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二代接班,讓航空資優生六年內倒閉

復興航空突然宣布解散公司,但老實說,我不意外。

復興航空過去曾經是台灣首屈一指的優秀航空公司,服務好,而且從沒出過問題。那麼這麼優秀的航空界資優生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出狀況的?從這張經濟日報的圖最下面的大事記,請先注意一個大事件,2010年11月的「訂購多架大型客機」。復興航空在當時作出一個重大的策略轉彎,就是要開始想飛一些主流國際航線。過去復興航空的主力是國內線,一直到2009年切入兩岸航線,發展策略都還算是穩扎穩打;然而,從國內線、兩岸線到國際航線,中間的差異實在是太大了。飛國內線、兩岸線,都不需要大型飛機,但是國際航線你非得用大型飛機才行。台灣飛國際線的兩大航空公司,就是華航跟長榮,復興航空那時候就是打算要跟這兩大公司競爭。

航空業,基本上就是個資本遊戲,你資本不大,基本上玩不起。為什麼呢?沒為什麼,就飛機很貴,而且貴到爆。從資本額看來,復興航空資本額約70億,長榮約380億,華航約540億;與復興航空同集團的國產實業資本額是140億,中興保全則是45億。

圖片來源:http://udn.com/news/story/10602/2123873


看到這裡你可能覺得,靠,復興航空搞屁啊!整個集團資本額這麼小也敢跟人家玩國際線?但在這裡請先冷靜一下。我必須說,我不認為「轉向國際線」這個策略是「錯」的。

策略沒有什麼對錯,你也可以告訴我你想轉型成火箭公司,我沒意見,我們要問的是:「你打算花多少時間、用什麼方式達成目標?」換言之,組織目標往往關乎信念,沒有對錯;但當你決定了目標之後,設定如何達到目標的過程,那就有合理不合理之分。我這樣舉例吧,一個從不運動的人想爬喜馬拉雅山絕對不是個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他不打算作任何訓練就上山,而且還打算活著回來。那麼,是誰打算讓復興航空爬上喜馬拉雅山,又沒作訓練?

答案就是,國產實業前老闆林孝信的兒子,2010年6月接班董座的林明昇;林明昇現在也同時是國產的董事長。

關於林明昇的負面評價跟謠言不少,但我建議對於這些文章,看看就好,不管林明昇本人是怎樣的人,我們都不該因人廢事。

林明昇一上任就大刀闊斧決定要讓復興航空組織轉型,在這裡沒什麼問題。但問題來了,復興航空一口氣訂了八台飛機,2架大型A330-300客機以及6架A321客機。A330-300一台價格大約2.5億美金,我們暫且不看一台才幾千萬美金的A321,光看這兩台A330-300就好,這兩台要價5億美金,相當於150億新台幣。

當然,復興航空拿不出這麼多現金,所以他只好得借錢來買飛機。但大家可以想像,這個150億的債加上利息,對於財務報表而言是很沉重的負擔。復興航空原本的如意算盤是:我借錢買了新飛機,新飛機會有很多乘客來搭,所以我就可以賺到好多錢,這些錢就可以用來償還債務,然後我就可以跟華航、長榮航並駕齊驅了,好棒棒!

但要是錢這麼好賺,華航跟長榮還需要苦哈哈這麼多年嗎?

航空業,特別是飛國際線,是非常辛苦的生意。國際線是大飛機,所以飛一趟就要用掉很多燃料,成本很高,所以必須要賣出比國內線更高比例的機票才能損平;其次,飛國際線熱門航線的航空公司不是只有台灣這幾家,還有許多國外的競爭對手,競爭激烈,也時常得面臨砍價的問題。而這些事情,都跟復興航空過去面對的經營環境不同。

復興航空過去的競爭力,來自於精準經營冷門航線,同時用良好的管理控制飛安。然而,林明昇上任之後半年就一口氣買這麼多飛機,飛機交貨就很快開始飛熱門國際航線,組織結構、人才、流程,全部都跟不上策略,再加上競爭環境一口氣變得險峻,這家公司的體質就迅速惡化了。

2011年,復興航空風光上市,EPS做得有夠漂亮,創歷年新高。這是當然,因為營收上來,債又還沒到期,EPS當然漂亮。放完煙火之後,EPS開始殞落。復興航空在這時候開始出售飛機再回租,以償還債務。上面短短這句話,你一定聽沒真正懂,讓我來告訴你裡面的玄機。

