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低品質的中國觀光團是否會毀滅台灣觀光業?

最近有位朋友丟給我一篇老文章〈[爆卦] 陸客來台三週年,談政策執行的落差(一)〉,希望我針對這篇文章對台灣旅遊現況做些評論。他真正擔心的是,未來服貿談判之後,會不會使所有台灣產業都遭受如同旅遊業的慘況?

但這篇文章提到的現象,我認為跟現在談的服貿是兩回事。首先,該文提的旅遊市場是中國的旅遊市場,不是台灣的旅遊市場,台灣只是中國旅遊市場的旅遊目的地之一。此外,我也完全不覺得什麼惡意欠款叫做一種商業手法,這就像說作弊是一種考試手法一樣,沒什麼道理。所以我在之前的文章才提到,必須要求這些企業在台灣金融機構要有某種規模以上的淨現金或者約當現金資產,就是要在這種時候鎖死現金,避免台灣廠商產生虧損。這同時也是我不斷強調的部分:在我們地盤上就要用我們規則玩遊戲。

部分台灣旅遊社冒著被惡意倒帳的風險,持續拉高應收帳款比重接中國生意,根本就是廠商自己管理能力太差造成的結果。倒閉跑路是很可憐,但做生意不懂挑選生意夥伴,就跟已經知道對方是爛男人還要跟對方結婚的笨女人一樣,最後發生人倫慘劇其實都是一種選擇後的結果。管理能力強的廠商對合作初期的財務控管一定非常謹慎,會循序漸進加強彼此業務聯繫,絕不一下子就放出大單──即使這是一個看似讓業績高速成長的好機會。

該故事的本質是「中國政府包庇中國當地廠商,中國廠商欺壓其下游」,至於下游是不是台灣旅行社根本不重要、甚至旅遊目標是不是台灣也不重要。中國這套遊戲可以對日本、韓國、歐洲玩──前提是,中國人願意接受這價錢與品質。就像這篇文章最後提到的,上一個被玩垮的地方是法國,但法國旅遊業有因此就消失沉寂嗎?完全沒有。中國玩壞的只是自己的名譽,法國人照樣接待全世界的觀光客。那麼台灣人呢?


96年以來,台灣觀光客人數重啟成長動能,成長最迅速者來自於中國與港澳,其次為日本以及東南亞諸國。我們甚至可以說,台灣這幾年觀光成長顯然就是來自於中國。



台灣旅遊業真正的問題是:中國觀光客從96年開放以來佔比越來越高,到去年底已經成長到35%,今年上半年比重更拉高到37%,顯示旅遊業高度仰賴中國。以目前台灣觀光收益占GDP約4.5%看來,中國觀光客對台灣GDP的影響就高達1.5%。但產業風險高度集中並不光只是中國人愛來台灣造成的結果,真正的問題是:台灣對世界其他各地觀光客並沒有吸引力。如果台北能像法國巴黎、泰國曼谷一樣,吸引全世界的觀光客,那麼旅遊業的風險就會自然分散。但台灣顯然沒有真正突出的觀光亮點。除了與台灣距離較近、或者關係較緊密的東亞與東南亞諸國外,真正攜帶龐大觀光財的歐美各國對台灣興趣缺缺,這個過度集中的問題短期可能無解。但換個角度想,除了少數國家之外,多數國家本來就只能賺到鄰近國家的觀光財,台灣只不過跟多數國家一樣。我們不算特別好,並不表示我們特別差。

而這故事想說的結局,說穿了就是「中國人到台灣旅遊的錢,由中國人自己賺走」──對台灣旅遊業而言,頂多就是回到沒有中國觀光客的時代,中國業者也賺不到其他國家的觀光財。例如面對其他國家的旅客,台灣業者一定會找外國當地旅行業者合作,中國人從中討不到什麼便宜,所以要說台灣旅遊業會全面崩解實在言過其實。相對的,如果能淘汰掉一些經營能力差的公司,那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該文是在兩年前完成,兩年之後,中國觀光客人數仍持續成長,顯然當時旅遊品質的問題並沒有改變中國人來台觀光的趨勢。我們只今仍不難看到許多中國旅遊團被中國導遊帶著團團轉,在安排好的餐廳、紀念品店消費,顯然中國觀光客的資訊逐漸透明化之後,仍願意接受以這樣的價格買到這樣的旅遊服務。這現象很奇怪嗎?台灣人最初開始到曼谷、峇里島旅遊的時候,不也如此?比起會說中文地當地導遊,我們更容易信任台灣導遊;即使有太多購物行程,但我們終究看到當地重要景點。對於現在的中國人而言,「去過」這些地方,比完美的旅遊經驗重要得多,光是新鮮有趣就足以抵銷其他負面因素。但長期而言是否如此呢?當然不會如此。就像台灣現在到東南亞不乏高級消費團與自由行觀光客,這些在十幾二十年前難以預料的東南亞旅遊形式,現在也都成真。高級觀光團一定找當地深諳中文的導遊引領,吃當地最好的餐廳、逛當地最出名的特色店鋪;自由行觀光客更完全擺脫導遊,只要一本旅遊書、一隻智慧型手機,就能玩遍當地。最終,所有的觀光財都將回流到當地具有競爭力的商家手中,旅行社主導一切只會是暫時現象

台灣政府當初重視量忽略質的做法是錯的嗎?倒不盡然。水清無魚,管制太多可能不僅沒有質也沒有量。先放量引來人流,再讓對方的市場逐步調整需求與品味,漸漸提高品質,就長期而言可能才是最好的策略。

