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憤怒鳥(Angry Bird)無法成為瑪莉歐(Mario)卻可能成為海綿寶寶(Sponge Bob)

芬蘭的Rovio公司一手創造出2010年與2011年全球大紅的憤怒鳥(Angry Bird)之後,其創業故事一夕之間成為所有雜誌的最愛。從遊戲推出時程來看,Angry Birds、Angry Birds Seasons、Angry Birds Rio、Angry Birds Space、Angry Birds Star Wars等不同版本彼此相隔時間大約半年,每個版本的遊戲本身兩、三個月都會新增關卡;最新遊戲Star Wars版本於去年11月推出,至今半年也差不多該出新版本,卻僅只在本月推出Seasons的更新。根據Rovio的計畫,本季也將推出憤怒鳥的動畫。

然而,畢竟憤怒鳥的熱潮已過,沒有太多人注意到有什麼更新。現在引領風潮的手機遊戲已經是Candy Crush Saga──然而,根據我自己玩到第350關的感想是,這遊戲的生命週期也差不多到極限了。憤怒鳥也好,Candy Crush Saga也罷,這類針對智慧型手機使用者的零碎時間所推出的輕度遊戲,最後也只會是輕輕掠過世界,船過水無痕。憤怒鳥與Candy Crush Saga的絕大不同處在於:憤怒鳥有「角色」。因此,Rovio兩年前思考的策略方向是正確的,他們要把憤怒鳥變成行動裝置遊戲中的瑪莉歐,塑造出新時代遊戲界的超級巨星。

然而,不論策略再怎麼正確,時代的潮流畢竟不站在Ravio這邊。

在此,我們不妨先思考這個問題:「遊戲的競爭者是誰?」二十世紀遊戲機的時代,遊戲的主要訴求對象是兒童與青少年,遊戲的競爭者是其他的玩具。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電腦與遊戲機彼此爭輝,網路遊戲多人連線的形式,將訴求對象的年齡層再拉高到大學生,遊戲的競爭者除其他玩具之外,又多了運動、KTV甚至戀愛。二十一世紀行動裝置的時代,把二十世紀手持遊戲機的概念結合到手機與平板電腦上,於是快速成長的智慧型手機使用者也都成為玩家,再沒有人不是玩家,而行動裝置遊戲的競爭者也變成電子書、漫畫、音樂、電影與各式影集。遊戲拓展至此,玩家可以分成重度玩家與輕度玩家,遊戲機與電腦遊戲訴求重度玩家、網頁遊戲與行動裝置遊戲訴求輕度玩家,各自進入超級戰國時代。然而,在這麼複雜的情況下,我們該如何定義遊戲的競爭者?從本質看來,遊戲是一種娛樂,只要是能提供人類娛樂效果的發明都可以是遊戲的競爭者。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遊戲業的市場到底有多大?我們該怎樣評估遊戲業還有多少成長空間?

圖、發行在XBox上的憤怒鳥遊戲。但為什麼我們要用XBox的超高畫質與運算能力玩憤怒鳥呢?


如果從使用者的觀點看來,除非玩家人數增加或者每人玩遊戲的時間增加,否則這塊市場不再有成長性。也就是說,遊戲真正競逐的目標並不是錢,而是時間;唯有玩遊戲的時間增加,否則遊戲市場成長空間不大。這是一種「總需求量」的概念。

然而,市場的大小不只是決定於「需求」,供給影響價格,價格與量的乘數才真正決定了產值。從產值的角度看來,全世界的人類願意付出多少錢在娛樂產業上,娛樂產業的市場就有多大;遊戲不過是娛樂業的一部分,因此從正面角度看來,娛樂產業有多大,遊戲業的可能性就有多大。多數人相信,只要全世界實質經濟不斷成長,這塊市場就沒有萎縮的可能性

