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連德國公債都開始「現買現賠」

德國發行以負利率計算的10年期國債,成為瑞士、日本之後的第三個國家;值得注意的是,德國也是歐元區第一個發行負利率國債的國家。你可能會想,現在不是大家都喊負利率嗎?德國發負利率公債是有什麼了不起?然而,央行調低基準利率,往往不會直接讓銀行存放款利率變成負值,是一種「虛」的負利率;這種直接發行負利率國家公債的手段,是一種「實」的負利率。

負利率的國家公債表示什麼呢?簡單地說,就是投資人在購買這個公債的當下,就確定虧損。以這次德國發行的公債為例,該公債為10年期利率為-0.05%,假設你花了1萬元購買該公債,10年後只能拿回9995元。過去我們相信時間有其「價值」,這個價值也就是通貨膨脹率;當我預設所有貨品都會越來越貴時,當然會期待我借出去的錢會替我賺到利息。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時間的價值,是傳統經濟學的假設。我們相信全球人口會持續成長,這個成長會帶動物質需求;同時,世界上的資源有限,所以東西會變得越來越貴。這個邏輯正好跟心理學上的遞延滿足研究相契合:你如果願意把錢存起來,不立刻拿來買你想買的東西,未來你就可以拿回更多錢、買到更多你想買的東西。如今,全球央行帶頭告訴你:「現在就花錢、現在就享受吧!」甚至透過讓你現買現賠的國家公債告訴你:「還是不想花錢嗎?你的現金可是會貶值喔?」

這樣的做法,無非飲鴆止渴。儲蓄的意義並不是把多餘的現金藏起來,而是保存資源,以應付各種可能的風險以及沒有收入之後的退休生活──換言之,儲蓄就是安全感。負利率大規模挑戰了人類的安全感,我認為只會迫使有錢人不斷尋找資金的去處、讓熱錢亂跑,卻不會對一般人的消費行為產生太大影響。這也就是這幾年來負利率政策的結果:資產泡沫化,但消費依然不見起色,經濟體質越趨惡化。

這次的重點還不是德國推出實質負利率政策、或者發行規模超過40億歐元,而是時間點。

德國這一手,出在英國脫歐公投之後。這顯示了英國退出歐元區的後續效應恐怕會持續發酵,各種不確定性、各種風險都可能接連發生。向來是歐元區最強經濟體的德國政府,現在恐怕也已經沒計可施,因此只好擴大貨幣寬鬆政策,應付更嚴峻地政府支出,並加強刺激經濟成長。

更長期深遠的影響,恐怕還會擴及全球。

全球負利率國家公債的總金額目前已經超過10兆美元,如果持續增加,將會使人壽保險以及養老金基金這類保本型金融商品找不到適當的投資標的,恐怕會造成虧損、甚至引發倒閉。人壽型保險是許多人預計老年養老金的來源,如果產生倒閉,影響程度難以估算。

簡單說來,你以為你不買瑞士公債、日本公債或者德國公債就沒事情了嗎?你的退休金、你的壽險保單,可能都持有這些負利率公債──而且,這些負利率公債的金額還很有可能持續增加。你內心有個聲音要你「相信」,你不需要做什麼就能安穩度過老年,但這個信仰未來恐怕一刺即破。什麼都不做,已經可能是最大的自殺方式。

醒醒吧,該好好整理你手上的資產了──如果連德國都開始發行負利率公債。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影評]鳥人(Birdman)──不管有多鳥,你都是個人!

《鳥人》(Birdman)無疑地是2014年最受注目的電影,在金球獎獲得七項提名、兩座大獎,在奧斯卡獎中也榮獲九項提名,提名數為本年度之冠。從電影技術面看來,《鳥人》做了許多有趣的嘗試,這些嘗試對於大型電影獎例如奧斯卡而言相當討喜;從主題看來,本片討論的「自我認同」更是主流到不行。不管編劇與導演有心或者無意,《鳥人》都注定成為今年影展上的話題。

圖、男主角雷根在紐約街頭彷彿展開雙翼。這是預告片中最誤導觀眾的一幕。
設計精巧的超長鏡頭

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無疑地有盛大的野心。雖然這部電影採用的技術並不具太大實驗性,然而阿利安卓說故事的方式仍讓人相當驚喜──他幾乎不分鏡、幾乎全片一鏡到底,採取帶有高度流動性的長鏡頭處理完絕大多數劇情。當我們談到「長鏡頭」的時候,多數台灣觀眾可能最先想到的是蔡明亮與王家衛,一種偏向靜態的長鏡頭。例如當導演採用長鏡頭表現演員的情緒轉折時,只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剩下的就是讓演員發揮控制各種臉部肌肉的技巧以傳遞情感。這種靜態的、強調演員臉部表情的長鏡頭並不罕見,演員能發揮高水準演技的內心戲,幾乎都得靠長鏡頭才得以實現。

[影評]羅根(Logan)─不老不死的終結

《羅根》(Logan)於2017年初上映,是Marvel的《X戰警》(X-Men)系列中、《金鋼狼》(The Wolverine)三部曲的終章。本片上映後,在IMDb跟爛番茄網站上都拿到相當不錯的分數,甚至有影評將本片譽為「《X戰警》系列最佳作品」。

《羅根》的主題是「傳承」,雖然屬於《X戰警》系列,但其本質並非英雄電影,而是帶有強烈公路電影氣息的西部片。
「西部片」不容易定義,可以視作是時代片的一種特殊變形,時間地點設定是明確的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舊美國西部,風格大都為以槍戰為主的動作片。導演詹姆士曼高德(James Mangold)本身就很喜歡西部片,為了怕觀眾看不出這是一部西部片,還特別直接置入了1953年《原野奇俠》(Shane)的片段,並大量引用台詞。將超能力英雄的故事拍成西部片是一步險棋,但《羅根》做了相當好的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