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猴子都看得懂的日幣貶值議題(下)

安倍為何得在此時出手促貶日幣,有其歷史淵源。

日本位居亞洲經濟首強數十年,依靠的不外乎兩者:品牌與技術。日本的品牌例如新力(SONY)、松下(Panasonic)以及夏普(Sharp)等,都為世界熟知;技術上除了最終消費品之外,還包含了上游原物料的初級製品與工具機。原物料的初級製品與工具機聽起來沒什麼,但事實上卻與品牌相同,同屬供應鏈中最強勢的部分。例如銅箔即廣泛使用於工業產品中,好的銅箔就是有比較優秀而穩定的導電能力,想生產出最高品質的製品非用日本的銅箔不可。像是對於品質極度刁鑽的蘋果公司,當然不會因為要省30%甚至50%的微小價差(畢竟對於最終產品價格而言,這都是小錢),而採用次級銅箔。工具機就更不用說了,一流廠商都會使用德國、日本與美國等廠商生產的生產機台,不僅良率與生產效率都高,售後服務也很完整,即使價格高出三、四倍,都還是會硬著頭皮買;極端一點的情況,某些下游品牌廠商甚至會指定上、中游的零組件廠一定要用某些品牌的工具機才下訂單。

過去日本依靠所謂「微笑曲線」擁有最高價值的兩端,強勢地賺走世界各地的錢──而且不管價格有多高,大家都願意買單。日本過去十幾年來享受高匯率帶來的好處,那就是可以用便宜的價格進口外國物資,卻又因為他們的產品夠強勢,因此沒有受到嚴重的出口衰退衝擊這就是日本經歷外界看來「失落的十年」,國內卻始終欣欣向榮的秘密是的,理論上日本若維持品牌與技術的強勢水平,不管匯率如何,全世界都還是得買單,但可惜過去這十年來,情況逐漸改變了

日本品牌在一次一次的商業戰爭中節節敗退──夏普故步自封、新力創新疲乏、松下左支右絀,反倒是美國的蘋果、韓國的三星與樂金頗有取而代之的氣勢。諷刺的是,蘋果的創始者賈伯斯年輕時代深受新力產品啟示,而三星跟樂金根本就是依循新力與松下商業策略的模仿者。日本品牌一方面敗給自己的停滯不前,另一方面敗給那些充分習得日本企業精神的外國企業。

初級原物料與工具機方面也好不到哪裡去台灣在產業鏈上向來與日本互補:由日本提供工具機與關鍵的初級原物料,同時由日本品牌提供設計,最後交由台灣生產。然而台灣在工具機與初級原物料上也漸漸跟上日本腳步,雖然還未能吃下所有日本訂單,但也已經使日本沒嚐到太多這十年來科技發展的甜美果實──畢竟中低階產品還是佔大多數,並非人人都想買最高單價的產品,是吧?

結合以上可以推出一個結論:日本真正的問題卡在自己不進則退,產品已經失去過去的優勢日幣貶值對日本而言最大的優勢,就是可以在不壓低已經高漲的成本結構(特別是人力成本)下,透過匯率降低產品價格,好提升性價比。這也就是為什麼日幣宣布貶值之後,台灣跟韓國如此緊張,立刻相繼競貶的原因──日幣貶值衝擊最大的國家,可能就是台灣跟韓國。相對於台灣,因為韓國目前的產業發展情勢跟日本相對接近,更有緊張的理由。日本貶值救經濟,的確是因應其產業現狀作出的調整,但這頂多只能短期幫助日本不繼續衰退,長期看來卻無法幫助日本重返過去的光榮真正的重點只有一個,那就是競爭力強弱。如果日本沒辦法徹底革新國內企業,使其充滿舊有的競爭力,再多貨幣寬鬆、再多匯率優勢,那都是虛無的迷幻藥,終究只會讓日本墮落。