復興航空原本就可以跟租賃公司租飛機,在這個模式之下,租賃公司會花錢買下飛機,然後用出租的方式「借」給復興航空。在這個模式之下,復興航空等於是用成本的方式去認列這筆帳,反正每個月我就把錢還出去,不會有負債。這是一個相對保守但是更合理的模式,也就是我說的:爬上喜馬拉雅山之前的訓練。

你可能會說,復興航空後來也把飛機賣給租賃公司了啊,這樣不就沒事了?這當中就更有趣了。請想像一下,新車跟二手車的價錢是不是很大?是的,問題就出在這裡。租賃公司評估這台飛機值多少錢,跟評估復興航空每個月應該要付多少錢的時候,一定採取對自己最有利的條件;復興航空先有折舊問題,又有還債壓力,在談判桌上一定相對不利。因此,一開始就租賃,跟買飛機回來之後再賣掉回租,這當中一定有價差,但價差多少,沒人知道,這太難計算。

2014年1月,成立威航。才剛切入國際線之後的復興航空,又馬上切入廉航,這更是一口氣拉高管理難度,包含機組人員調度都變得更加緊迫。

2014年7月,澎湖空難,復興航空第一次掉飛機:緊接著2015年2月,基隆河空難,復興航空第二次掉飛機。

我必須說,一個正常有腦的董事會,在迅速擴張導致EPS不振、財務報表迅速惡化、買了飛機又賣掉回租之後,不可能不換掉決策者,但復興航空沒換。一個正常有腦的董事會,在掉飛機之後,不可能不換掉決策者,但復興航空沒換。一個正常有腦的董事會,在半年內連掉兩台飛機之後,不可能不換掉決策者,但復興航空沒換。

為什麼沒換,因為他是前老闆的兒子啊。

我對復興航空倒閉的評價,很簡單,就是一個二代接班造成的問題。策略有誤,可以放棄;管理出錯,可以檢討;危機發生,可以止血。但是復興航空在這過程中,完全沒有任何有力的防火牆阻擋火勢蔓延,只因為決策者是老闆的兒子。

真心建議大家可以多多觀察這類二代接班的故事。血淋淋的故事,也可能發生在你現在任職的公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影評]鳥人(Birdman)──不管有多鳥,你都是個人!

《鳥人》(Birdman)無疑地是2014年最受注目的電影,在金球獎獲得七項提名、兩座大獎,在奧斯卡獎中也榮獲九項提名,提名數為本年度之冠。從電影技術面看來,《鳥人》做了許多有趣的嘗試,這些嘗試對於大型電影獎例如奧斯卡而言相當討喜;從主題看來,本片討論的「自我認同」更是主流到不行。不管編劇與導演有心或者無意,《鳥人》都注定成為今年影展上的話題。

圖、男主角雷根在紐約街頭彷彿展開雙翼。這是預告片中最誤導觀眾的一幕。
設計精巧的超長鏡頭

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無疑地有盛大的野心。雖然這部電影採用的技術並不具太大實驗性,然而阿利安卓說故事的方式仍讓人相當驚喜──他幾乎不分鏡、幾乎全片一鏡到底,採取帶有高度流動性的長鏡頭處理完絕大多數劇情。當我們談到「長鏡頭」的時候,多數台灣觀眾可能最先想到的是蔡明亮與王家衛,一種偏向靜態的長鏡頭。例如當導演採用長鏡頭表現演員的情緒轉折時,只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剩下的就是讓演員發揮控制各種臉部肌肉的技巧以傳遞情感。這種靜態的、強調演員臉部表情的長鏡頭並不罕見,演員能發揮高水準演技的內心戲,幾乎都得靠長鏡頭才得以實現。

[影評]羅根(Logan)─不老不死的終結

《羅根》(Logan)於2017年初上映,是Marvel的《X戰警》(X-Men)系列中、《金鋼狼》(The Wolverine)三部曲的終章。本片上映後,在IMDb跟爛番茄網站上都拿到相當不錯的分數,甚至有影評將本片譽為「《X戰警》系列最佳作品」。

《羅根》的主題是「傳承」,雖然屬於《X戰警》系列,但其本質並非英雄電影,而是帶有強烈公路電影氣息的西部片。
「西部片」不容易定義,可以視作是時代片的一種特殊變形,時間地點設定是明確的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舊美國西部,風格大都為以槍戰為主的動作片。導演詹姆士曼高德(James Mangold)本身就很喜歡西部片,為了怕觀眾看不出這是一部西部片,還特別直接置入了1953年《原野奇俠》(Shane)的片段,並大量引用台詞。將超能力英雄的故事拍成西部片是一步險棋,但《羅根》做了相當好的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