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管理]《美麗境界》──如果普林斯頓大學拒絕雇用約翰奈許...

《美麗境界》(A Beautiful Mind)是2001年一部改編自同名真人傳記的好萊塢電影,本片在第74屆奧斯卡獎贏得4項大獎,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全球總共有3.1億美金票房,是該年度最叫好又叫座的電影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美麗境界》至今在IMDb上仍有8.2分的高分,同時在爛番茄網站上也有75%新鮮度,顯示這部片已經是經典。

《美麗境界》是日前因車禍過世(2015年5月23日),199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翰奈許(John Nash )的傳記故事。雖然奈許本人曾表示電影情節與他的真實人生不同,但本片仍使約翰奈許的名氣再攀高峰。我們先不管奈許的真實人生為何,單以電影情節來看這段故事。



翰奈許(John Nash, 羅素克洛飾演)是一位年輕而內向的天才數學家,在進入普林斯頓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之後,醉心於研究,最後終於提出一個創新的理論──奈許均衡(Nash equilibrium)。歷經數個學期的反覆苦思之後,奈許終於思考,他憑著這個理論獲得博士學位與麻省理工學院的教職,不久後更與美麗的女學生艾莉西亞(Alicia Nash, 珍妮佛康納莉飾演)相戀結婚,人生攀上高峰。然而,人生總是苦樂相伴。奈許的精神分裂症終於嚴重到讓他無法分辨真實與幻覺,嚴重影響他的教學、研究,以及日常生活。艾莉西亞說服奈許接受治療,但嚴重的藥物後遺症卻使得奈許回歸學術界的期望遙不可及。

奈許失去了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資格,於是向在普林斯頓大學任教的老同學提出想得到一份任職的要求。讓我們換個角度思考奈許的工作問題:對於麻省理工學院而言,是否不應該聘雇奈許?對於普林斯頓大學而言,到底是否應該聘僱奈許呢?

電影裡面沒有描述麻省理工學院採取的處理手法,但從奈許完全沒跟麻省理工學院談是否能夠復職的情況看來,他遭到直接解雇的可能性很高。對於麻省理工學院而言,他們除了直接解雇奈許以外,也可以考慮讓奈許無限期留職停薪,直到能提出完全痊癒的證明,才能復職。

留職停薪聽起來是個理想的方式,但仍有執行上的細節需要考量。對於組織而言,員工留職停薪意味的是,該員工留下的工作必須要有人來完成,該怎樣處理這個工作量的缺口就是最大的問題。最直接的處理方式有兩種,第一是直接增加人力(正式員工、臨時員工或者派遣員工),第二是讓既有的員工共同分擔掉工作。直接增加正式員工的好處是穩定性高、延續性強,但當原本的職員回歸組織的時候,很容易產生冗員;增加臨時員工或者派遣員工最大的好處是能隨時解約避免冗員,但缺點就是,臨時員工或者派遣員工無法適用於進入門檻高的職位。讓既有員工彌補工作空缺雖然可以避免增加雇員帶來的麻煩,甚至不需要太多訓練期,但缺點就是會讓既有的員工太過勞累,反而降低工作績效與工作滿意度。

奈許的個案恐怕難以用以上三種方式處理。首先,大學內的教職通常是固定席次,想替奈許保留教職就無法找其他教授替補;其次,奈許的職位是學術教職,這是一個進入門檻很高的工作,不適合找臨時聘雇;第三,奈許留職停薪的「時間長度」確定性太低,沒有人能保證他何時能完全痊癒,因此不可能讓其他教授在不確定性這麼高的情況下,永無止境代替他上課。麻省理工沒讓奈許留職停薪,是個相當合理的決定

普林斯頓大學遭遇的問題跟麻省理工學院有兩點不同。

第一,雖然兩所學校面臨的問題都是:該不該讓奈許留下來當教授,但麻省理工學院考慮的是「解雇」,普林斯頓大學考慮的是「任用」;第二,麻省理工學院面對的是病情最差時的奈許,普林斯頓大學面對的是病情開始轉好的奈許。對於普林斯頓大學而言,是否應該接受奈許的請託呢?

