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你為什麼不該當公務員

台灣所有人(除了公務員以外)都知道公務員(即事務官)體系出了問題,但是在台面上大談公務員議題的人沒有幾個抓到真正的關鍵。台灣公務員制度最大且最核心的問題就是:沒有明確的淘汰機制。任何組織都一樣,只要一段時間沒有適當流動就會有某些人開始腐化,而部份腐化就會很快造成整體腐壞。在組織行為學研究中,有相當多研究都指出一個現象:組織中的惡劣員工(例如因循苟且、搞小團體、玩政治手段)造成的破壞力可能遠超過一個天才型員工帶來的增益;也就是說,除去組織中的不良分子比找到擁有異常能力的天才更為重要。有趣的是,天才很少爛人很多,實務上除去這些毒瘤卻遠比找出天才來得困難

台灣的公務員雖然不至於全部都是糟糕的爛人,但的確充滿一種被動苟且的氛圍──反正只要不明確違法,所有工作都做到剛好及格就好,反正這是一份終身雇用制的鐵飯碗。「及格就好」對於組織而言是最為可怕的心態,而終身任用的鐵飯碗只有以下幾種少數情況下得以避免員工產生這種「及格就好」的心態1.員工必須與組織共存亡,而組織遭遇到極大威脅有毀滅的可能。日本企業的終身僱用制曾經為世人津津樂道,然而在創造出一段黃金榮景之後,安逸的日子也終究使這些企業走向腐化衰老。2.員工具有非常強烈的內在動機,完全不受任何制度影響。小組織有可能達成這種氣氛,但組織一旦開始成長之後,總會有些壞員工混水摸魚進入公司,如果沒有適當制度強化員工動機,好員工非常難不受干擾。但國家公務員體系不可能是小型組織,同時絕大多數人都相信國家不會倒掉(所以國家公債的利率才如此低),因此公務員體系採用終身雇用制,幾乎不可能會是一個能長久維持高績效的策略。

台灣最初採取終身僱用制、18%優存,本質上是把「高度優惠」與「穩定」當作激勵手段,藉此吸引優秀人才。在那個動員戡亂都還沒終止又正值經濟成長期的時代,相對於其他更多具有爆發力的職業,這種高度優惠的還是具有吸引力,因此當時吸收到的公務員水準確實不差。然而,隨著國家經濟成長越趨緩慢,理論上高水平又穩定的公務員待遇應該會吸收到更多優秀人才,但是為什麼台灣公務員的相對素質卻沒有提升反而下降?我認為主要原因有二。1.對於已經在組織內的人而言,任何長期穩定的福利最後都會被視作理所當然,因此就不俱備激勵效果。例如過去科技業獲利豐碩每年給員工很高的年終獎金,因此年終獎金就被當作是整體薪資的一部分,不會被視作是額外的獎勵。2.現代國家的經濟發展基本上都是從貧富差距低(均貧)轉變成貧富差距高,公務員穩定的薪資結構,反而變成一種待遇上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過去公務員的待遇在社會上相對而言仍算不錯,但現在可能連同年齡層中的前10%或者前20%都排不上,這份工作唯一的優勢只剩下「穩定」。

對於真正具有實力與強烈工作動機的人才而言,這樣的制度根本完全沒有吸引力。「終身雇用」不過意味著身邊的爛同事(甚至濫主管)會持續澆熄自己的熱情,「薪資穩定」也只是代表自己不管再怎樣努力最後也只能拿到一份不怎樣的薪水。我們期待成為公務員的人才,隨便到外面的企業工作都可以更豐沛的薪資,發展空間大,加薪幅度也大──那麼這些人有什麼理由要成為公務員?相反的,這套制度則會吸引到認為「及格就好」的庸才,甚至會吸引一群愛搞辦公室政治的角色。原本一套看似可行的公務員制度,長期終究無法抵抗時代的改變,最後顯得左支右絀、漏洞百出,形成一套驅離人才、吸引庸才的反淘汰機制。雖說目前公務員考試越來越競爭,但至少我身邊真正優秀的人,鮮少願意投身擔任公務員。錄取率低就表示最後選出的人優秀嗎?如果真正優秀的人根本從來不把「參與公務員考試」當作選項,即使錄取率再低,都不可能選出我們殷殷期盼的人才。

