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管理觀點:聯合航空不是超賣,為了省錢反而虧更大

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日前爆發嚴重公關(Public Relations)事件。聯合航空一台從芝加哥飛往路易斯維易的班機上,因為座位不足,強制要求部分乘客下飛機,其中一名乘客堅決抵抗,遭到機場警衛強制拖離,因而受傷。機艙內乘客紛紛將事件拍攝下來,這些影片在社群網站中迅速傳播。

從管理的角度來看,這個事件有一個很大的觀察重點:為什麼聯合航空堅持讓那四位機組乘員上飛機?甚至還強迫已經上機的乘客下飛機?正常的超賣,一定會在乘客上飛機之前就先開價讓乘客主動願意放棄登機,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人都上了飛機還被趕下來的事情。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後來才找到原因。

因為,這根本不是一個超賣事件。




事情是這樣子:聯合航空下一班目的地的同樣是路易斯維易的飛機因故取消,這個機組有四個人。這四個人雖然不飛這班機了,但是他們必須要在隔天到路易斯維易,才能飛他們排好班表的班機。然而,由於原定班次取消,再下一個班次的飛機就是隔天根本來不及把這四位機組乘員送回去,這時候,聯合航空才把主意打到上一個班次的飛機上。

對於UA而言,假設這四個人回不了目的地,那麼那班飛機飛不了的損失太大了,所以不論如何都要搞出四個位置才行。這就是為什麼飛機都坐滿人了,還要把人趕下飛機的主因。

那麼,為什麼聯合航空不直接安排另一組機組成員飛隔天的飛機就好呢?理論上一定會有調度機制?

美國國內航空的調度問題其實很複雜,因為小機場太多、又很常臨時停飛,不太可能「剛好」在每個地方都有機組成員能夠順利調度。先不要看這個事件,如果你是管理者,在這種超多不確定性的情況下,你會怎處理?當然是優先想辦法讓原本預定的機組成員能飛過去,這才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我覺得UA的管理邏輯跟管理情境其實是合乎理性的,在正常的SOP下,只要乘客沒上飛機,大概用一般超賣程序都可以處理得來。但問題就是,這不是一個普通超賣事件,用超賣的處理流程根本無法應付,一不注意就會產生巨大風險。搞到非讓這群機組乘員過去、甚至是乘客上飛機了才要拉人,一定是因為下一班飛機確認停飛的時間點太緊迫,加上目的地路易斯維易的班次沒多到這麼多,所以才只能要求已經上飛機的乘客下來。這次他們遇到堅持不肯下飛機的陶醫生,某種程度上是他們倒楣,但如果往管理流程來看,後面有很明顯的鬆散環節。

換言之,我認為問題根本是聯合航空錢開太低。800美金不夠,你不如開到1800美金,加高誘因到有人自動願意下飛機。

在一般超賣的情況下,管理者考慮的是不足額的閒置損失跟超賣的邊際成本的關係,去決定賠償多少錢;但在這個情況下,管理者考慮的應該是下一班飛機無法飛的損失跟讓四個人下飛機的成本。我完全不覺得UA開到800美金是多了不起的事情,相對於確定可以賺錢的班次無法起飛、調度班次的管理成本、有機組乘員必須加班的費用等等可能性,開個5倍價錢可能都算便宜。

更何況,這次聯合航空好死不死挑到亞裔,還把人打到流血;更倒楣的是,而這個流血的人剛好是個醫生、一定要飛回去的理由是病患在等他。聯合航空不只是可能會吃上傷害罪的官司,而且還一次踩到各種政治不正確的地雷,之後要花費的公關費用、廣告費用很可能超過數百萬美金,對品牌的傷害無法計算。

這是一個從流程管理的失當,延燒成全球品牌危機的事件。祝聯航好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台灣人一直覺得「我們還有優勢」正是自我阻礙的最大因素

日前李開復直指「台灣已經沒有機會做AI創業」,引來非常大的討論;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很快回應「台灣在AI領域絕對有機會」。

讓我們先回到李開復的原意來看。李開復認為:「台灣錯失了軟體、互聯網、搜尋引擎、社交網路四波重大變革,台灣的銀行思想非常古老,法律非常落後!沒有技術、資金、應用情境、實驗場域,以及能識別並幫助創業的VC(創投),更沒有大數據及市場可推動AI發展!」李開復在後續訪談中強調,台積電跟鴻海一樣有機會在AI應用的硬體領域取得一席之地,但AI創業不可能了,而被AI取代的大量人力將轉向服務業。

關鍵是,AI創業。李開復非常清楚,一個國家想搞AI創業需要的不只是技術,還必須還能兼具法律面、資金面、市場面等「企業本身以外」的條件。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



[影評]羅根(Logan)─不老不死的終結

《羅根》(Logan)於2017年初上映,是Marvel的《X戰警》(X-Men)系列中、《金鋼狼》(The Wolverine)三部曲的終章。本片上映後,在IMDb跟爛番茄網站上都拿到相當不錯的分數,甚至有影評將本片譽為「《X戰警》系列最佳作品」。

《羅根》的主題是「傳承」,雖然屬於《X戰警》系列,但其本質並非英雄電影,而是帶有強烈公路電影氣息的西部片。
「西部片」不容易定義,可以視作是時代片的一種特殊變形,時間地點設定是明確的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舊美國西部,風格大都為以槍戰為主的動作片。導演詹姆士曼高德(James Mangold)本身就很喜歡西部片,為了怕觀眾看不出這是一部西部片,還特別直接置入了1953年《原野奇俠》(Shane)的片段,並大量引用台詞。將超能力英雄的故事拍成西部片是一步險棋,但《羅根》做了相當好的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