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壟斷?從旺中案與7-11拒賣商周談起

口有兩種功能,食與說。旺旺與統一,兩家在華人市場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食品集團,在滿足眾人的口腹之慾後,現在要進一步控制眾人的口舌之快

探討言論控制之前,我們應該先釐清「壟斷」是什麼,以及言論控制與媒體壟斷的差異「壟斷」的本質是:讓人沒有選擇。因此,對於支持自由主義、自由經濟者而言,壟斷是絕對必須消除的現象,因為壟斷限縮了人類選擇的自由;以這點而言,自由主義者、社會主義者與後現代主義者都站在同一立場上。在旺中事件中,許多指責自由主義者「以市場機制為名縱容旺中壟斷之實」形同「支持壟斷」,其實完全是對自由經濟的誤解或者無知造成的結果。市佔率是一種衡量壟斷的標準,但與壟斷卻沒有直接邏輯關係:群雄割據可能讓人沒有選擇、龍頭獨強甚至可能是眾人選擇後的結果

前者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台灣新聞台,不管觀眾打開哪一台電視都是無腦與偏執的言論。立場偏藍偏綠不過表象,本質上我們不過只是在腐爛的蘋果跟橘子之間二選一,但吃下去的都是精神垃圾,這難道不能解釋成為一種反智主義的壟斷嗎?後者則例如可口可樂,靠著ˊ一瓶深棕色的氣泡魔法液體,在全球軟性飲料市場佔下9成份額;微軟的Office系統在全球職場軟體中甚至有9成以上份額,這更是高到不可思議的數字。不論何者,都遠遠超過旺中集團在媒體的市場佔有率。如果重要的不是市佔率,那應該是什麼?

重要的是選擇。前面兩個例子說起來都不算壟斷,因為那都是市場──也就是眾人──決定的結果,是需求決定供給所產生的現象。各家媒體並不是一開始就都如此反智,是收視率把各家媒體都變成同一個樣子;可口可樂並非毫無對手,但消費者只要想喝可樂,就會想買可口可樂。許多人認為,媒體市場跟其他市場不能相提並論,因為只有媒體會逐漸改變人的思想,但這是錯誤的想法。所有的市場、各種商品與服務,都會透過各種潛移默化的方式改變人的想法,例如廣告(這顯然也是媒體的一部分)、產品與服務帶來的口耳相傳,甚至是你使用一個產品或者接受一種服務後的感受,都不斷在改變人的想法。媒體唯一的特殊處,在於必然攜帶價值觀;因此,媒體當然可能得罪與己不同立場者。從思想自由的角度來看旺中案,會發現這根本是個假議題,因為人民仍維持高度自由選擇言論的權力,一家旺中根本壟斷不了人民的思想;但我仍認為,強調反壟斷是重要的事情。即使人民具有自由選擇的權力,若沒有相對應的理性了解「自己選擇了什麼」,仍難逃變成一言堂的民粹氛圍真正的結論應該是:人民應該養成更完整的理性,以選擇教訓爛媒體──不管是反智民粹的所有台灣新聞台,或者是無腦親中的旺中媒體集團

那麼我們應該如何看待7-11拒賣商周案件?通路有權力選擇要賣什麼產品、人民有權力選擇要在什麼地方買到什麼刊物──如果消費者真的想買商周,可以轉個彎到附近的全家便利商店購買,甚至是訂購紙本或電子書。這並非壟斷。

但即使「旺中買下蘋果」與「7-11拒賣商周」這兩者皆非壟斷,人民的自由得以充分發揮了嗎?壟斷、市場機制與自由選擇這些概念都無法解釋,是個言論自由的問題我反對用媒體壟斷這樣強烈而且刻意煽動情緒的說法描述這個事件,但這很明顯違反了言論自由。英國作家伊夫林·比阿特麗斯·霍爾說:「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句話精準地彰顯出言論自由的精神。假設統一集團認為商周的報導有誤,應該要求商周刊登大幅的更正啟事,這是所有媒體先驗的責任──不正確,就得道歉。假設商周不願意道歉或者撤銷言論,統一集團大可透過法律途徑進行制裁,讓法律與社會公評。然而,一篇不到500字甚至沒有引起任何人關注的短文,卻讓全台灣最大、營收破千萬的通路商,公然將台灣發行量最大的財經雜誌下架。我們暫且不論那篇短文內容是否為真,即使商周刊登的內容有誤,統一集團都做出了最壞、而且是會自毀商譽的決策這是程序正義的問題,而不是結果正義的問題。一個人或者組織有很多的方式可以表現不滿,卻採取最情緒化、最野蠻的方式去發洩憤怒或悲傷,藉以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立場,不管如何都違背了程序正義的原則這種人事物,不應見容於法治理性的社會

消費者應該理解旺中案的本質是:我們要看清所有媒體背後的金主,並以此做為調節各媒體說法的重要變因。而7-11拒賣商周則告訴我們:即使沒有直接的結構權力關係,任何類型的組織(不一定是私人企業)與個人,仍有可能操控媒體的言論自由。非理性的責備與謾罵不會產生任何效果,只會強化對立,讓原本的夥伴分裂成敵人;我們都應該用理性的聲音大聲呼籲,以實際行為(例如購買)制裁這些媒體、組織或者個人,因為對這些媒體、組織或者個人而言,抗議是最廉價的事情

