋼鐵人〉與〈復仇者聯盟〉中的東尼史塔克的形象──東尼不再是花花公子,同時罹患了嚴重的PTSD與恐慌症,只要聽到關鍵字「紐約」、「蟲洞」、「復仇者聯盟」就會引發強烈的呼吸困難與盜汗。這卻是三幕劇本中的第一幕:日常生活。英雄理當無所懼,但東尼卻無法從差點死於宇宙中的恐懼中解脫。但與其說東尼恐懼死亡,不如說東尼恐懼失去當下與小辣椒(Pepper)共有的幸福生活。人如果沒有打從內心值得珍惜的東西,就不會理解什麼叫做「害怕失去」;過去的東尼玩世不恭,擁有超絕的智力、財富以及數不盡的女人,然而這些事物得來太容易,根本沒有值得珍惜的必要性。然而小辣椒卻不同,她給了東尼最缺乏的溫暖與安全感,只有小辣椒完全理解、包容並完全無私地愛著東尼,這對東尼而言產生強大的衝擊──如果我死了該怎麼辦?如果小辣椒死了該怎麼辦?

東尼的恐懼,轉化成強化鋼鐵衣的動能。鋼鐵衣是守護目前生活的力量,只有不斷強化鋼鐵衣才能減輕東尼的焦慮與恐慌。在前兩部系列作中,東尼與鋼鐵衣的關係一向是「人役物」,但第三部的起點卻是「物役人」,鋼鐵衣支配了東尼的生活。在這第一幕中,最重要的一場戲是東尼睡眠時恐慌症發作,自動系統召喚了鋼鐵衣馬克42號,讓小辣椒驚慌失措。小辣椒要東尼把鋼鐵衣切離生活,但東尼則說:「鋼鐵衣是我的一部分。」這是第一幕劇最重要的一句台詞,貫穿了整個東尼的日常生活。東尼設計了自動合體系統(這根本是聖鬥士星矢中的聖衣著裝)以備隨時招換鋼鐵衣、跟羅德上校(Lt. Colo…

[影評]鳥人(Birdman)──不管有多鳥,你都是個人!

《鳥人》(Birdman)無疑地是2014年最受注目的電影,在金球獎獲得七項提名、兩座大獎,在奧斯卡獎中也榮獲九項提名,提名數為本年度之冠。從電影技術面看來,《鳥人》做了許多有趣的嘗試,這些嘗試對於大型電影獎例如奧斯卡而言相當討喜;從主題看來,本片討論的「自我認同」更是主流到不行。不管編劇與導演有心或者無意,《鳥人》都注定成為今年影展上的話題。

圖、男主角雷根在紐約街頭彷彿展開雙翼。這是預告片中最誤導觀眾的一幕。
設計精巧的超長鏡頭

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無疑地有盛大的野心。雖然這部電影採用的技術並不具太大實驗性,然而阿利安卓說故事的方式仍讓人相當驚喜──他幾乎不分鏡、幾乎全片一鏡到底,採取帶有高度流動性的長鏡頭處理完絕大多數劇情。當我們談到「長鏡頭」的時候,多數台灣觀眾可能最先想到的是蔡明亮與王家衛,一種偏向靜態的長鏡頭。例如當導演採用長鏡頭表現演員的情緒轉折時,只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剩下的就是讓演員發揮控制各種臉部肌肉的技巧以傳遞情感。這種靜態的、強調演員臉部表情的長鏡頭並不罕見,演員能發揮高水準演技的內心戲,幾乎都得靠長鏡頭才得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