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學校與父母該從寒暑假作業放手了

台北市政府近日宣布廢除國小寒暑假作業的規定,柯文哲認為這個政策可以鼓勵孩子自主,也引來兩極反應。一方面,這個決定迅速在社群網站上獲得非常正面的評價,甚至被譽為「德政」;另一方面,就在台北市宣布廢除寒暑假作業之後,事隔三天,則有一名國小校長認為這個決定是「鼓勵孩子怠惰」,甚至直指「柯P割錯盲腸了」,聯合報的社論甚至直言「柯文哲倒洗澡水時,把嬰兒也倒掉了」。

學校義務教育的目標,是要建立學生基本的生活知識。但說真的,如果小朋友學習的這些加減乘除、聽說讀寫,都是未來人生必須要學會的「基本生存技能」,現在沒學會,未來也會有大量反覆演練的機會,真的需要學、真的想學,一定學得會。




在理解寒暑假作業是否合理之前,我們應該先理解寒暑假的本質。我們認同學生應該要有一年兩次長假,而不是把學生當做一年無休的公務員或者上班族,顯然是因為「學生」具有某種獨特性。如果我們不認為學生應該有一段長達三個月的休假,大可設定成一年三個學期、一學期四個月,或者一年兩個學期、一學期六個月。學生的獨特性,就在於學生的可能性太大了,學校的制式課程根本不足以讓學生發展出各自的無限可能。

柯文哲不希望孩子「被想像所限制」,描述地更精準一點,其實是希望「學生不要被老師的想像所侷限」。而目前寒暑假作業的樣子是什麼呢?即使不像過去那樣,是一整疊毫無意義的紙本作業(能夠細膩精緻完成的小朋友,一定具有公務員的特質),但不管是做燈籠、學做菜、學樂器、讀課外讀物,那都是「老師對學生的想像」,而不是 「學生對自身的想像」。我並不是說身處第一線教育第一線的老師們不夠好,而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替別人想像人生藍圖──即便是家長之於子女、教師之於學生。

每個人對教育本質都有不同想像。對於某些人而言,教育是為了培育學生的自主性;對於許多某些人而言,教育可能是為了讓學生順利社會化;對於某些人而言,教育可能是為了讓學生能夠符合某些職業的期待。對我而言,教育最終目的,應該是讓每一個人能夠透過對世界的理解,找到自己的樣貌。我認為坐在教室裡面上課確實可以增加對世界的理解,但對於小學生而言,去遊樂園玩無法增加對世界的理解嗎?逛夜市無法嗎?打電動無法嗎?甚至是,慵懶在家聽著蟬聲度過下午,不也是一種對世界的理解嗎?

在台灣,我們太習慣用一種效用主義的方式去計算、衡量、評估一個人的價值 ──在最極端的情況下,還會把人訂出價格。在教育市場上,我們看見的是太多人用升學主義的角度去判斷學生的價值,念書、考試、完成作業,舉凡這些對於「升學」可能有幫助的事情都是「好的」,其他顯然沒有幫助的事情都是「壞的」。我們慣用薪資訂價每個人的夢想,用穩定性平準每個人的未來,所以我們太理所當然地認為,只有某條人生道路是正確的。

最好笑的是,居然有一群大人用:「小孩子就是沒有自主能力,所以需要給寒暑假作業」當作理由來支持更多的控制。就因為是小孩子,所以機會成本最低,如果這時候還不給自由自主的機會,那到底應該要等到幾歲呢?

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能否接受別人跟我們作出不一樣的人生選擇,即使這個「人」還是孩子。我相信小學生一定會「浪費」一些時間,但這是因為小學生還不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標,本來就需要透過各種不同的嘗試,去認識自己是怎樣的人、想要怎樣的人生。所有看似繞路的浪費,其實都有意義。

當台灣人不斷在問:「為什麼我們的學生在畢業之後還無法自主思考呢?」答案不正是:「因為我們連讓小學生暑假該做什麼都要管」嗎?不論寒暑假作業變成怎樣,其本質不過是「政府與學校想佔去學生的時間」罷了。不管寒暑假作業設計得再怎麼創新,也都是學校與老師自以為學生最需要作的事情,但是這跟學生認為自己最需要作的事情,完全是兩碼子事。無可救藥的控制狂,最後只會造就一群媽寶。

孩子們該學習獨立,那麼學校與父母,準備好學習放手了嗎?