雖然這麼說可能會得罪曾經刊錄我文章的商周網站,不過我個人從大學開始就不是特別喜歡商周,因為這本刊物具有高度含金量的文章並不多。然而就「周刊」而言,商周是個辦刊物相當認真的媒體,文章素質穩定,在帶動社會話題之於仍能保有良好的身段與態度。這並不是容易的事情。不論如何,還是期待商周跟統一能重啟合作,這才是對兩家企業來說最好的模式。


補充
7-11在事件發生過後迅速求和了,我想這是對兩者都最好的方式。雖然事件能和平落幕真是太好了,不過我們仍不可忽略這個事件給我們的啟示──任何形式的權力都可能介入言論自由統一集團這次雖然求和,不過也能充分恫嚇其他實力沒有商周強的媒體,未來對統一集團的評論一定得符合統一集團的想法。期待不要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延伸閱讀
抱歉,1313期《商業周刊》在7-11缺席了!
I'd Like to Sell the World a Coke (NY Times)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影評]攻敵必救──你想二刷,是因為劇本太弱

《攻敵必救》(Miss Sloane, 又譯槍狂帝國、斯隆女士)是2016年的政治驚悚片。本片成本1300萬美金,最後票房300萬美金,屬於慘賠;IMDb拿到7.3分、爛番茄新鮮度71%,評價普普。本片女主角潔西卡崔絲坦(Jessica Chastain)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除此以外沒有得到什麼重要獎項肯定。
對於這麼一部票房不佳、評價普普的電影,其實我沒有太大興趣寫評論,但從去年上映至今,我至少在我的FB上看過三個人強力推薦此片,認為此片是去年最優秀的電影之一、奧斯卡居然完全不提名真是太奇怪了云云。同時,也有許多人表明想二刷該片。
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二刷呢?這是個有趣問題。
先說我對這部電影的結論好了。這是一部劇本很差的電影,沒有入圍奧斯卡很正常。唯一可以討論的,可能是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但她也提名金球獎了),其他大獎根本想都不用想。這部電影的故事其實並不差,但是劇本有很嚴重的硬傷,本片導演也完全無法挽救。到底《攻敵必救》有哪些硬傷呢?

台北市房價崩盤只是時間問題

引言──如果你還認為台北市房價還有空間上漲.....

前陣子Facebook上有張圖被廣為轉載,大致內容是台北市房價租金比(Price Rent Ratio, PRR)為64倍,位居全球之首。房價租金比的計算公式是「房屋總價格/年租金」,意思是:房子的價錢足以讓人租幾年。實際租屋價格被視作是實質住宅供需的合理價格,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中也是計算租屋價格(在台灣權重約佔20%),因此台灣近十年年台灣房價雖然飆漲但CPI上升的幅度並不大,原因之一就是租金幾乎沒有成長。正因為租屋價格代表需求的合理價格,因此房價租金比越大就表示房價背離合理價值越遠。然而,倍數在怎樣的位置算是合理呢?一般而言二十年是合理的位置,意思是說:當一棟房子的價格相當於二十年租金時,不如就買下來吧

但為什麼是二十年呢?扣掉二十歲到二十五歲之前由父母扶養不論,成人能工作的時間大約是三十年,然而卻需要住五十年的時間──這樣看起來似乎表示二十倍似乎很少?然而房子的價格理受時間因素而折舊(這是重要的問題,後文會有更詳細的分析),新成屋五年價格開始下滑,三十年之後降價幅度非常小幾乎停滯。再加上人生有很多不同階段,例如結婚者可能在新婚時需要住雙人套房,成為四人家庭時需要標準的三房兩廳,退休後又只需要住雙人小房;單身者則可能需要工作時期市中心的單人套房以及退休後的寬敞景觀宅。房子是一個人生活的延伸,人的生活會隨時間改變,房子當然需要改變。更不用說房子裝潢大約十年一換,換裝潢的時候往往也是人生轉折時,許多人更會趁此時換屋。考慮這些因素,我們應該理解的結論是:所謂「合理」的PRR倍數並不是一個固定的數值,而跟一個國家人民的生活模式有很大關連。同時我們也必須理解的是:即使合理PRR倍數並非固定,卻也有一定範圍,那跟人的生活模式改變、房子本身折舊有關──因此合理倍數,大約十年到三十年之間

全球房地產指標(GlobalPropertyGuide, GPG)這個網站(見延伸閱讀)列出了全球85大城市的PRR,其中就有72個城市落在剛剛提到的10~30倍之間,超出40倍的城市只有3座。從這角度看來,我想各位應該可以理解台北市的房價有多誇張,64倍幾乎是一個人成年之後到死亡的完整時間,其中我們只有一半時間能工作,可能有三次以上的重要人生時期轉折;而房子的殘值也將在三十年之間不斷下滑,五十年之後除了等都更重蓋之外幾乎沒有能真…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