電影中並沒有敘述普林斯頓給了奈許怎樣的承諾或者薪資,但從劇情看來,奈許沒有專用辦公室、不需要開課、沒有明確的學術發表要求,某種程度上更接近助教或者研究助理,而非教授。普林斯頓大學雖然沒有消耗太多成本,但是也沒辦法換來任何明確且可供計算的利益;從這個角度看來,普林斯頓大學決定錄用奈許,其實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決定

當然,誰知道奈許後來能恢復到足以授課,甚至還憑藉著早期的「賽局理論」研究榮獲諾貝爾獎呢?當初做出聰明算計的麻省理工學院後來可能捶胸頓足、決定包容奈許的普林斯頓大學也可能暗自竊喜,但就案例結果而言,奈許只是成千上萬類似的個案中少數的喜劇結尾。沒有人能說得準任用一個人是對的還是錯的,也沒有人能說得準解雇一個人是對的還是錯的,組織中的每一個決策都有風險,大家都只是不斷透過嘗試以減少我們想避免的結果

普林斯頓大學決定雇用奈許,不管在歷史上真實原因到底是不是因為有人保舉,至少奈許本身就是普林斯頓大學校友這件事情,一定是很關鍵的因素。熟悉度,其實就是信任度,而雇傭關係本身就是一種信任關係。普林斯頓大學在當時想必也受過不少非議,但事實上,雇用一位自己熟悉且能信得過的教授(即使他還沒完全痊癒),本身也降低了一些風險。「雇用奈許」這個選擇看起來或許不夠理性,也並非毫無理性

回歸現實世界。諾貝爾獎最終還了奈許公道,再也沒有人會去質疑普林斯頓大學當初的決策;在獲獎20年之後,奈許在一場車禍中,以86歲高齡辭世。奈許的「奈許均衡」對賽局理論(Game Theory)有著重要貢獻,成為影響近代經濟學、政治學、外交談判、軍事策略等領域,最重要的概念之一。但我們仍好奇:如果奈許當初用賽局理論模型計算普林斯頓大學錄用自己的機率與最佳決策,是否曾經算出這樣的結果呢?

延伸閱讀
[管理]《魔球》──「大數據」是萬靈丹還是難打的變化球?
[管理]《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低存在感鷹眼的生存之道
[影評]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愛情,是不能讓你解開的謎題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影評]鳥人(Birdman)──不管有多鳥,你都是個人!

《鳥人》(Birdman)無疑地是2014年最受注目的電影,在金球獎獲得七項提名、兩座大獎,在奧斯卡獎中也榮獲九項提名,提名數為本年度之冠。從電影技術面看來,《鳥人》做了許多有趣的嘗試,這些嘗試對於大型電影獎例如奧斯卡而言相當討喜;從主題看來,本片討論的「自我認同」更是主流到不行。不管編劇與導演有心或者無意,《鳥人》都注定成為今年影展上的話題。

圖、男主角雷根在紐約街頭彷彿展開雙翼。這是預告片中最誤導觀眾的一幕。
設計精巧的超長鏡頭

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無疑地有盛大的野心。雖然這部電影採用的技術並不具太大實驗性,然而阿利安卓說故事的方式仍讓人相當驚喜──他幾乎不分鏡、幾乎全片一鏡到底,採取帶有高度流動性的長鏡頭處理完絕大多數劇情。當我們談到「長鏡頭」的時候,多數台灣觀眾可能最先想到的是蔡明亮與王家衛,一種偏向靜態的長鏡頭。例如當導演採用長鏡頭表現演員的情緒轉折時,只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剩下的就是讓演員發揮控制各種臉部肌肉的技巧以傳遞情感。這種靜態的、強調演員臉部表情的長鏡頭並不罕見,演員能發揮高水準演技的內心戲,幾乎都得靠長鏡頭才得以實現。

[影評]羅根(Logan)─不老不死的終結

《羅根》(Logan)於2017年初上映,是Marvel的《X戰警》(X-Men)系列中、《金鋼狼》(The Wolverine)三部曲的終章。本片上映後,在IMDb跟爛番茄網站上都拿到相當不錯的分數,甚至有影評將本片譽為「《X戰警》系列最佳作品」。

《羅根》的主題是「傳承」,雖然屬於《X戰警》系列,但其本質並非英雄電影,而是帶有強烈公路電影氣息的西部片。
「西部片」不容易定義,可以視作是時代片的一種特殊變形,時間地點設定是明確的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舊美國西部,風格大都為以槍戰為主的動作片。導演詹姆士曼高德(James Mangold)本身就很喜歡西部片,為了怕觀眾看不出這是一部西部片,還特別直接置入了1953年《原野奇俠》(Shane)的片段,並大量引用台詞。將超能力英雄的故事拍成西部片是一步險棋,但《羅根》做了相當好的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