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台灣人連中元節都不過了,過什麼萬聖節

上周末恰逢萬聖節,一時之間,整個台北市都陷入一場西洋魔怪的百鬼夜行。新聞不斷報導今年最夯的裝扮冰雪女王愛爾莎以及鬼娃安娜貝爾,臉書上盡是扮裝或者不扮裝的周五夜既萬聖夜的派對合照,彷彿「萬聖節」在台灣向來是個歡慶的傳統節日。但問題是,台灣本來就有自己的傳統鬼節中元節(或稱盂蘭盆節),但中元節卻越來越沒有影響力,只有長輩與公司行號還會記得在此日普渡眾靈。

萬聖節最早是不列顛凱爾特人的傳統節日,爾後被天主教文化吸收,並輾轉在基督教文化中流傳。多數天主教與基督教會並不特別排斥萬聖節,但也有部分教會組織認為萬聖節是撒旦的節日,嚴格禁止教徒參與任何相關活動。說到底,萬聖節之所以在各個先進國家逐漸普及,並非受到宗教影響,反而與美國流行文化以及其商業價值有極大的關聯。

套用我同事說法:「這一切都是商人的陰謀。」這句話或許沒錯。

商人包裝了萬聖節,賣出南瓜裝飾品、鬼怪扮裝道具以及發給鄰居小小鬼怪們的糖果;而萬聖節也確實給了商人巨大的經濟回饋。萬聖節是下半年消費旺季的起點。過去全球主要消費市場為美國與歐洲,歐美最大的節日是十二月底的聖誕節,相關的慶祝活動通常會提前在十一月底的感恩節起跑;十月底的萬聖節是冬季的起點,這段時間的買氣時常被視作為接下來聖誕節消費力道強弱的先行指標。換言之,萬聖節、感恩節與聖誕節這三個冬季的大節日,基本上決定了一整個年度的經濟景氣。

但中元節的普度活動同時也是華人世界年中時一波消費季,特別更是食品業者的大旺季;為什麼同樣都是具有商業意義的重大節日,中元節的影響力卻越來越小?說得直白一點,這是因為萬聖節「好玩」,中元節「不好玩」。

世界上所有的重大節慶都一樣,最初都是為了基於某種人、事、物、宗教或者信念,但隨著時間過去,最初純粹的概念都很容易被扭曲甚至遺忘。因此,「儀式」與「故事」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唯有夠特別的儀式與故事才能讓這些節慶常保新鮮。中元節的儀式例如普度、放水燈,萬聖節的儀式例如扮裝、討糖,其實都具有相當高的特別性,但問題是,這兩者的儀式早就失去「故事」,失去了「我主動想做這件事情」的理由。

萬聖節被重新賦予「故事」。原本該是恐怖驚駭的魔怪,結合了特殊化妝以及服飾之後就變成一種具有特色的派對,瞬間便讓群鬼亂舞的意像變得神祕而歡樂。說穿了,每個人都想歡樂過節,正因為擊中了群眾內心的渴望,所以商人的包裝術才得以生效。追根究柢,這並不是因為西方商人的包裝能力特別厲害,而是因為西方人面對傳統總能抱持一種開闊的態度,將當代精神融入傳統文化與信仰,並不執著於守舊。傳統固然美好,但如果無法時常展現出新穎的樣貌,總有一天會被時代吞沒。

聖誕節、情人節以及萬聖節,這些西方的傳統節日在台灣已然生根,甚至已經翻轉超越意義相近的農曆新年、七夕以及中元節;在剩餘的重要傳統節日中,中秋節氣氛仍濃烈,但端午節早已沒落。我們消費著西方文化不斷重新包裝的故事,所有的信仰都只是物質主義的殘渣,毫無超越性的精神文化可言。這很可悲嗎?倒也不。文化就是人類的生活方式,完全是一種選擇後的結果;我雖然厭惡社會達爾文主義(Social Darwinism)談的文化優勝劣敗觀點,但也不能否認,存活者就是贏家。雖然台灣向來以廣納百川、接收式的海洋文化自豪,但如果台灣只是不斷自我餵食各種好玩的新花樣,卻無法沉潛靜思、賦予這些文化全新樣貌,台灣早晚會面臨比現在更嚴重的自我認同問題。

過去我們提著紅紙燈籠,今日我們提著南瓜燈籠。但提著燈籠的我們,究竟是誰?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台北市房價崩盤只是時間問題

引言──如果你還認為台北市房價還有空間上漲.....

前陣子Facebook上有張圖被廣為轉載,大致內容是台北市房價租金比(Price Rent Ratio, PRR)為64倍,位居全球之首。房價租金比的計算公式是「房屋總價格/年租金」,意思是:房子的價錢足以讓人租幾年。實際租屋價格被視作是實質住宅供需的合理價格,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中也是計算租屋價格(在台灣權重約佔20%),因此台灣近十年年台灣房價雖然飆漲但CPI上升的幅度並不大,原因之一就是租金幾乎沒有成長。正因為租屋價格代表需求的合理價格,因此房價租金比越大就表示房價背離合理價值越遠。然而,倍數在怎樣的位置算是合理呢?一般而言二十年是合理的位置,意思是說:當一棟房子的價格相當於二十年租金時,不如就買下來吧

但為什麼是二十年呢?扣掉二十歲到二十五歲之前由父母扶養不論,成人能工作的時間大約是三十年,然而卻需要住五十年的時間──這樣看起來似乎表示二十倍似乎很少?然而房子的價格理受時間因素而折舊(這是重要的問題,後文會有更詳細的分析),新成屋五年價格開始下滑,三十年之後降價幅度非常小幾乎停滯。再加上人生有很多不同階段,例如結婚者可能在新婚時需要住雙人套房,成為四人家庭時需要標準的三房兩廳,退休後又只需要住雙人小房;單身者則可能需要工作時期市中心的單人套房以及退休後的寬敞景觀宅。房子是一個人生活的延伸,人的生活會隨時間改變,房子當然需要改變。更不用說房子裝潢大約十年一換,換裝潢的時候往往也是人生轉折時,許多人更會趁此時換屋。考慮這些因素,我們應該理解的結論是:所謂「合理」的PRR倍數並不是一個固定的數值,而跟一個國家人民的生活模式有很大關連。同時我們也必須理解的是:即使合理PRR倍數並非固定,卻也有一定範圍,那跟人的生活模式改變、房子本身折舊有關──因此合理倍數,大約十年到三十年之間

全球房地產指標(GlobalPropertyGuide, GPG)這個網站(見延伸閱讀)列出了全球85大城市的PRR,其中就有72個城市落在剛剛提到的10~30倍之間,超出40倍的城市只有3座。從這角度看來,我想各位應該可以理解台北市的房價有多誇張,64倍幾乎是一個人成年之後到死亡的完整時間,其中我們只有一半時間能工作,可能有三次以上的重要人生時期轉折;而房子的殘值也將在三十年之間不斷下滑,五十年之後除了等都更重蓋之外幾乎沒有能真…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