從管理的角度來看,淘汰對於維持組織效能而言是絕對必要的手段。以現在目前台灣公務員之士氣低落、效率不彰,我認為目前行政院提出的什麼「三次考績為丙就退場」根本是自欺欺人。待過政府體系的人都知道,公務員目前的評等機制根本就只是形式,即使強迫要有一定比例的人拿乙或者丙,大概也都是互相輪流,不會讓人連續拿到非甲等的評價。除非是有人則罪主管才會遭到連續吃丙的下場,但這種人治大於法治的氛圍,早就踐踏了考核制度的精神。現在政府如果要在短時間內力圖強化,就要拿出大破大立的手段應對──雖然我個人並不喜歡組織老是採用破壞力道強大的管理模式,但現在台灣公務員體系已經是個需要組織重組的腐敗之處

Jack Welch那套只問績效不問人情,每年固定砍10%的做法,非常適用於現在的台灣公務員體系,只要連續刷個四年,一定可以把一堆爛公務員剔除乾淨。然而,這樣的手段會不會促使爛主管包庇自己人,反而淘汰掉好人呢?這非常簡單,只要每一層主管也必須接受考核,固定剔除掉績效不彰的20%就行。是不是必然為10%或者20%這個比例可以商榷,但主管一定要高於基層,這樣才能有效嚇阻主管包庇沒有能力的弱者;淘汰掉的主管不一定直接從組織中剔除,也可以降級處分。另外,如果任何被淘汰者有異議  可以在有明確證據的情況下要求上訴;審查後假設查實為主管包庇,該主管直接淘汰或者降級。這個審查單位應該要比照香港廉政公署的層級以及規格。

基本上,我個人也非常討厭風聲鶴唳的管理模式,但現在的情況不得不如此;正如所有的醫生都將具有侵入性與風險性的手術視作最後手段,但藥石罔效時,醫生也能祈求手術成功。我認為,這樣嚴厲的做法即使可能淘汰掉優秀人才也得力求沒有老鼠屎,因為去除毒瘤比尋找人才更為當務之急,這個國家的公務員體系根本已經是低層服務業的水準,完全沒有戰力能跟外國競爭。這種做法最大的挑戰,其實在於領導者的領導力,也就是人治的層次。要讓這種做法成功,絕對不能夠期待一個只會事事「依法行政」的法匠,必須要有個具有強烈信念以及更深遠眼光的領袖。要解決人治的問題,最開始還是必須依靠人治,最後才能讓法制順暢運行;可惜多數人並不理解這個道理,反而去大談一些沒有建設性的理想,那只會讓問題越加惡化

許多人很可能會認為,我所提到的做法不可能在台灣發生。首先是台灣檯面上已經沒有政治領袖只剩下三流政客,沒有人有這種眼光跟魄力;其次是公務員體系的選票對各層選舉而言都很重要,沒有人會干冒風險提出這種讓自己失去選票政策;最後是事務官體系出身的政務官會有很強烈的動機包庇下屬,以至於上行無法下效。

即使政府不會風行雷厲地施行大幅改革,時間終究不會站在台灣公務員這邊,趨勢已經開始逆轉公務員的「穩定」與「小康」勢必逐漸走向衰敗,因為台灣政府的財政漏洞越來越大,最後只會像希臘一樣,政府不得不先從公務員下手。政府預算支出刪減只是個開始,接下來嬰兒潮世代的公務員退休之後還有龐大的終身俸,將會使國家財政雪上加霜。從最基本的角度思考,公務員的待遇長期而言一定是跟政府效能相連結,政府效能不好,國家就沒有好的經濟發展,自然沒有更多稅收好給付優渥薪水。

最好的證據就是,政府目前雖未大幅改革,卻也開始縮減公務員的福利,例如今年開始公務員也得像一般人一樣繳稅。始終引發紛擾的18%與終身俸雖然仍在「承諾續擴」的原則下苟延殘喘,但東削西減、變相減少福利的「新制度」只會越來越多。所謂的市場機制是這個樣子,當所有人都瘋狂似地追逐某種事物的時候,除非你是觀察敏銳、預前進入的先知,或者是擁有超乎常人能力的天才,否則一大群人一起行動最後不過是一起失敗。

