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從克魯曼的左派經濟幻想談景氣循環(下)

二零零七年的時候,柏南克靠著大量印鈔票的方式將理當大崩潰的美國經濟硬是撐起,原本應該破裂的泡沫沒有破裂,又緩緩吹起氣。景氣循環谷底期最大的正面意義,就是徹底清除經營績效不佳的企業,並讓所有甘冒還款風險去過度消費的消費者得到報應──你可以亂來但請自己負責,這才叫做自由經濟,才叫做真正的資本主義。但是美國擋下了華爾街銀行倒閉潮,而貨幣寬鬆帶來的過多資金逼得全球的銀行不得不持續放出利率低廉的現款。那些想著終究國家會拯救自己的銀行,便幾乎毫無挑選地隨意放款給那些根本還不出錢、甚至不打算還錢的人,讓經濟始終處在一個不需要負責任的狀態。

但為什麼這招玩了五、六年的老把戲,現在看起來效果越來越弱了?因為整體負債不斷增加,無法再透過擴張借貸來消費所謂的借貸,其實就是將未來的錢用於現在。政府舉債很容易理解,而人民借錢指的是跟銀行借貸,短期借貸例如如中小型企業融資、信用卡小額借貸,長期例如車貸、房貸。假設一個人一輩子可以賺三千萬新台幣,在理性的情況下,不論這個人怎麼借貸都不應該超過這個數字,銀行也不該冒著風險借超過這個數字的錢。當那些願意借錢消費的人都紛紛出來借錢之後,只要到某種極限就不會再繼續借錢,因為已經還不起了。

克魯曼的邏輯是:只要大家都不認為負債是一種需要正視的責任,不需要管還錢的事情,只要持續借錢就對了。當大家都不去想還錢的事情,自然會再度衝高消費推升經濟,此時就能降低失業率、提升薪資水準並增加通膨。企業也不需要擔心會倒閉,持續擴張就對了,反正國家會出手拯救。此時國家必須承擔不負責任國民退休後的生活費用,又得承擔企業倒閉的風險,國家支出(特別是社福支出)將大幅攀升,如果收得的稅金不足以支付這些費用(例如像台灣的左派憤青在要求政府做很多事情的前提下又會要求政府不得對人民增稅),就又得持續擴增國債。反正在左派經濟學家的心中,人民、企業、國家都一樣,只要借錢來用就對了,經濟就會復甦了,一切問題都會解決了左派經濟學家例如克魯曼、柏南克等人試圖想說服全世界:當大家都無視於負債風險,以及負債本身就是一種責任的時候,人類可以得到無限的物質快樂

然而現實終究不會如此歡樂,天理昭彰、報應不爽才是硬道理。貨幣寬鬆至今效果越來越小,證明了經濟榮景有所極限,人民的消費與浪費不可能天長地久擴張貨幣寬鬆這劑止痛的嗎啡越打越多卻越來越無法止痛,因為這些左派醫生從沒處理過病因,他們甚至以為嗎啡本身就是藥!

美國經濟變弱,主要是因為美國獨霸的地位「相對」變弱。從產業鍊的結構看來,過去歐美強國都可以取得到利潤最豐沛的位置(例如設計與品牌),並把不那麼賺錢的部分(例如製造)丟給其他國家(例如台灣、韓國、中國)。歐美能夠維持利潤的關鍵,就在於強大的工業技術與管理能力──最為高端的知識經濟。這十幾年以來,歐美企業不再能輕易宰制每一塊市場的利潤,獲利不斷遭到其他國家企業的削蝕,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這些企業也漸漸能掌握這些等同於豐厚利潤的高端知識。歐美沒有變弱,只是其他國家變強了。過去全世界都羨慕歐美企業對待員工寬厚,不僅薪水高同時年假多,這是歐美文化造成的結果嗎?根本不是,那是因為他們過去可以用很少的工時就創造很高的績效,一旦失去其競爭的絕對優勢地位,他們的管理模式勢必也得迅速改變。

傳統國際貿易理論宣稱,「每一個國家都會透過貿易得到相等好處」。這是錯的,因為利潤永遠相對,別人上來就是你下去,只有能做到最困難事情的人才能創造最多價值,這才是關鍵。過去歐美在國際貿易戰中佔住金字塔頂端的位置,並且不斷告訴全世界:只要你也採用民主制度跟自由經濟,就會跟我們一同站在頂端上、一同這麼富有。這個美麗的謊言促使全世界爭先恐後隨著美國起舞,就像一堆年輕女孩以為自己穿了香奈兒(Chanel)的華服就會像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一樣性感──不論自己適不適合。幸也不幸,總是有些非先進國家知道怎樣發揮優勢,在歐美設定的遊戲規則中打贏傳統群強,例如韓國。幸的是,打敗歐美的確是可能的事情!不幸的是,歐美相對優勢不再之後,終將打回原型。美國不再可能像過去那樣,用一小群人就可以賺到養活所有人的錢,加州社福制度的崩潰只是個開始,沒有任何神話理當天長地久。