這個故事在這次服貿中的最大啟示,很可能是惡意倒帳的部分。當中國廠商進入台灣時,強制要求其必須在台灣金融機構存入一定金額的淨現金資產並且不得隨意挪移,一旦發生惡意倒帳,台灣政府就能立刻封鎖這些現金。我在〈服貿:中國可能的劇本〉提過這作法,現在再次強調,這絕對是政府不得不認真思考的做法。

延伸閱讀
[爆卦] 陸客來台三週年,談政策執行的落差(一)
行政院交通部觀光局旅遊統計圖表

留言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我是覺得,觀光產業也是一種工業,只不過它的問題並沒有像工害那麼明顯的違害性、但不代表沒有副作用。

    例如,當日月潭擠滿陸客時,許多台灣人會選擇迴避。結果當「中國人到台灣旅遊的錢,由中國人自己賺走」時,沒來的遊客就是一種損失、至少對當地業者而言是如此。觀光資源其實就像溫泉水一樣,雖然是一直會出水但本質上仍是限量的。過多陸客佔用過多資源時,單位產值低的陸客其實是一種損失。更何況,這低產值的利潤,還被中國人轉手賺回去。

    另外,一些隱藏性的成本也沒有被算進去,例如這陣子鬧半天的觀光區收費以及當地業者自發性的環境維護其實也是一種在台灣沒被算進去的成本。

    我並不是說陸客只會隨地拉屎,但「陸客來台三週年」一文點出的,不僅僅只是旅行社自己笨被倒帳而已...

    不過,我是覺得台灣觀光業最大的問題還是在自己。當台灣人只會用殺雞取卵的方式開發觀光資源(如美麗灣)時,再好的資源也會被玩爛。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冰雪奇緣(Frozen)──愛,讓人無懼

《冰雪奇緣》(Frozen)是迪士尼2013年底的年度大作,本片不僅提名奧斯卡最佳動畫,同時更打敗了1994年《獅子王》成為迪士尼最賣座的動畫電影。迪士尼曾一度陷入低潮,但近年來表現可謂漸入佳境,《冰雪奇緣》更是再創巔峰之作,完全展現出迪士尼動畫王國的氣勢。

圖、冰雪女王(Snow Queen)無中生有,完全依靠魔法造出的冰雪城堡。
冰的世界

本片故事改編自《安徒生童話》中的〈冰雪女王〉,但除了冰雪女王這個爭議性極大的角色以外,劇情已經與最初的〈冰雪女王〉故事幾乎完全無關。我稍微找了一下關於本片劇本的幕後故事,華特‧迪士尼早在1943年就想改編〈冰雪女王〉,可是先後改了幾次都發現故事難以處理成電影結構,同時冰雪女王的形象也太過負面。2008年,克里斯·巴克以《安娜與冰雪女王》(Anna and the Snow Queen)為名重新改編故事,並隨著同一製作團隊在2010年《魔髮奇緣》(Tangled)的成功,才正式確定這個改編計畫,並將最終片名定為"Frozen"。

《冰雪奇緣》的劇本結構非常明快。第一幕敘述了北方港口小國艾倫戴爾(Arendelle)的長公主艾爾莎(Elsa)從小擁有施展冰雪魔法的強大天賦,小公主安娜(Anna)活潑好動卻是個毫無法力的一般人,兩人感情親暱。一次意外中,艾爾莎的魔法擊中了安娜。安娜雖然得著石精長老的協助消除了冰凍魔法,但國王與皇后為了保護公主們,決心消除安娜對冰雪魔法的記憶並隔離兩人,同時驅逐皇宮中的僕人,讓艾爾莎的魔法能力成為秘密。兩位公主長成少女之後,國王與皇后卻因海難過世,艾爾莎必須繼承皇位成為女王(Queen)。傳統的第一幕往往不會太複雜,但《冰雪奇緣》第一幕的劇情非常多而且非常複雜,編劇跟導演能把這段處理到自然流暢實在相當不容易;最困難的點在於,要如何鋪陳兩位公主從親密到被迫疏遠的過程,同時描繪出兩人內心的想法與糾結。

[影評]雲端情人(Her)──我們都寂寞

《雲端情人》(Her)是第八十六屆奧斯卡獎最多提名獎中相當獨特的存在,不同於主流商業片,非常具有獨立製片的色彩。本片為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自編自導的作品,個人風格極強;這類電影通常容易流於自溺,但史派克瓊斯卻成功地使這部電影超脫於一般小品。

圖、西奧多啟動了O.S.One,也開啟一趟特別的生命之旅。
精神與愛情、肉體與慾望、死亡與永生

所謂的好故事,就是讓讀者摸不到劇情接下來會怎樣發展,但當底牌掀開了之後卻又一切合乎邏輯與鋪陳。《雲端情人》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絕對名符其實。人與電腦相戀的情節設定並不讓人陌生,特別是許多日本動漫都有類似的情節;但《雲端情人》每一幕的鋪陳都讓觀眾感到新鮮。

《雲端情人》的第一幕開始於寂寞。單身已久的男主角西奧多(Theodore)是一位專職替人撰寫信件的上班族,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西奧多擁有非常特別的能力,只要看著寄信人與收信人的照片,透過細膩的表情與動作就能理解對方的情感,替寄信者寫出文情並茂的信件。西奧多傳遞他人的情感,卻壓抑自己的情感。西奧多寂寞,靠著隨機搜尋的電話性愛宣洩慾望,卻遇不到讓他有感覺的女聲,一段失敗的激情電愛瞬間變成黑色喜劇。寂寞的西奧多因著廣告購買了超智能的擬人作業系統O.S. One。西奧多專屬的O.S. One替自己取名為珊曼莎(Samantha),不僅聰明、充滿好奇心,而且還擁有人性。一場人與程式的愛情故事就此開展。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