公務員這個行業正由盛轉衰。如果你本身沒有為國為民、犧牲奉獻、遭暴民辱罵(這種事情其實還不少)也不改其志的精神,只是覺得公務員這份工作穩定、輕鬆又容易打混,那麼最好還是不要做這份工作,因為我們的國家不缺也不需要半調子的公務員。沒有人應該允許自己變成一個半調子的苟且之人,每個人都應該要讓自己豎立尊嚴

但換個角度思考,這世界並不是只有無止盡的物質需求,還有更高階的精神需求。可惜的是,一個能力出眾又重視尊嚴的人,即使無視以上所有關於物質的不利條件,在台灣更不可能選擇當公務員。試想你的主管、前輩、同儕中總是隱藏著不知羞恥、苟且偷生的國家之賊(乾領國薪水不好好做事當然是賊),而這個國家的人民都鄙視你、羞辱你,把你當做餐廳的服務生一樣呼來喚去,請問你做得了這份工作嗎?老實說,任何有能力有自尊的人才,都不可能忍受這麼惡劣的工作環境。即使不說一個新加坡基層公務員的薪水比台灣總統還高(不含國務機要費與貪汙所得),對於有才又有德的人而言,更在乎的可能是精神上的回饋,例如成就感、榮譽感、開創性或者自我成長,但台灣人面對過太多得過且過的公務員,已經連最基本的尊重都給不了。這才是最根本的問題。

人的需求可以分成物質與精神兩種層次,公務員這個職業兩方面都給不了。當然,如果你理解這些事情之後還是抱持「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毅然決然地想犧牲自己的人生奉獻給台灣人民,那這就是你的志業,請不用猶豫。但如果你不過是個平凡人(或者說正常人),不想把自己放在一個物質精神兩頭匱乏的情境下,那麼,你真的不該當公務員。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台北市房價崩盤只是時間問題

引言──如果你還認為台北市房價還有空間上漲.....

前陣子Facebook上有張圖被廣為轉載,大致內容是台北市房價租金比(Price Rent Ratio, PRR)為64倍,位居全球之首。房價租金比的計算公式是「房屋總價格/年租金」,意思是:房子的價錢足以讓人租幾年。實際租屋價格被視作是實質住宅供需的合理價格,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中也是計算租屋價格(在台灣權重約佔20%),因此台灣近十年年台灣房價雖然飆漲但CPI上升的幅度並不大,原因之一就是租金幾乎沒有成長。正因為租屋價格代表需求的合理價格,因此房價租金比越大就表示房價背離合理價值越遠。然而,倍數在怎樣的位置算是合理呢?一般而言二十年是合理的位置,意思是說:當一棟房子的價格相當於二十年租金時,不如就買下來吧

但為什麼是二十年呢?扣掉二十歲到二十五歲之前由父母扶養不論,成人能工作的時間大約是三十年,然而卻需要住五十年的時間──這樣看起來似乎表示二十倍似乎很少?然而房子的價格理受時間因素而折舊(這是重要的問題,後文會有更詳細的分析),新成屋五年價格開始下滑,三十年之後降價幅度非常小幾乎停滯。再加上人生有很多不同階段,例如結婚者可能在新婚時需要住雙人套房,成為四人家庭時需要標準的三房兩廳,退休後又只需要住雙人小房;單身者則可能需要工作時期市中心的單人套房以及退休後的寬敞景觀宅。房子是一個人生活的延伸,人的生活會隨時間改變,房子當然需要改變。更不用說房子裝潢大約十年一換,換裝潢的時候往往也是人生轉折時,許多人更會趁此時換屋。考慮這些因素,我們應該理解的結論是:所謂「合理」的PRR倍數並不是一個固定的數值,而跟一個國家人民的生活模式有很大關連。同時我們也必須理解的是:即使合理PRR倍數並非固定,卻也有一定範圍,那跟人的生活模式改變、房子本身折舊有關──因此合理倍數,大約十年到三十年之間

全球房地產指標(GlobalPropertyGuide, GPG)這個網站(見延伸閱讀)列出了全球85大城市的PRR,其中就有72個城市落在剛剛提到的10~30倍之間,超出40倍的城市只有3座。從這角度看來,我想各位應該可以理解台北市的房價有多誇張,64倍幾乎是一個人成年之後到死亡的完整時間,其中我們只有一半時間能工作,可能有三次以上的重要人生時期轉折;而房子的殘值也將在三十年之間不斷下滑,五十年之後除了等都更重蓋之外幾乎沒有能真…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