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胖達人IPO恐怕夢碎

胖達人近日因廣告不實引發巨大爭議。雖然胖達人並未使用違法添加物,但一家生技公司下打著「標榜純天然」的知名麵包連鎖品牌使用了化學香料,總讓消費者將其與今年以來的食品安全事件相連結。身為國內最知名的連鎖麵包品牌,胖達人的願景除了成為最大品牌以外,經營層更抱持未來能將公司IPO的美夢。

胖達人的財務故事

胖達人的母公司為基因公司,基因公司主要業務是做醫美診所、耗材與相關服務,但營收內容除了醫療耗材與保養品之外,也包含積體電路(IC)、房屋租賃以及服務,其相關合作廠商為中醫診所與整型診所。基因公司自該年度開始持有生技達人(即胖達人)50%之股權,股數為150萬股,以每股10元計算則為1500萬。從101年基因公司的年報看來,當時胖達人董事長為莊鴻明,而基因法人取得三席董事代表,其中一位就是基因的董事長徐洵平;直到今年七月,徐洵平才接下胖達人董座。

胖達人於101年貢獻基因公司1545萬,以股本2.67億來看,增加EPS約0.5元。但換個角度思考,胖達人光是101年就淨賺了3090萬(1545萬÷50%),約當賺了一個股本,EPS是10塊。由於生技達人公司沒有上市櫃,因此讓我們稍微推估一下:目前胖達人目前有二十二家分店,去年年底為十三家。以去年情況來看,假設一家分店單日消費客數為300人、每人平均消費130元,則單日總營收約50萬,全年營收約為1.7億。用這數字反推胖達人淨利率約20%,再考慮到胖達人宣稱毛利率50%,等於費用率是30%,這數字還算是合理。

當然,我個人並不認為胖達人去年十三家分店單日總營收只有50萬,但如果把營收估得更高,其淨利率又會低到太不合理,在此只是取其平衡。假設胖達人的單日營收超過50萬、淨利率又不低於20%,也許有些獲利透過帳目處理隱藏起來,那這就不是可以依靠目前資訊能推敲得了的部分。拿三千萬出來就能做到一億五千萬到兩億的生意,淨利率又維持在一成五到兩成上下,完全是筆好生意。目前展店數提高到二十二家較去年成長70%,但考慮到新店面的邊際遞減,總營收與總獲利的成長可能只有50%~60%,整體而言今年總獲利應該可以達到5000萬,假設股本沒有提高,EPS更會進一步攀高到15塊~20塊

基因公司於2008年、2009年與2010年這三年連續三度易名,這其實並不是一家好公司應該會有的現象。至於為何易名?其實就是所謂借殼上市。謝金河先生提到基因公司在事情爆發之前股價就提前反應大跌,這是不是有心人刻意操弄我們不得而知,但我認為,以一家經營層有意願IPO的公司而言,至少應該不會是公司經營層自己炒作出的負面消息。

目標:成為下一家餐飲IPO公司?

徐洵平先生手上擁有一家借殼上市櫃的基因公司,近年來又持有一家EPS高達10塊的胖達人公司之50%股權。胖達人品牌實力堅強,未來前景看好,同時還在積極拓點的成長階段,可以想見一定很想讓胖達人公開發行股票。目前胖達人在台灣以及海外約二十家分店,如果依照八十五度C(F-美食)模式擴張應該有五倍甚至十倍以上的發展空間,三千萬資本額根本不足以支應其展店,早晚需要募資。以目前上市櫃需要兩年完整財報的情況來說,我想徐洵平先生此時接下總座,最大目的就是想清掉過去不夠清楚明確的帳目,把財報弄得乾淨漂亮。

事實上,台灣近幾年餐飲相關企業IPO案例甚多。王品、八十五度C、瓦城等,上市櫃之後股價飆漲;從天母發跡目前已經有15家連鎖店的洋蔥(Mr. Onion)也預估將在2016年IPO。IPO對一家企業而言最大的好處當然就是能快速取得資金,同時也更容易拓展大客戶的生意。但換個角度想,一家利潤豐厚每年都有不少現金收益的公司,透過舉債籌措資金並不困難;假設該企業真是隻小金雞,其淨利成長幅度遠高於舉債的利息成本,又何必透過賣股票稀釋既有股權?其次,上市櫃之後意味著要公開財報,過去上、下游看不見的毛利率與淨利率都會攤在陽光底下,如此一來,獲利能力特別出色的公司反而可能被要求讓利。換言之,對於獲利能力長期穩建的中、小企業而言,不僅不缺現金,舉債難度與成本也相對不高,不選擇低調賺飽荷包一定有其利益上的考量。因此,不管這些企業表面上有再怎麼多的理由,最終理由就是原始股東們想回收現金(cash out)。

