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你在7-11也順手點「滿意」了嗎?

7-11始終是台灣便利商店龍頭,其龍頭地位不只是來自於先行者優勢(first mover advantage),更來自於其創新。諸如:24小時營業、18度C冷藏三角飯糰、一日兩次鮮食配送、鮮食搭售、異業結盟(horizontal alliances)集點換贈品、專屬吉祥物角色經濟(character economy)、代繳帳單、代收包裹、代送洗衣、現煮咖啡、大規模店面,幾乎每一次都是由7-11帶動市場風潮。當然,7-11的創新並非百發百中,但創新之於7-11而言總是利大於弊。

今年以來,7-11首次露出疲態,關鍵字是「霜淇淋」。全家便利商店(Family Mart)率先市場推出霜淇淋並且大受好評,7-11雖然拼命想追趕卻始終追不上。如果問題僅僅出在創新性稍微輸給全家便利商店那倒是還好,因為全家是挑戰者,挑戰者本來就必須採取更具攻擊力的戰術;然而真正的問題是:當7-11開始模仿全家推出霜淇淋時,不僅口味多樣性與品質遠遜於全家,就連裝設霜淇淋機的速度都相當遲緩。這一方面可以看出7-11對於消費者的反應逐漸鈍化,另一方面也能看出其內部運作機制並不如過去那麼靈巧快速──而這兩方面,都是管理問題。

或許7-11的管理問題從更早就開始發生了。全家推出冬季限定的烤番薯時,7-11大概是認為市場太小、營運成本過高而不願意追趕,此舉卻讓全家成功做出自己的特色;當全家的鮮食品質越來越高時,過去7-11強韌厚實的三角飯糰海苔,現在卻有某些口味的海苔變得十分易碎。許多強大的企業開始衰敗,都是從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件開始累積,直到競爭者把差距縮小到讓人無法忽視、甚至開始產生逆轉為止。

7-11內部應該也意識到這些問題,因此最近開始進行一份消費者滿意度調查。7-11的消費者滿意度調查流程大致上是:當消費者付費之後,由店員或者電腦隨機選定,店員請消費者在螢幕上點選滿意度,這個流程大約耗時五到十秒鐘。滿意度量表採取李克特五點選項(Likert Item),非常滿意、滿意、普通、不滿意、非常不滿意。

進行消費者滿意度調查有兩大主要目的,第一點是「滿意或者不滿意」(what),第二點是「為何滿意或者為何不滿意」(why),而後者永遠比前者重要。讓我好奇的是,7-11會如何分析這份資料?首先,這份問卷只收集了消費者的滿意程度,從統計學的角度來看等於只有依變項(dependent variable),缺少獨變項(independent variables);換言之,單從這份調查無法理解「為什麼」。當然,7-11在結帳過程中還能收集其他資訊,例如性別、年齡、消費內容、消費時間以及消費金額,但這些資訊顯然無法推得有意義的結論。例如:經過統計發現,30歲的男生在中午時段購買總價45元的關東煮時,滿意度不高。從反面思考,消費者並非先使用其購買的產品再點選滿意度,意味著消費者點選的滿意度完全取決於消費體驗,而非產品。簡單地說,這些客觀的消費資訊並非有意義的獨變項。

過去7-11從不做這種大規模的滿意度調查,卻始終能走在消費者之前,不斷帶給消費者更優質的消費體驗,永遠比消費者更懂消費者的心。消費的本質緊扣於人性,數量資訊也許可以幫助我們看清世界的樣貌,但如果缺少對於人心的深刻理解,就無法做出精準的詮釋與預測。消費者調查不是壞事,但這麼粗淺的量化研究,恐怕沒有太大實質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7-11五點量表中的「非常滿意」距離消費者最近,這讓我相信多數人(包含我在內)都會想都不想地點下「非常滿意」這個選項。我可以想像7-11大概會如何使用這份滿意度調查。7-11會收到一份超高「非常滿意」比例的問卷結果,而不滿意的部分則可能會以滿意度較低的單店或者服務店員作為「要求改進對象」,至於怎麼改,也只能請各店店主自行判斷。我們不難在許多過度官僚化的僵固組織中觀察到這種空具形式、缺乏實質內容的無意義流程;假使7-11進行問卷的原因,真的只是為了「知道消費者對我們的服務有99%滿意度」,而非「我們要消除1%消費者的不滿意度」,那麼7-11就真的麻煩大了。

在趕著上班打卡的早晨時刻,當店員完全無視結帳人龍,還硬要多浪費五秒鐘隨機要求顧客點選滿意度,我想,大家只會點選非常不滿意。而7-11永遠找不出原因。

留言

  1. 我對那個有印象!!
    我點了好幾次非常滿意,
    但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螢幕問卷在問什麼...!?