即使我們站在歷史必然成長的史觀來觀照世界,多數產業的確還有成長空間,但並不是每個產業都是好產業,也不是每個產業都能有巨大獲利,這跟產業走到什麼階段有很大的關係。二十世紀,遊戲業發展初期並沒有太多競爭者,全世界還有很多需求沒有滿足,因此只要是做得不錯的遊戲都可以快速成名。製作遊戲的基本技術迅速提升,畫素不斷增加、長度不斷擴展、遊戲性不斷提升,各種遊戲類別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到現在遊戲市場已經趨向飽和。這一切,不過三、四十年的時間。Rovio不是不對、憤怒鳥不是不好,而是過度競爭的遊戲世界,要產生跨時代跨國家的超級巨星,實在異常困難。我們可以看到初音未來在日本大紅甚至跨界發唱片,仙劍奇俠傳在台灣與中國大紅甚至拍電視劇,但舊經典永遠不死、新遊戲競爭又激烈,後浪該怎麼推翻前浪

更細膩地說來,這跟遊戲體驗有關過去玩遊戲是一種神聖的儀式。首先父母得同意把電視讓給孩子並規定遊戲時間,接著將好不容易才存錢買到的遊戲卡匣插在遊戲機上,不論畫素多低、midi音樂多粗劣,遊戲終究給予我們夢想與期待,讓我們相信每一段遊戲的時間都寶貴而歡娛。玩遊戲該是一種氣氛,然而行動裝置時代卻讓遊戲蛻去了夢的羽衣。我們用自己的手機玩遊戲,再不會打擾誰;下載遊戲極其快速,要不是免費再不也比過去實體遊戲價格低廉;我們隨時可玩隨地可玩,甚至,我們隨時隨地可以選擇刪除不玩。行動裝置遊戲開發了「零碎時間」這塊新市場讓玩遊戲變得簡單,但卻也大幅降低遊戲的必要性;遊戲不再神聖變得平易近人,卻也因此失去了「價值」。容易到手的東西必然不受重視。遊戲過程中的儀式性行為形塑出瑪莉歐(Mario)與音速小子(Sonic)的明星光環,即使是沒有玩過這些遊戲的人,都知道他們是遊戲界的巨星。這些角色早就已經不只是遊戲人物,更是重要的集體記憶(collective memory)

遺憾的是,缺少神聖儀式的行動裝置遊戲難以創造出明星,遊戲機與電腦遊戲也難以創造明星。過去遊戲是要在客廳才能玩,因此只要有一個孩子在玩某一款遊戲,全家都會認識這個人物。然而,當遊戲已經變成私密娛樂時,這些保留了儀式行為的少數重度玩家之間雖然仍有共同的遊戲明星,卻無法拓展到普羅大眾

我認為Rovio即將推出憤怒鳥動畫是個好策略。電視是一個全家共享的平台,透過動畫賦予遊戲角色個性更有助於讓觀眾熟悉這些角色。 我不知道憤怒鳥動畫打算走什麼路線、或在怎樣的頻道推出,搞不好會像天線寶寶那樣走幼兒學習路線(剛好也都有很多顏色),或者像喜羊羊與灰太狼那樣描寫鳥與豬的歡樂戰爭,但也可能維持Rovio一貫想堅持特立獨行的路線,把憤怒鳥塑造成像海綿寶寶那樣的黑色喜劇。憤怒鳥遊戲終究會讓手機玩家生厭,不管玩法再怎麼改變,都無法挽回頹勢──不過,如果憤怒鳥無法成為遊戲巨星卻能成為動畫巨星,那對Rovio而言,至少還能是個得以長期經營的品牌。Zynga的開心農場殷鑑不遠,現在就看Rovio如何出招。

延伸閱讀
爆紅遊戲公司,絕對不要長期投資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2017施羅德全球投資論壇紀實

充滿政治紛擾的2017年即將過去,2018年,會是怎樣的一年呢?

我上周到英國倫敦參加施羅德(Schroders)總部的全球年度投資論壇,聽了許多專業研究員與經濟學者的看法。這是一場長達兩天,總共超過15個國家(以歐洲為主)、150位記者參加的大型活動,講述內容非常精彩,包含總體經濟、股票、債券、不動產、匯率等內容。第一次來倫敦就是參加這樣的活動,實在是相當有趣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