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遠通ETC:殺雞取卵終害己

特許行業在任何時代都是穩賺不賠的行業,例如過去的鹽、糖、酒或樟腦,這些受到政治專賣許可創造出許多巨商。今日的特許行業並不僅限於商品也可能是服務,就像遠傳ETC。換個角度思考:高速公路消費系統是否必然應該是「特許」?假設一次開放兩到三家廠商(甚至沒有限制),這些廠商同時在一條高速公路上建設適當的設備,再讓消費者自己決定要選擇哪家廠商的服務,然而這種做法最大的麻煩是可能帶來巨大的社會成本。各家廠商彼此爭取最好的感測器位置就可能使工程延後一年;高架橋上蓋滿金屬支架也會使整體竣工時間大幅延後。當然,我們還是可以設計出不讓一家廠商獨佔特許的方式,例如先設計好感測器的位置,由政府設置金屬支架,在同時找兩家廠商在定點設置感測器。

不論如何,政府終究給了遠通ETC特許權。2002年,台灣突然大量採用BOT模式營建各種大型公共建設,遠通ETC當然是這波BOT濫觴中的重大案件。2006年,遠通ETC扯出弊案風波,但在政府護航之下仍順利拿到經營權;2007年,遠通推翻原本承諾的價格堅持調漲,政府也只得買單。從這段歷史看來,遠通的特許權不只是透過政府公權力維護自己「獨佔」的強勢地位,甚至可以反過來跟政府議價,讓自己站在制高點;換言之,遠通ETC根本是個超越國營企業的存在。

像這麼一個可以自由訂價又毫無競爭者的案子,根本是隻只賺不賠的金雞母。聰明的企業拿到這種案子,最好的策略就是盡一切力量維持低調。試想,如果遠通的經營者夠聰明並且建置出品質無話可說的軟硬體系統,那麼eTag就會自然地融入大眾生活,即使微調價格或者拉高最低儲存金額都不容易引起爭議。然而,遠通卻做了相當笨的事情,就是過度壓榨成本,服務品質極為粗劣。成本控制是所有企業都得持續關注的重大議題,但降低成本的前提是維持品質。遠通沒有仔細做好研究,例如設置的感測器位置、間距密集程度、電磁波強度,這些都是必須反覆實驗計算的結果。然而遠通卻選擇草草了事、匆促上路,不要說硬體設備不夠盡善盡美,軟體程式也漏洞百出。而當系統不堪負載時,遠通居然選擇說謊而非誠懇道歉,更是一次糟透了的危機管理。

遠通之所以敢如此無法無天,最大的主因還是2002年簽下的不對等合約。政府站在合約弱勢的一方,未來如果想收回管理,就得付出五十億天價的回購成本,這也讓兩任交通部長郭瑤琪跟葉匡時投鼠忌器。遠通倒也不用高興得太早,這個案件不會長期懸而不決,政府總有一天會收走這隻金雞母;而遠通背後的遠傳即使家大業大,真的得罪了政府也別以為可以平安無事,政府中也總會有人知道該怎麼擋你財路。但我們擔心的是,即使遠通如此貪婪無賴,在訂定契約以及後續仲裁談判上卻還是能佔盡優勢,是否顯示了政府缺少專業足以與之抗衡的人才?更可怕的是,假使政府官員的專業實力能與企業相互抗衡,卻缺少最基本的道德意識導致官商勾結不斷,那麼情況就更糟。長期而言,政府人才素質完全反應其待遇水平,才德兼備的一流角色拼了命往國外或者企業跑,企業強於政府的態勢只會越來越顯著。我們不樂見像遠通這樣「殺雞取卵」的企業橫行,但更糟糕的是對於這些惡質企業而言,對抗政府居然只像是「殺雞焉用牛刀」。

高工局近日再度對遠通下通牒,如果eTag運作情況始終不如預期,則考慮與遠通解除合約。遠通曾順利在2007年與2011年的風波中過關,有許多時間優化營運模式,但遠通卻只是擺爛。我們都願意給任何人改過向善的機會,但如果對方一而再再而三地違背承諾,我們到底該忍受到什麼時候?像ETC這種穩賺不賠的特許肥缺,許多有實力的企業根本虎視眈眈。遠通做了這麼多年都做不好,高工局不如直接換人做做看了吧。

延伸閱讀
鑑古知來,看看遠通ETC的那段風風雨雨
郭瑤琪到葉匡時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影評]聽說桐島退社了──青春與活死屍

《聽說桐島退社了》拿下2012年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以及最佳剪輯等三項大獎,可以說是該年度的最大贏家。日本向來擅長處理青春校園題材,這兩年來《告白》與《惡之教典》更是創造出一種更為黑暗而寫實的青春電影──誰說青春只有酸甜戀愛或者熱血運動。《聽說桐島退社了》就是延續了這個概念的一部電影。

圖、友弘、宏樹、龍汰(從左到右)。其實我蠻喜歡友弘這個角色,可惜他的個性實在是太平凡、太沒有存在感。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