    回覆刪除
  2. 把控制權交給客戶,讓顧客地位提升。對我而言,這算是一種改進,值得嘉獎。只是覺得它的介面很醜,一點設計感都沒有。

    回覆刪除
  3. 我還有看過店員直接幫我選"滿意"的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

[影評]狼的孩子雨和雪──細田守的挑戰

〈狼的孩子雨和雪〉是一部帶有奇幻色彩的動畫電影。故事敘述普通的大學女生花與狼人彼相戀後生下長女雪以及次子雨,彼過世之後,花獨自撫養兩個孩子長大。這部電影的主題是種族,花與彼的跨族之戀、雨和雪的自我認同貫穿了整部電影。這個故事雖說並不複雜但也不好處理,導演細田守的個人風格以及美學概念卻成功地將這部電影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圖、狼人一家。這個彼看起來好像靈體。

種族認同的美麗寓言

〈狼的孩子雨和雪〉基本上可以分成兩個部分,前半部是花與彼的戀愛故事,後半部是雨和雪的成長故事。花分別以女人與母親的身分連繫了兩部分,但是整部電影的重心其實並不集中。前半部基本上毫無主題。花與彼兩人相戀,彼向花坦承自己狼人的身分,最後兩人結婚並生下二子。花跟彼的心理歷程相當空洞,觀眾完全無從理解為什麼花能夠如此輕易接受彼的身分──除了愛到昏頭,實在很難有其他解釋。後半部的主題明確,就是雨和雪兩人的成長與自我認同。雪小時候活潑好動,狼的部分大於人;雨則是文靜害羞,人的部分大於狼。然而,雨在一次狩獵中覺醒了野性本能,從此走入狼的世界;雪反而在進入學校愛上社會生活,自此決定不再變身為狼。

以劇情結構而言,前半跟後半雖然有邏輯關係卻沒有必然要放在同一部電影裡的必要性,甚至可以獨立拆成兩部電影都完全不影響觀眾的理解。前半部的劇情其實跟〈風中奇緣〉、〈阿凡達〉等異族戀情故事系出同源,但顯然編劇沒想好這段故事的重點是什麼,以至於這段實在是讓人昏昏欲睡。導演細田守雖然試圖想透過高超的技巧彌補,卻顯得無能為力。

[影評]鳥人(Birdman)──不管有多鳥,你都是個人!

《鳥人》(Birdman)無疑地是2014年最受注目的電影,在金球獎獲得七項提名、兩座大獎,在奧斯卡獎中也榮獲九項提名,提名數為本年度之冠。從電影技術面看來,《鳥人》做了許多有趣的嘗試,這些嘗試對於大型電影獎例如奧斯卡而言相當討喜;從主題看來,本片討論的「自我認同」更是主流到不行。不管編劇與導演有心或者無意,《鳥人》都注定成為今年影展上的話題。

圖、男主角雷根在紐約街頭彷彿展開雙翼。這是預告片中最誤導觀眾的一幕。
設計精巧的超長鏡頭

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無疑地有盛大的野心。雖然這部電影採用的技術並不具太大實驗性,然而阿利安卓說故事的方式仍讓人相當驚喜──他幾乎不分鏡、幾乎全片一鏡到底,採取帶有高度流動性的長鏡頭處理完絕大多數劇情。當我們談到「長鏡頭」的時候,多數台灣觀眾可能最先想到的是蔡明亮與王家衛,一種偏向靜態的長鏡頭。例如當導演採用長鏡頭表現演員的情緒轉折時,只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剩下的就是讓演員發揮控制各種臉部肌肉的技巧以傳遞情感。這種靜態的、強調演員臉部表情的長鏡頭並不罕見,演員能發揮高水準演技的內心戲,幾乎都得靠長鏡頭才得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