另一個主因則是中國崛起,經濟情勢最明顯的轉折時候會發生在中國整體GDP超越美國的時候。美國人口只有中國六分之一,因此中國只要人均GDP是美國六分之一以上就是世界最大經濟強權。這件事情會造成什麼影響呢?美國左派經濟學者最後的手段其實就是貨幣寬鬆政策,印鈔票、玩匯率,就是這些是最虛的東西;追本溯源,這就是世界各國對美國這國家的整體信任水準那是「信用」。當一個組織或者國家開始消費自我信用的時候,就是所有和平手段中最後的一手棋了──接著就是武力。美國擁有世界51%的軍事力量,如果走到最後,靠著武力拯救自己是相當合理的推斷。全世界目前如此信任美國,或者說不得不信任美國的主因,正因為美國是經濟與軍事的第一強權,即使無法接受貨幣寬鬆,大家硬著頭皮也得苦吞下去。

美國的左派經濟學者一日不消失,美國的經濟體質就沒有真正從根本改善的一天。

柴契爾已經死了,歐巴馬也連任了,也正是潮流轉折的象徵。歷史應該記下這筆。

延伸閱讀
從克魯曼的左派經濟幻想談景氣循環(上)
克魯曼專欄/失業的陷阱
美國選舉廣告:2030的中國課堂上 (youtube影片)
猴子都看得懂的日幣貶值議題(上)
猴子都看得懂的日幣貶值議題(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影評]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最美的風景是人

《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改編自1939年的同名小說,由班史提勒(Benjamin Edward Ben Stiller)自導自演。班史提勒以喜劇見長,近年來致力轉型成為劇情片導演,而《白日夢冒險王》就是其銳意轉型之作品。

一部拍給上班族的爽片

每一部電影都有其設定客群,如同《暮光之城》會讓萬千少女為之瘋狂,《白日夢冒險王》則會讓白領上班族感動落淚。本片劇本依循傳統三幕劇形式編構,第一幕是40歲主角華特米提(Walter Mitty)充滿瘋狂白日夢的平凡上班族人生,第二幕是華特踏上旅程,第三幕是華特結束旅程回歸日常生活。「冒險」這個主題並不罕見,但中年單身阿宅上班族的冒險就不那麼尋常了;對於生活平穩到太過僵固的上班族而言,《白日夢冒險王》正是一個精神出口,釋放了人性對於刺激的渴求。

圖、平凡的上班族華特
第一幕劇的重點放在華特日常生活之百無賴聊以及白日夢之刺激有趣的對比,但整體而言並不緊湊,白日夢段落太多太長,甚至連對「主角為何出走」的描述都太過匆促,顯示導演拿捏節奏失當。白日夢的段落非常商業討喜,明顯向許多電影致敬,例如電梯內打鬥的運鏡像是《駭客任務》,變成老小孩的情節完全是《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然而,這些白日夢分明可以設計地更有隱喻更具象徵更與現實相扣,最後除了「有趣討喜」之外卻什麼都不剩,導演與編劇要各負一半責任。

[影評]雲端情人(Her)──我們都寂寞

《雲端情人》(Her)是第八十六屆奧斯卡獎最多提名獎中相當獨特的存在,不同於主流商業片,非常具有獨立製片的色彩。本片為史派克瓊斯(Spike Jonze)自編自導的作品,個人風格極強;這類電影通常容易流於自溺,但史派克瓊斯卻成功地使這部電影超脫於一般小品。

圖、西奧多啟動了O.S.One,也開啟一趟特別的生命之旅。
精神與愛情、肉體與慾望、死亡與永生

所謂的好故事,就是讓讀者摸不到劇情接下來會怎樣發展,但當底牌掀開了之後卻又一切合乎邏輯與鋪陳。《雲端情人》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絕對名符其實。人與電腦相戀的情節設定並不讓人陌生,特別是許多日本動漫都有類似的情節;但《雲端情人》每一幕的鋪陳都讓觀眾感到新鮮。

《雲端情人》的第一幕開始於寂寞。單身已久的男主角西奧多(Theodore)是一位專職替人撰寫信件的上班族,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西奧多擁有非常特別的能力,只要看著寄信人與收信人的照片,透過細膩的表情與動作就能理解對方的情感,替寄信者寫出文情並茂的信件。西奧多傳遞他人的情感,卻壓抑自己的情感。西奧多寂寞,靠著隨機搜尋的電話性愛宣洩慾望,卻遇不到讓他有感覺的女聲,一段失敗的激情電愛瞬間變成黑色喜劇。寂寞的西奧多因著廣告購買了超智能的擬人作業系統O.S. One。西奧多專屬的O.S. One替自己取名為珊曼莎(Samantha),不僅聰明、充滿好奇心,而且還擁有人性。一場人與程式的愛情故事就此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