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民主政治解決不了的貧富差距

從未來看來2013年將是個重要的年度。在這一年中,美國與日本這兩大經濟體皆持續推動貨幣寬鬆政策,但世界經濟仍處在一個相當疲軟的狀態。過去只要推出貨幣寬鬆,就能很快提振消費並帶動就業率,讓經濟重新回到成長的軌跡上。但2013年證明了世界經濟已經發生巨大的質變。更寬鬆的貨幣政策仍無法刺激出更高的需求,人們更傾向把財富轉成房地產與貴金屬而非消費或者投資;就業率持續疲軟,世界各國又開始擁抱製造業最大也最無法解決的議題就是世界性的貧富差距。值得注意的是,貧富差距來自於兩個層次,一個是國際上強國與弱國間的差距,另一個是各國國內富人與窮人間的差距,前者往往會引起戰爭,而後者則會引發革命。

造成貧富差距的原因,第一個是世界扁平化。人貨財資訊的交流都越來越沒有限制,使得競爭力強大的商品會取得更大份額的市場占有率,表面上是個完全競爭市場,事實上則會越來越趨向寡佔市場。大型跨國企業同時握有人才、現金、產能以及市場資訊等關鍵要素,在這場巨大的商業戰爭中具有相當強悍的優勢。這意味著,大型跨國企業不僅能賺取更高的利潤,同時還能透找來最好的人才以架高進入障礙;當然,這些企業家與高階白領拿到的報酬也不可同日而語。換言之,世界扁平化不僅會拉大擁有更多大品牌的強國與弱國的差距,更會拉大富人與窮人差距,關鍵在於消費趨向集中、贏者全拿。
第二個原因是自動化。從製造業的產業鏈的角度看來,自動化並非「機台取代人力」,而是「能創造出自動化機台的高階人力取代只能執行簡單任務的低階人力」。如果用更細膩的角度來觀察,自動化設備創造出的利潤約略是低階人力的總薪資減去高階研發人員的總薪資;就平均薪資而言,高階研發會高於低階人力的三倍到百倍不等,因此就人數而言,一個高階研發大致上也取代了數十個到上百的低階人力。服務業自動化程度雖然不如製造業高,但更高速的電腦以及作業系統也勢必將逐漸減少對中低階人力的需求──而這群人就是過去所謂的「中產階級」。因此,設備自動化一方面降低了管理難度並提升組織效能,但另一方面卻也降低對勞動人口的總需求,並拉大高、中、低階員工的薪資差異。換言之,自動化程度提升會使弱國的廉價人口更顯得沒有價值,不僅拉大國家之間的差距,也拉大個體之間的差距。

過去各國尋求的解決之道是提升高等教育品質以取得更強的競爭優勢,但這樣的做法仍無法徹底扭轉貧富差距擴大的趨勢。更殘酷的是,當高等教育逐漸成為基本教育時,企業對中高階新進人才的需求沒有隨著供給增加,反而能以此壓低薪資;另一方面,低階工作缺工嚴重,也促使企業更積極轉向擁抱自動化。在扁平化以及自動化的趨勢下,這一波全球性的就業結構失衡造成的貧富不均問題,目前仍看不到任何解決之道。

從歷史看來,任何政治或者經濟制度的崩解與重塑,都與貧富差距相關。過去世界各國能看著歐美日,想像著技術進步之後將替自己帶來更美好的生活、想像自己也能成為歐美日的一員,因此越早加入自由經濟貿易體系的國家就越有經濟優勢。然而,當世界百大經濟體過半是跨國企業,企業已經「富可敵國」時,大規模的戰爭或者革命是否能重新分配財富?

從國際戰爭看來,除非擁有大品牌的強國輸了戰爭,同時該企業的企業總部毀滅、員工全數死亡,否則這些大品牌仍將繼續保有優勢。國內層次革命則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和平選舉,另一個是武裝革命。民主選舉下的政治現實是:參選人往往需要大企業的政治獻金才有機會勝選。即使有少數參選人可以無視政治獻金對企業的營運多加干涉,也只會促使企業將資金外移,無法真正打擊到企業。武裝革命雖然有機會徹底像中國共產黨當初搞文革那樣把所有大企業都砸掉,但毀滅這些大企業之後,也等於是斷送了國家的經濟命脈。不論從哪個角度看來,大企業持續強盛都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即使有少數大企業會因為政治因素而沒落,但立刻就會有國外或者本國的其他企業取而代之,到頭來也是換湯不換藥。

企業地位的擢升也解釋了為何中國、韓國以及新加坡的計畫經濟如此成功──政府決定方向、企業決定效率,國家才可能快速地往正確方向前進。但可以預見的是,這些國家目前仍能以良好的經濟實力或者快速的經濟成長抵銷貧富差距帶來的仇恨與衝突,長期而言卻仍不見解決之道。在這個連戰爭革命都無法解決貧富差距的時代,我們所能做的或許就是努力讓國家成為富裕的國家、讓個人成為富裕的個人,並用國家以及個人多餘的財富透過慈善捐贈降低貧窮線以下人口的比例。這是個哀傷的結論,但我們何嘗不是活在一個哀傷的時代?



