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香港佔中,為何多數台灣人漠不關心?

香港佔中事件引發大規模衝突,相對於台灣年初的太陽花運動完全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國外媒體都以大篇幅報導中國這次的強制趨離行動,並以「天安門事件」做為對比時,最應該重視香港與中國關係變化的台灣,卻似乎並未投以相對應的關注。以平面媒體而言,事件爆發隔日的9月29日,除了中國時報以外的三大報皆以頭條報導;電視媒體則普遍淡化處理,同時引來張大春在個人臉書的劇烈抨擊;從各家網路媒體平台看來,相關新聞的點閱率相當低迷,到了下午幾乎掉出熱門新聞榜。不論媒體是否透過版面排序影響了讀者的閱讀偏好,只要沒有完全封鎖訊息,面對如此重大的資訊時,台灣讀者應當非常積極地主動搜尋,而非等待媒體餵養資訊。

我們要問,台灣怎麼了?太陽花運動時,台灣是多麼渴望國際注目,而當時香港給了台灣多少關注多少聲援;事隔數月,台灣人對於香港佔中的衝突卻又顯得如此事不關己。我們應當理解,為什麼香港佔中事件對台灣人如此重要?除了台灣與香港的地理位置接近以及兩者與中國的歷史糾葛同樣複雜以外,更重要的是,近十年來中國對台灣與香港的策略具有某種相同的邏輯。換言之,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許多台灣人認為台灣是個國家但香港不是,因此香港遭受中國鎮壓,並不表示台灣也會遭受相同對待。這一方面來自於某種政治上的優越感,另一方面也來自於對中國對港台政策的不理解。

香港回歸中國時,鄧小平給出了五十年不干涉其政治體制的承諾,該承諾歷經數任中國領導人都還勉強守信,但鷹派的習近平上任之後卻逐漸強化對香港的政治管控。香港對於逐漸施力的中國政府漸趨不信任,民怨便爆發於中國干涉特首普選的此刻。習近平名為掃貪實為政治鬥爭的做法,不僅使中南海的權力更加集中於鷹派手上,同時也明確地點出其國家政策就是更扎實的中央集權──現在的中國不允許香港一國兩制,那麼台灣當然可以質疑中國過去跟台灣談的「一國兩制」平衡點可能隨之崩解。

我們正在見證歷史。六四天安門事件已經二十五年了,這段時間裡,中國從貧窮到富裕、從共產到資本、從鷹派到鴿派再從鴿派到鷹派,中國處理大規模學生運動的手法也從過去的槍砲坦克到現在的辣椒水催淚彈。中國變了嗎?某種程度上,中國確實變聰明了一些。習近平知道,他現在要是來個武力鎮壓,即使他能成功將香港變成中國的一部分,那也僅只是物質性地收回了香港,香港人將永遠痛恨中國。一開槍,中國就徹底輸了。我們看見的是,香港佔中逼得習近平進退維谷──要是無法果斷處理這事情,分離主義將興起;但要是用武力處理這事情,分離主義更將興起。

香港佔中對台灣而言是個絕佳的契機也是轉機。假設中國分離主義大規模興起,中國政府面對的壓力就非同小可,此時即使要用武力鎮壓恐怕都難以收效;就算我們不想得這麼大、這麼遠,此次事件正是拉近台灣與香港關係的絕妙機會。未來兩地若能互為聲援,對於向來缺乏國際夥伴的台灣而言將十分受用。

台灣民眾普遍認為「外國的事情與我無關」,這種心態不僅是短視,同時更是自私。台灣充滿一種嚴重的、集體的、自我中心的傲慢。我們期待外國人看見自己,只要國外有什麼媒體報導關於台灣的新聞,立刻就會顯現出一種「台灣果然非常國際化」的欣喜若狂;相反的,人民對於國際事務卻普遍冷感,雖然不受網路管制卻不主動利用網路吸收重大國外資訊,就連被動接收台灣媒體提供的國外新聞都興趣缺缺。美國與伊斯蘭國(ISIS,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的軍事衝突與台灣無關、俄羅斯對中國交易將改以人民幣交易與台灣無關、西班牙要求憲法法院禁止加泰羅尼亞進行獨立公投與台灣無關,那麼,台灣的政治困境與經濟僵局又與世界其他國家有何關係?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認同或者不認同香港佔中,但前提是:我們必須要理解香港佔中這個事件的意義。眼看著香港佔中越發擴散,CNN、BBC等重量級媒體紛紛以頭條與專題報導,但台灣不僅嚴重缺少深度報導與評論,仍只有大學生與知識份子關注這議題,終究太過少數。台灣人,是該看看世界長什麼樣子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影評]聽說桐島退社了──青春與活死屍

《聽說桐島退社了》拿下2012年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以及最佳剪輯等三項大獎,可以說是該年度的最大贏家。日本向來擅長處理青春校園題材,這兩年來《告白》與《惡之教典》更是創造出一種更為黑暗而寫實的青春電影──誰說青春只有酸甜戀愛或者熱血運動。《聽說桐島退社了》就是延續了這個概念的一部電影。

圖、友弘、宏樹、龍汰(從左到右)。其實我蠻喜歡友弘這個角色,可惜他的個性實在是太平凡、太沒有存在感。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