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寫於兩百萬點閱人次──我們都必須學會接受80分的自己

2015年3月10日,《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點閱人次從100萬到200萬,一年兩個月的時間,是一段不長不短的過程。在這段時間中,我自己的現實生活與精神狀態有很多改變與轉折,例如我換了工作、換了合作平台,對我而言都是新的挑戰與學習。雖然一百萬、兩百萬的點閱人次在網路世界並不算什麼,但對於每一位願意瀏覽我文章的讀者,我都抱持著感謝。

許多朋友會問我,寫作對我而言是一件怎樣的事情?甚至有朋友會斬釘截鐵地說:「寫作是你的夢想,所以你才會如此有熱情吧!」

但事實上,寫作並不是我的夢想,而是讓我得以面對自身缺陷的辯證。

我在百萬點閱人次時發表了文章,寫著「最真誠的寫作,是一種最深刻地自我解剖的過程。」,但自我解剖之後呢?你會看見最本核的自我,看見所有的軟弱與苦痛、悲傷與黑暗。誠實的寫作是一種最為可怕的心理治療,躲不開、逃不了,如果沒辦法下定決心戰勝自己的缺陷,永遠寫不完的文章就會呼應心中不敢碰觸的暗瘡。

我得承認,雖然我發表了180幾篇文章,但我未完成的文章卻也有將近100篇。有些時候是我自己想不清楚,都寫了上千字才發現自己其實沒有洞見;有些時候是無力自我揭露,不想去碰觸過去的精神創傷。我不完美,我早就知道了,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沒辦法去承認這件事情。我是有完美主義的那種人,面對自己缺陷的時候,格外痛苦。

更年輕一點的時候,時常有朋友或者前輩建議我:「你不要太完美主義,你要學會放輕鬆。」當時的我聽不下這些話,總覺得事情當然就要得作到100分才行,如果只做個80分,那多丟臉啊。但真正的問題是,我們本身都不完美,更不要說我們每天都會面對各種環境的變化,因此我們時常也受到環境限制,無法完美。

在這兩年多的寫作歷程中,我才發現:不敢面對有缺陷的自己,本身就是一種缺陷。

我不敢說我在理解這件事情之後,我就馬上突然開竅,彷彿任督二脈一下子被打通般地功力大增。正視自己的缺陷難,接納自己的缺陷更難。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是需要練習的事情。你必須要能接受自己不夠好,但同時又要能慢慢地改善自己,這需要平衡,不能走偏鋒、也沒有捷徑。

因此,當有朋友接著問我:「如果我想要像你一樣持續寫作,我應該做什麼事情?」好吧,熱情、意志力、自我管理,這些都是讓人持之以恆去作一件事情的關鍵詞,但我還是會這麼說:「你應該學會接受80分的自己。」

最後,2015年3月10日,剛好是我弟弟30歲的生日,這天同時也是我母親的生日。我創設《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是在我30歲的生日那天,如今在我弟弟30歲生日時正好突破200萬點閱人次,是個讓人驚喜的巧合。接下來,仍請你跟我一起持續閱讀這個世界。

延伸閱讀
寫於百萬點閱人次──寫作之於一種自我解剖。
兩周年感想──讓我們持續閱讀世界
再見,分析師。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



[影評]通靈少女──為什麼「他」必須死?

《通靈少女》(The Teenage Psychic)是2017年的臺灣迷你劇集,同時也是公共電視台與HBO Asia首次合作的跨國影集。系列影集為六集,題材有新意、敘事手法流暢,優秀的口碑帶動收視率,可以說是叫好又叫座。

故事主線,描述天生具有通靈能力的女高中生小真(郭書瑤飾演)一邊就學、一邊在宮廟當「仙姑」(即靈媒),從一開始對這個身分的困惑以及無奈,透過逐漸解決各種生死的難題,最後終於能認同這個身分的青春期少女成長故事。

劇情主調輕鬆活潑,男女主角的甜蜜愛情青春喜劇卻在最後一集翻轉,男主角阿樂(蔡凡熙飾演)車禍身亡。許多人無法接受這個結局,甚至有人批評爛尾,但導演兼編劇的陳和榆在受訪時候說:這個結局是一開始就決定的。

到底,男主角阿樂為什麼必須死?


谷阿莫的影評到底算不算侵權?

YouTuber谷阿莫近日被片商控告侵權,谷阿莫立刻回擊,宣稱這是「合理的二次創作使用」,引起「侵權」跟「不侵權」的兩派論爭。認為谷阿莫並不侵權的人認為,如果二次創作都算侵權,那所有的影評者都犯法了;認為谷阿莫侵權的人認為,谷阿莫整支影片都是剪取網路上流竄的電影或者影集片段,不過只是加上自己的感想,這當然算是侵權。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則在自己的FB上指出,谷阿莫被告的是「將網路上違法的影片剪接濃縮後予以公布的行為」,因此谷阿莫應該要提出自己剪取的影片都是合法內容的證據,而不是訴求二次創作。

讓我們把格局拉高一點來看這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