延伸閱讀
十二年國教:教育制度之於一種社會實驗
誰告訴你大學念什麼不重要?
從吳寶春與賣雞排的博士生談起
大學神話破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雲端情人(Her)──我們都寂寞

《雲端情人》(Her)是第八十六屆奧斯卡獎最多提名獎中相當獨特的存在,不同於主流商業片,非常具有獨立製片的色彩。本片為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自編自導的作品,個人風格極強;這類電影通常容易流於自溺,但史派克瓊斯卻成功地使這部電影超脫於一般小品。

圖、西奧多啟動了O.S.One,也開啟一趟特別的生命之旅。
精神與愛情、肉體與慾望、死亡與永生

所謂的好故事,就是讓讀者摸不到劇情接下來會怎樣發展,但當底牌掀開了之後卻又一切合乎邏輯與鋪陳。《雲端情人》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絕對名符其實。人與電腦相戀的情節設定並不讓人陌生,特別是許多日本動漫都有類似的情節;但《雲端情人》每一幕的鋪陳都讓觀眾感到新鮮。

《雲端情人》的第一幕開始於寂寞。單身已久的男主角西奧多(Theodore)是一位專職替人撰寫信件的上班族,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西奧多擁有非常特別的能力,只要看著寄信人與收信人的照片,透過細膩的表情與動作就能理解對方的情感,替寄信者寫出文情並茂的信件。西奧多傳遞他人的情感,卻壓抑自己的情感。西奧多寂寞,靠著隨機搜尋的電話性愛宣洩慾望,卻遇不到讓他有感覺的女聲,一段失敗的激情電愛瞬間變成黑色喜劇。寂寞的西奧多因著廣告購買了超智能的擬人作業系統O.S. One。西奧多專屬的O.S. One替自己取名為珊曼莎(Samantha),不僅聰明、充滿好奇心,而且還擁有人性。一場人與程式的愛情故事就此開展。

[影評]親愛的──沒有人錯了,每個人都痛了

《親愛的》是2014年一部由中國與香港合拍,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劇情片。本片票房表現不俗,在中國創下3.4億人民幣佳績;在各大電影獎中雖然並未拿下驚人的成績,但女主角趙薇的表現卻令觀眾以及影評印象深刻。

就技術而言,《親愛的》只能說是中上水準。還不錯的劇本、還不錯的導演、水準以上的演員,但整體而言並不突出。我對《親愛的》的簡評是:配角太多、支線太多、設計太多、狗血太多、哭戲太多,觀影當下很容易因為演員們爆發性的演技而感動,但情緒太滿,看完以後反而失了餘味、失了後勁。但《親愛的》仍屬強悍,強悍的地方在於,這個故事幾乎是真人實事,當電影最後,導演陳可辛將這個故事中的真實原型搬出來給觀眾看的時候,還有哪個人能不為之動容?

圖、田文軍(黃渤飾演)差一點就趕上被誘拐的兒子所搭的火車。

[影評]鳥人(Birdman)──不管有多鳥,你都是個人!

《鳥人》(Birdman)無疑地是2014年最受注目的電影,在金球獎獲得七項提名、兩座大獎,在奧斯卡獎中也榮獲九項提名,提名數為本年度之冠。從電影技術面看來,《鳥人》做了許多有趣的嘗試,這些嘗試對於大型電影獎例如奧斯卡而言相當討喜;從主題看來,本片討論的「自我認同」更是主流到不行。不管編劇與導演有心或者無意,《鳥人》都注定成為今年影展上的話題。

圖、男主角雷根在紐約街頭彷彿展開雙翼。這是預告片中最誤導觀眾的一幕。
設計精巧的超長鏡頭

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無疑地有盛大的野心。雖然這部電影採用的技術並不具太大實驗性,然而阿利安卓說故事的方式仍讓人相當驚喜──他幾乎不分鏡、幾乎全片一鏡到底,採取帶有高度流動性的長鏡頭處理完絕大多數劇情。當我們談到「長鏡頭」的時候,多數台灣觀眾可能最先想到的是蔡明亮與王家衛,一種偏向靜態的長鏡頭。例如當導演採用長鏡頭表現演員的情緒轉折時,只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剩下的就是讓演員發揮控制各種臉部肌肉的技巧以傳遞情感。這種靜態的、強調演員臉部表情的長鏡頭並不罕見,演員能發揮高水準演技的內心戲,幾乎都得靠長鏡頭才得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