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從日月光事件看台灣經濟策略窘境

雖然日月光排放汙水事件仍未偵查終結,但這將成為台灣政經歷史上的關鍵點。

在九零年代之前,台灣尚未採取民主政治,此時政府不僅擁有絕對政治權力,同時也擁有絕對經濟權力。當時台灣採取計畫經濟,由政府決定好國家發展的重點產業以及龍頭企業,接著就是集中資源硬拼,只許成功不許失敗。計畫經濟顯然是種非常有用的策略,不但使台灣在國際經濟舞台迅速崛起,現在的新加坡、韓國與中國也都依循這條路線成功。計畫經濟下的政府角色非常重要,除了是策略決定者、資源分配者以外,同時也是懲罰者。假設有任何國家企業或者私人企業違反發展策略或者損害國家利益,政府就必須懲處企業以及企業負責任人。

在自由經濟中,政府權力大幅弱化。政府雖然能夠決定策略,但卻無法以強制手段大幅改變資源的分配模式;政府對企業的影響力雖然降低到最小程度,但這「最小程度的限制」仍必須以國家整體利益為本。許多人認為政府在自由市場經濟下不應該對企業進行任何程度的限制,但這其實是個誤解;基於企業行為往往會帶來外部成本為前提下,政府仍必須設下規則,並嚴加控管。換言之,政府除了給予最小程度的控制以外,盈虧完全該由企業自行承擔。

台灣雖然號稱從計畫經濟走向市場經濟,但目前的政經模式卻顯得非常混亂。企業認為政府有「義務」協助企業發展,同時又不得多加設限;前者的邏輯是計畫經濟,後者的思維是市場經濟,完全是把政府當做服務業看待。人民則認為政府應該詳加擘劃一切經濟策略的細節,並應該嚴加控制廠商行為(包含訂價),但同時又反對國有企業、鼓吹自由經濟;前者思維是計畫經濟,後者則是市場經濟,就是又要政府這匹馬兒跑但又不給馬兒吃草。政府這幾年來受困於這種完全矛盾的邏輯,漸漸也開始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好。即使不論策略該由誰決定、資源該由誰分配這種顯然會有衝突的重要經濟議題,台灣政府現在連應該最無爭議的「懲罰者」都做不好。

第一個問題是立法。台灣跟企業相關行為的法規,許多罰責制定的細則似乎還停留在人均GDP只有6000元美金的水準,用四個字形容就是「不痛不癢」。幾十萬、幾百萬的罰金或許對年營收只有數千萬的微型企業而言負擔沉重,但對於營收上千億的企業而言那根本連個零頭都不算──那麼,為什麼法律不應該主動適應市場經濟?立院諸公似乎總要等到出事情才來修改法律,告訴我們「下次一定沒問題」,但顯然問題還是持續發生。如果立法者老是抱持這種被動心態,那也難怪這麼多企業勇於冒險,不斷挑戰人民忍耐的極限。近期中國提出的環境保護法修正草案,就提出了「按日連續處罰」此一罰款無上限的概念,這個法案相當可能通過。現在連中國的環保法規都快要比台灣嚴格了,我們真的應該持續容忍這些十幾年前就該大幅修正的過時法規嗎?

第二個問題是監督。政府既然訂下底線,不論如何都應該得依據標準詳加監督。我們都可以理解監督成本勢必很高,但將監督成本完全轉嫁給企業是合理的做法。相反的,即使在維持低成本的情況下,仍可以充分監督。例如針對一整個工業區的空氣、音量以及下游河水品質進行抽查,一旦超標就實行連座對整個工業區開罰,總有逼出這些惡質廠商的一天。在廠商無法自律的情況下,強硬的手段相當必要,如果地方政府因為害怕地方勢力施壓而不敢下重手,人民就應該對地方政府下重手,讓不願意強制執行的民代通通消失。這些手段都還是最簡單的部分,更困難的應該是政府該如何長期有效率地監督企業,不讓企業與監督單位上下交相賊──但在此之前,還是先把基本功練好吧。

第三個問題是執法。暫且不論法律罰責深淺,所有跟企業道德相關的訴訟案中,永遠都是檢察官求刑最重、一審結果稍微減輕、二審結果大幅減輕,最後就讓企業輕鬆過關。台灣的法界人士似乎沒有什麼「外部成本」、「道德風險」的概念,也完全無視一次輕放可能讓其他廠商從此也認為自己可以因循苟且,反而造成更多隱藏的危機。連小學生都知道,「殺雞儆猴」是法律的重要效果,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台灣部分法界人士認為連續輕罰不會讓人民覺得法律根本只是裝飾。