最後來看反例。豐田汽車(TOYOTA)始終維持強勢競爭力,這次日幣強貶之後,豐田原本仍不改漲價計畫,後來受迫於輿論,現在頂多變成「暫時不漲」。至於豐田提出的「原物料價格攀升」這點,過去半年來原物料價格走滑,也都還沒有反應回最終價格,不是嗎?資生堂、KOSE與SK-II這三大美妝品牌,目前也都沒有降價計畫;對於這三家美妝品牌而言,即使調升產品價格,消費者都還是會買單,匯率變化帶來的利差當然是照單全收,何必反應在售價上?真正的問題是品牌與技術。至於貨幣寬鬆、匯率升貶什麼,都只是短暫因素罷了──除非這些虛幻的因素能真正促使人類的實質行為改變,否則嗑了迷幻藥看到的美好世界,終究不過只是幻覺


延伸閱讀
猴子都看得懂的日幣貶值議題(上)
安倍經濟學…幸福迷幻藥
和泰車緩漲 UNIQLO醞釀降價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作家之死:林奕含三個層次的幻覺破滅

林奕含自殺的火藥庫,來自於「被老師誘姦」以及「沒有愛的家庭」;這兩者一樣重要,缺乏任何一者,林奕含走上絕路的機率都會大大降低。這兩點,很多人拿來分開談,但我認為重點是這兩件事情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候的交互作用。

「被老師誘姦」這件事情,在心理上真正造成的創傷,跟自尊有關。林奕含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完全就是一種透過合理化手段來防止自尊受傷的「防禦機制」,只有林奕含承認「我愛他」,才能避免知覺到「自己受騙」、「自己被對方輕視」、「對方根本不在乎自己」。

然而,沒有一個人,能夠長期透過防禦機制矇騙自己。合理化機制像是一種止痛劑,雖然你吃了之後暫時不痛,但是痛因沒有解除,你就得一直吃下去。但這個止痛劑並非沒有副作用。每個人的生活世界都很廣,你會遇到各種人事物,總有一天會碰到跟你相近的故事。一次、兩次、三次之後,這個止痛劑會越來越沒有效果。

這件事情很嚴重嗎?其實還好。說穿了,就是「幻滅」。



[影評]通靈少女──為什麼「他」必須死?

《通靈少女》(The Teenage Psychic)是2017年的臺灣迷你劇集,同時也是公共電視台與HBO Asia首次合作的跨國影集。系列影集為六集,題材有新意、敘事手法流暢,優秀的口碑帶動收視率,可以說是叫好又叫座。

故事主線,描述天生具有通靈能力的女高中生小真(郭書瑤飾演)一邊就學、一邊在宮廟當「仙姑」(即靈媒),從一開始對這個身分的困惑以及無奈,透過逐漸解決各種生死的難題,最後終於能認同這個身分的青春期少女成長故事。

劇情主調輕鬆活潑,男女主角的甜蜜愛情青春喜劇卻在最後一集翻轉,男主角阿樂(蔡凡熙飾演)車禍身亡。許多人無法接受這個結局,甚至有人批評爛尾,但導演兼編劇的陳和榆在受訪時候說:這個結局是一開始就決定的。

到底,男主角阿樂為什麼必須死?


谷阿莫的影評到底算不算侵權?

YouTuber谷阿莫近日被片商控告侵權,谷阿莫立刻回擊,宣稱這是「合理的二次創作使用」,引起「侵權」跟「不侵權」的兩派論爭。認為谷阿莫並不侵權的人認為,如果二次創作都算侵權,那所有的影評者都犯法了;認為谷阿莫侵權的人認為,谷阿莫整支影片都是剪取網路上流竄的電影或者影集片段,不過只是加上自己的感想,這當然算是侵權。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則在自己的FB上指出,谷阿莫被告的是「將網路上違法的影片剪接濃縮後予以公布的行為」,因此谷阿莫應該要提出自己剪取的影片都是合法內容的證據,而不是訴求二次創作。

讓我們把格局拉高一點來看這個事件。