IPO:沒有什麼比賣股票更好賺

那麼IPO的利益可能有多大呢?假設目前300萬股的胖達人公司,未來IPO發行了300萬股使股本膨脹一倍,原始股東的利益等於被稀釋了一半,EPS也將從10塊腰斬為5塊。然而,IPO發行的股票價格並非像原始股東以面額10元計算,而是以市值計算;以目前餐飲類股大都能享有20倍以上本益比來看,稀釋後EPS為5塊的胖達人,股價至少可以定在100塊以上。那麼,胖達人雖然只釋放出300萬股,卻能拿到三億現金。假設胖達人的股東原本每年只能透過營業賺到3000萬,發行IPO之後則可立刻使公司拿到三億資金,原有持股的價格更立刻暴漲十倍。這種數字遊戲實在比賣麵包賺錢來得輕鬆太多,沒有什麼比賣股票更好賺。身為大股東的徐洵平先生與基因公司,怎麼可能為了眼前基因股價波動的蠅頭小利,就放掉未來IPO的龐大利益呢?

當然,我並不因此就否定IPO對於資本市場與企業創新的貢獻。畢竟創業者多成功者少,能讓新創公司IPO者更少。這些成功的創業家雖然此刻意氣風發,但篳路藍縷、胼手胝足的心酸苦痛旁人難懂,他們畢竟冒了巨大的風險,自然應該要有一本萬利的機會。同時,創業初期協助維持公司現金流的創投基金也需要透過IPO後釋出股權獲利,才能持續投入一個又一個新創企業。我們所擔心的是,這些IPO公司的財務體質是否真的良好?長期而言,他們募集到的大筆現金是否真能協助創造出更大的利潤?

胖達人IPO該是夢碎

我認為即使胖達人能撐過這次風波,但未來要興櫃甚至上市上櫃的難度將會提高很多。首先,胖達人這次真正損失慘重的是商譽。雖然徐洵平先生受採訪時強調,依照台北市政府提出的三倍退費懲罰性罰金將會倒閉,但我反而認為這才是良好的危機控管。假設以胖達人每個月營收1500萬來看,過去三個月總共做了4500萬生意,其中沒丟掉發票、又願意去退款者最高算兩成好了,大概也就是900萬;900萬罰三倍是2700萬,也不過是把去年的獲利回吐,況且母公司基因公司獲利能力良好,要充分吃下虧損並不困難。相對的,目前胖達人採取的賠償作法,雖然也會造成虧損,但與台北市政府的方案相比總讓消費者覺得「誠意不夠」。就是差了一、兩千萬帶來的「誠意不夠」,將可能使胖達人無法挽回消費者信心與商譽。

其次,未來IPO的時候,承銷券商之意願一定會下降,此時胖達人便很難跟券商談到對自己有利的條件──這條件包含了承銷價格,以及券商是否願意買斷承銷。假設原本可以談到承銷價格100塊,卻因為這事件而只能談到80塊,那麼影響募集資金數額就差了20%,以剛才的例子而言就差了六千萬。

最後,如果胖達人想以時間換取空間讓這個事件的影響性降到最低,可能會使IPO時間多延遲兩、三年。暫且不提現金入袋是越快越好,這兩年來類似的麵包店如雨後春筍般四處林立,在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誰能確定四、五年後胖達人對消費市場以及資本市場還有吸引力?甚至,誰還能確定餐飲業還能想有如此高的本益比?

也許徐洵平先生管理能力極強,能讓胖達人起死回生,兩年後一樣以很高的承銷價格IPO,但我認為這件事情的難度實在是太高──特別是在這緊要的危機處理關頭,胖達人的經營團隊並沒有做出更讓消費者滿意的決策,順勢拉高了難度。資本市場失去了胖達人這家公司固然可惜,但市場永遠不缺更好的公司、更好的標的;反倒是胖達人錯失了這次,未來就再也沒有機會IPO。失去忠誠消費者的支持後,獲利能力終究得回到服務以及產品這些基本面上,而獲利能力才是一家公司能否以高價IPO的關鍵。胖達人未來是否能讓股東與創投美夢成真?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玩烘焙玩出上億身價用熱情催生パン達人
胖達人董座徐洵平 按鈴控告前經營團隊
謝金河:從股價看 胖達人知情者可能早跑了
胖達人母公司「基因國際」沒招牌 3年換了3次名字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2017施羅德全球投資論壇紀實

充滿政治紛擾的2017年即將過去,2018年,會是怎樣的一年呢?

我上周到英國倫敦參加施羅德(Schroders)總部的全球年度投資論壇,聽了許多專業研究員與經濟學者的看法。這是一場長達兩天,總共超過15個國家(以歐洲為主)、150位記者參加的大型活動,講述內容非常精彩,包含總體經濟、股票、債券、不動產、匯率等內容。第一次來倫敦就是參加這樣的活動,實在是相當有趣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