雖然任何政治力都不應該介入司法,但司法仍隸屬「政府」這個巨大的概念底下,任何人都無法否定,一個國家的司法判決結果,其實都能充分反應出政府態度。今年以來一系列食品安全危機到年底爆出日月光惡意排放汙水,這一連串的問題顯示出政府對於企業的控制已經遠遠低於應有的界線,畢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政府除了制定並執行符合公益的法規之外,更該思考:我們到底要走向計畫經濟還是市場經濟?現在的台灣兩頭都不到位,因此兼具計畫經濟與市場經濟的缺點,發展陷入困境。如果要走回計畫經濟,就該決定如何更進一步規範人民與企業的行為;如果要走向市場經濟,就該解除對人民與企業的過多限制。我們更要問的是,除了政府以外,企業與人民做好準備了嗎?假設走回計畫經濟,企業能接受高壓管控、人民能接受資源過度集中嗎?假設走向市場經濟,企業能不對無力創新卸責、人民能不要求政府控制價格嗎?沒有哪條道路完美無缺,兩邊都有需要克服的困難與障礙,都不是輕鬆的坦途──但不論選擇哪一條道路,也都比停留在原地茫然空轉來得好上太多。最重要的是,不論我們要往哪走,都需要政府、企業與人民三者齊心協力。台灣社會內部衝突已經延續了十幾年,也是該時候合作了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台北市房價崩盤只是時間問題

引言──如果你還認為台北市房價還有空間上漲.....

前陣子Facebook上有張圖被廣為轉載,大致內容是台北市房價租金比(Price Rent Ratio, PRR)為64倍,位居全球之首。房價租金比的計算公式是「房屋總價格/年租金」,意思是:房子的價錢足以讓人租幾年。實際租屋價格被視作是實質住宅供需的合理價格,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中也是計算租屋價格(在台灣權重約佔20%),因此台灣近十年年台灣房價雖然飆漲但CPI上升的幅度並不大,原因之一就是租金幾乎沒有成長。正因為租屋價格代表需求的合理價格,因此房價租金比越大就表示房價背離合理價值越遠。然而,倍數在怎樣的位置算是合理呢?一般而言二十年是合理的位置,意思是說:當一棟房子的價格相當於二十年租金時,不如就買下來吧

但為什麼是二十年呢?扣掉二十歲到二十五歲之前由父母扶養不論,成人能工作的時間大約是三十年,然而卻需要住五十年的時間──這樣看起來似乎表示二十倍似乎很少?然而房子的價格理受時間因素而折舊(這是重要的問題,後文會有更詳細的分析),新成屋五年價格開始下滑,三十年之後降價幅度非常小幾乎停滯。再加上人生有很多不同階段,例如結婚者可能在新婚時需要住雙人套房,成為四人家庭時需要標準的三房兩廳,退休後又只需要住雙人小房;單身者則可能需要工作時期市中心的單人套房以及退休後的寬敞景觀宅。房子是一個人生活的延伸,人的生活會隨時間改變,房子當然需要改變。更不用說房子裝潢大約十年一換,換裝潢的時候往往也是人生轉折時,許多人更會趁此時換屋。考慮這些因素,我們應該理解的結論是:所謂「合理」的PRR倍數並不是一個固定的數值,而跟一個國家人民的生活模式有很大關連。同時我們也必須理解的是:即使合理PRR倍數並非固定,卻也有一定範圍,那跟人的生活模式改變、房子本身折舊有關──因此合理倍數,大約十年到三十年之間

全球房地產指標(GlobalPropertyGuide, GPG)這個網站(見延伸閱讀)列出了全球85大城市的PRR,其中就有72個城市落在剛剛提到的10~30倍之間,超出40倍的城市只有3座。從這角度看來,我想各位應該可以理解台北市的房價有多誇張,64倍幾乎是一個人成年之後到死亡的完整時間,其中我們只有一半時間能工作,可能有三次以上的重要人生時期轉折;而房子的殘值也將在三十年之間不斷下滑,五十年之後除了等都更重蓋之外幾乎沒有能真…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