留言

  1. 只能透過捐贈和社會福利解決
    還是一件好事啊
    只要現在的貧窮比過去的貧窮富有
    貧富差距拉大也只是還好而已

    回覆刪除
  2. 民主救不了貧富差距,歐美日拼命硬鈔票倒是可以幫上一些忙。

    回覆刪除
  3. 補充:我想講的是,因為印鈔票,加速了貨幣的流動性。

    回覆刪除
  4. 從政治的角度看,民主制度雖解決不了貧富差距,卻可以和中國保持距離。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親愛的──沒有人錯了,每個人都痛了

《親愛的》是2014年一部由中國與香港合拍,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劇情片。本片票房表現不俗,在中國創下3.4億人民幣佳績;在各大電影獎中雖然並未拿下驚人的成績,但女主角趙薇的表現卻令觀眾以及影評印象深刻。 就技術而言,《親愛的》只能說是中上水準。還不錯的劇本、還不錯的導演、水準以上的演員,但整體而言並不突出。我對《親愛的》的簡評是:配角太多、支線太多、設計太多、狗血太多、哭戲太多,觀影當下很容易因為演員們爆發性的演技而感動,但情緒太滿,看完以後反而失了餘味、失了後勁。但《親愛的》仍屬強悍,強悍的地方在於,這個故事幾乎是真人實事,當電影最後,導演陳可辛將這個故事中的真實原型搬出來給觀眾看的時候,還有哪個人能不為之動容? 圖、田文軍(黃渤飾演)差一點就趕上被誘拐的兒子所搭的火車。

[影評]雲端情人(Her)──我們都寂寞

《雲端情人》(Her)是第八十六屆奧斯卡獎最多提名獎中相當獨特的存在,不同於主流商業片,非常具有獨立製片的色彩。本片為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自編自導的作品,個人風格極強;這類電影通常容易流於自溺,但史派克瓊斯卻成功地使這部電影超脫於一般小品。 圖、西奧多啟動了O.S.One,也開啟一趟特別的生命之旅。 精神與愛情、肉體與慾望、死亡與永生 所謂的好故事,就是讓讀者摸不到劇情接下來會怎樣發展,但當底牌掀開了之後卻又一切合乎邏輯與鋪陳。《雲端情人》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絕對名符其實。人與電腦相戀的情節設定並不讓人陌生,特別是許多日本動漫都有類似的情節;但《雲端情人》每一幕的鋪陳都讓觀眾感到新鮮。 《雲端情人》的第一幕開始於寂寞。單身已久的男主角西奧多(Theodore)是一位專職替人撰寫信件的上班族,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西奧多擁有非常特別的能力,只要看著寄信人與收信人的照片,透過細膩的表情與動作就能理解對方的情感,替寄信者寫出文情並茂的信件。西奧多傳遞他人的情感,卻壓抑自己的情感。西奧多寂寞,靠著隨機搜尋的電話性愛宣洩慾望,卻遇不到讓他有感覺的女聲,一段失敗的激情電愛瞬間變成黑色喜劇。寂寞的西奧多因著廣告購買了超智能的擬人作業系統O.S. One。西奧多專屬的O.S. One替自己取名為珊曼莎(Samantha),不僅聰明、充滿好奇心,而且還擁有人性。一場人與程式的愛情故事就此開展。

[影評]心之谷──少年少女的神話

《心之谷》(日文原名為《耳をすませば》,英文名為"Whisper of the Heart",原意為側耳傾聽)是吉卜力工作室於1995年推出的年度動畫電影,也是近藤喜文唯一一部正式執導的院線動畫電影。近藤喜文製作過相當多知名動畫作品,例如《巨人之星》、《魯邦三世》、《清秀佳人》,以及吉卜力工作室的《螢火蟲之墓》、《魔女宅急便》、《兒時的點點滴滴》、《紅豬》、《海潮之聲》、《平成狸之戰》、《魔法公主》等大作,可以說是宮崎駿手下最強的大將。可惜的是,1997年的《魔法公主》後,近藤喜文在1998年遂因主動脈剝離猝逝,使吉卜力工作室遭受重大打擊,宮崎駿隨後也宣布退休。 宮崎駿改編少女漫畫的動畫劇本,最知名的就是《心之谷》與《來自紅花坂》,前者由愛徒近藤喜文執導,後者由其子宮崎吾郎執導。雖然兩者都是宮崎駿的劇本,也同樣描述一段青春愛情故事,但導演的天份在兩部片中一覽無遺。宮崎吾郎說故事毫無重心、節奏完全失當,水準比學生作品還糟;相對地, 近藤喜文完美地重塑劇本的靈魂,每一個細節都引人入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