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拿出姿態!別當辦公室裡的「蕭博駿」。

最近7-11配合11月11日光棍節推出一系列網路廣告《單身教我的7件事》,其中引發最大討論與爭議的則是第六部〈Lesson 6‧世上最幸福〉。在〈世上最幸福〉中,男主角蕭博駿在跟前女友分手之後仍讓前女友予取予求。不管前女友半夜打手機說想吃宵夜,或者要求幫自己跟新男友買演唱會門票,蕭博駿都用盡全力完成前女友的無理取鬧。

最後一句台詞簡直經典:「誰說分手就不能替她做事情的啊?」於是乎,「工具人」這個詞彙從此有了姓名,他叫做蕭博駿。




有趣的是,感情世界裡有工具人,在職場上也有工具人。

現實一點,從「交換」的角度來看,感情上無止盡地付出無非想換得對方的愛,職場上無止盡地付出無非是想換得升遷或者加薪。但問題是,無止無盡地付出,往往交換不到期待的結果。我們在職場上總可以看到有一種濫好人,部門內的同事叫他幫忙他就來幫、部門外的同事叫他幫忙他也來幫、甚至連同事私底下揪團購要他幫忙都幫,自己把自己搞得非常忙碌,但是最後年度加薪升遷都完全輪不到他。

努力不一定會得到成果,努力在什麼地方才是關鍵。我並不是說我們不應該「替他人付出」,而是在感情上或者工作上,如果你的目標是「成為對方的另一半」或者「成為值得更好酬賞的好員工」,那你應該要以「對方另一半的姿態」或者「好員工的姿態」的去協助他人。不管你把別人看得有多重要或者這些人實際上有多重要,如果你所做的一切無法讓人把你看得重要,那就都是做白工。因為沒有姿態,所以就會任人予取予求。說穿了,如果自己都不在乎自己,怎麼可能透過付出就讓別人就在乎你?如果你不重要,那麼你的犧牲當然也無足輕重。

工具人是沒有「姿態」的人;蕭博駿很好,但是他沒有姿態,所以他永遠得不到他想要的尊敬。

這是一個期望管理(expectation management)的問題。用嚴格一點的角度來看,對於企業主或者高階主管而言,其實每位部屬都是工具人、必須有其功能性;如果一個人沒有任何「功能」,那麼在這間組織裡面大概也待不久,因為沒功能的員工叫做冗員。重點在於,你是否正確意識到對方對你的期待是什麼、你如此回應對方的期待──甚至更進一步地,你如何透過自己給對方的回應,調整對方對你的期待? 如果你不希望被當作如果主管或同事把你當作那種可以「隨手拋棄的工具人」,而你還努力去滿足對方的期待,最後你就真的會被當作這種即可拋的工具人。

當時,像蕭博駿這種幾乎異常程度的工具人,已經完全不是為了交易某種現實結果而行動。我們在職場上往往稱這種情況為「熱情」,事實上,這種熱情的本質是一種自我滿足。當一個人完全無視於物質世界、無視於其他人的反應與回饋,奮不顧身地只為了自己內心的目標而前進時,其實是為了自己。所以,雖然某些人嘴裡說的是「為了別人」或者「為了公司」,所以自己才要犧牲奉獻,但事實上都是為了自己。

我並不厭惡這種熱情,但這種熱情如果只有情感、情緒卻缺少理性,就會讓自己陷入一個從旁人眼中看來極度耗損自我能量的窘境。天才跟瘋子、精力充沛跟躁症,永遠都只有一線之隔。

老闆永遠希望你是好工具人,但別忘了,好的工具人並不是讓人予取予求的人。拿出你的姿態吧!別當辦公室裡的「蕭博駿」。


延伸閱讀
[管理]《蟻人》你看懂部屬的「使用說明」了嗎?
[管理]《小小兵》你找得到你期待的完美老闆嗎?
[管理]《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低存在感鷹眼的生存之道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



[影評]通靈少女──為什麼「他」必須死?

《通靈少女》(The Teenage Psychic)是2017年的臺灣迷你劇集,同時也是公共電視台與HBO Asia首次合作的跨國影集。系列影集為六集,題材有新意、敘事手法流暢,優秀的口碑帶動收視率,可以說是叫好又叫座。

故事主線,描述天生具有通靈能力的女高中生小真(郭書瑤飾演)一邊就學、一邊在宮廟當「仙姑」(即靈媒),從一開始對這個身分的困惑以及無奈,透過逐漸解決各種生死的難題,最後終於能認同這個身分的青春期少女成長故事。

劇情主調輕鬆活潑,男女主角的甜蜜愛情青春喜劇卻在最後一集翻轉,男主角阿樂(蔡凡熙飾演)車禍身亡。許多人無法接受這個結局,甚至有人批評爛尾,但導演兼編劇的陳和榆在受訪時候說:這個結局是一開始就決定的。

到底,男主角阿樂為什麼必須死?


谷阿莫的影評到底算不算侵權?

YouTuber谷阿莫近日被片商控告侵權,谷阿莫立刻回擊,宣稱這是「合理的二次創作使用」,引起「侵權」跟「不侵權」的兩派論爭。認為谷阿莫並不侵權的人認為,如果二次創作都算侵權,那所有的影評者都犯法了;認為谷阿莫侵權的人認為,谷阿莫整支影片都是剪取網路上流竄的電影或者影集片段,不過只是加上自己的感想,這當然算是侵權。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則在自己的FB上指出,谷阿莫被告的是「將網路上違法的影片剪接濃縮後予以公布的行為」,因此谷阿莫應該要提出自己剪取的影片都是合法內容的證據,而不是訴求二次創作。

讓我們把格局拉高一點來看這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