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一向挺官的郭台銘,為何槓上柯文哲?

鴻海總裁郭台銘與台北市長柯文哲這兩位性格同樣強硬,但價值信念大不相同的自走砲終於不意外地槓上了。

事情的開端是,柯文哲近來針對前任台北市市長郝龍斌任內的大型開發案與建案進行徹查,這颱風尾自然掃到了鴻海集團所承接的「台北秋葉原案」。柯文哲真的查出什麼弊端了嗎?其實倒也還不至於,只不過是他「覺得」怎麼案子都是某幾家財團拿走,其中必然有詐。這邏輯乍聽之下是有點道理,但難道其他可能性就更合理了嗎?例如重大標案標給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或新創公司,這更合理嗎?或者,同一類型的重大標案總在一到三家企業之間流轉,這更合理嗎?顯然並不是如此。

我們該先質疑的或許是:柯文哲到底想談的是一種「通則」,還是特定「個案」?如果柯文哲想談的是一種通則,那就應該要求立法,不得讓某些企業連續取得同一標案,例如TVBS的轉播權;如果柯文哲想談的只是個案,那麼最低底線應該是「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我認為柯文哲從上任之後許多次帶有強烈批判性的發言,似乎都直指前市長郝龍斌所帶領的團隊有「結構性的問題」,包含行政流程不清楚、組織文化過度鬆散、甚至是大規模式的官商勾結,這是不是通則我們都不知道,但我們都在沒有明確證據的情況下就太快接受了柯文哲的想法。

然而,但我們更該理解的是向來親政府的郭台銘的反應。郭台銘是位非常親近政府的企業主。不論黑道出身或者白道出身、中國政府或者台灣政府,郭台銘總把所有政府官員打點得很好,因為他深深理解「民不與官爭」這個道理。事實上,郭台銘雖然偶爾也會抱怨政府管太多,但基本上這個人心中永遠有個大政府,凡事皆以「一個強而有力的政府」為前提──單看這點,郭台銘恐怕跟柯文哲很像。面對這次事件,網路上幾乎一面倒地支持柯文哲,認為郭台銘不該「要求」台北市政府提出證據,甚至連「以商逼政」的論點都跑出來了。我很同意翟本喬的看法,「郭台銘那篇廣告如果把48小時那句話拿掉,其實是一篇 『光明磊落,支持政府公開透明』的贊助文」,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重點是,這篇廣告不僅言之成理,我們更可以看出郭台銘的情緒。郭台銘火大了,而且還火大到要跟政府明著對嗆,這件事情本身很不尋常。

這是一個關乎企業信譽的問題。暫且不論鴻海在經營官商關係這件事情上向來不吝於使力,鴻海本身的企業實力與企業規模絕對有資格拿下政府標案,要說鴻海得標不合理,真的需要很充分的證據才能下這個結論。我無法在此刻說鴻海一定清白或者必然貪腐,我只能說:我們需要更多證據。柯文哲現在身為台北市政府首長,好歹得告訴我們形成這結論的理由吧?許多人認為郭台銘為什麼不是選擇打電話到台北市政府抗議、沒對柯文哲提告,而是選擇大幅度登報反擊,正是因為這是個「企業信譽」的問題,這是得立刻處理的危機。我們可以說郭台銘的發言過度激烈反倒引來社會負面觀感是件「白目」的事情,但不能說郭台銘這麼做不對。郭台銘把商譽寫在聲明中,但我認為這是一個表層的原因。

更本質的原因是,這是一個信任問題。郭台銘想要進一步提醒社會的是:政府與企業之間必須要有基礎信任關係,柯文哲不依法論法、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的態度,已經破壞了這層關係。郭台銘甚至願意自負虧損,堅持在台北市政府提出證據、給個說法之前,鴻海都要停止動工。當然,我們不能否認,假設在一個官商勾結極其嚴重的情況下,許多標案即使「檯面上」合法,背後都很可能藏著貪腐;換言之,即使鴻海以及各大財團在法律上沒有瑕疵,也不見得真的沒有問題。但法治的基礎概念就是如此,沒有證據,就不能妄下定論。

柯文哲隨即於當天下午反擊,絲毫不向郭台銘妥協。雖然柯文哲有相當明確的邏輯缺失,也就是:如果柯文哲當初拿了郭台銘的錢,今天是否就不需要公事公辦?但真正的問題顯然不在於此。鴻海的回應雖然稍嫌強勢但還算是合理的危機處理,柯文哲完全不留情面又混雜太多情緒的發言才是真正的隱憂。柯文哲上任沒多久就到處引發戰火,內部、外部風波不斷,延長戰線到一種神乎其技的地步。是的,柯文哲得民心,即使是爆彈發言都得民心。如果他是立法委員那倒沒有問題,然而柯文哲身為地方首長,其內部夥伴是市府公務員、外部夥伴是中央政府以及企業,他倚恃著民意卻無視與合作夥伴的信任以及規則,長期而言,恐怕難以成事。

我個人十分認同柯文哲上任之後想迅速改變北市府陳舊的政治文化,因此大鳴大放地宣示其決心與目標,這確實有效。但柯文哲如果真的想「成事」,而不是雷聲大雨點小地光說不做,最好還是把目標確定在一、兩個具有代表性的大型個案上,一口氣取下戰果。柯文哲應該針對各種沉痾各個擊破,而不是讓戰線延長到自己與團隊都分身乏術,最後被逐一反制。

我們是個用法律用制度管理的國家,而非用情緒用臆測;唯有制度,才是民主的基石。我的一位朋友在FB上如此評論這件事情:「如果今天一口氣講了這麼多,但最後都發現沒人被法辦,到時候就會跟阿扁總統當初也對拉法葉艦案宣示『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而最後也不知道辦到哪裡去了。」歷史終會給出經緯、給出定位,我們期待柯文哲能風行草偃,而非只是風聲鶴唳。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

[影評]雲端情人(Her)──我們都寂寞

《雲端情人》(Her)是第八十六屆奧斯卡獎最多提名獎中相當獨特的存在,不同於主流商業片,非常具有獨立製片的色彩。本片為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自編自導的作品,個人風格極強;這類電影通常容易流於自溺,但史派克瓊斯卻成功地使這部電影超脫於一般小品。

圖、西奧多啟動了O.S.One,也開啟一趟特別的生命之旅。
精神與愛情、肉體與慾望、死亡與永生

所謂的好故事,就是讓讀者摸不到劇情接下來會怎樣發展,但當底牌掀開了之後卻又一切合乎邏輯與鋪陳。《雲端情人》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絕對名符其實。人與電腦相戀的情節設定並不讓人陌生,特別是許多日本動漫都有類似的情節;但《雲端情人》每一幕的鋪陳都讓觀眾感到新鮮。

《雲端情人》的第一幕開始於寂寞。單身已久的男主角西奧多(Theodore)是一位專職替人撰寫信件的上班族,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西奧多擁有非常特別的能力,只要看著寄信人與收信人的照片,透過細膩的表情與動作就能理解對方的情感,替寄信者寫出文情並茂的信件。西奧多傳遞他人的情感,卻壓抑自己的情感。西奧多寂寞,靠著隨機搜尋的電話性愛宣洩慾望,卻遇不到讓他有感覺的女聲,一段失敗的激情電愛瞬間變成黑色喜劇。寂寞的西奧多因著廣告購買了超智能的擬人作業系統O.S. One。西奧多專屬的O.S. One替自己取名為珊曼莎(Samantha),不僅聰明、充滿好奇心,而且還擁有人性。一場人與程式的愛情故事就此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